瑞芳山城的紡織機冠軍,優衣庫、Nike產品,靠它做出來

瑞芳小鎮裡,一個不見經傳的企業,成為全球針織機的冠軍,一切竟是從負債一億兩千萬開始。「我常想,若是時光倒流,我還會決定留下來嗎?」他用指節敲著桌面:「假如當年我去了中國大陸,全球三大品牌就輪不到我了。」他是佰龍機械的董事長王堅倉。

根留台灣的背後,是一段從未停止追趕的旅程。而每一次逆風,都是他蹲低紮根的時機。

看更多《商業周刊​》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