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柔性國力統合東北亞金三角

呂秀蓮
·4 分鐘 (閱讀時間)

語云:「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台灣位處東北亞,但我們對東北亞認知有多深?它至少具有三個特點:一、東北亞是全球最大陸地「歐亞大陸」與最大海洋「太平洋」的交會處,歷史交織出陸權與海權的爭逐。二、東北亞是三大共產國家的集聚區:俄國、中國與朝鮮,對區域安全與世界和平構成相當威脅。三、東北亞孕育出台、日、韓三大柔性國力。

放眼天下,全世界各個區域的國家「統合」成功的事例如下:大英國協(1964)會員國54個;東南亞國協(1967)會員國10個;中美洲統合體(1991)會員國14個;歐洲聯盟(1993)會員國27個。大家記憶猶新的是,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之前,由俄國主導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1922),曾與美國對抗半世紀。

世界各區域先後統合在一起,為何全球最大陸地與海洋交會的東北亞卻各自為政?原因之一是東北亞恰是共產專制與民主自由壁壘分明的形勢,而中俄兩國地大、人多、勢強,韓日兩國未敢單獨對抗,獨留台灣隻身奮戰。

原因之二是台灣與韓國都曾被日本殖民統治,因此結下歷史恩怨。然而這3個國家卻具有三項共同點,擁有2億人口:一、同受中國儒家思想影響,但卻各有不同的語言文化;二、均在20世紀先後建立民主法治國家;三、均在21世紀躍登為高科技前衛國家。

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院長Joseph Nye所寫的書《強權者的道德》指出,一國的國力分作三種:軍事力量──以嚇阻、脅迫及侵略的方式展現。經濟力量──以威逼利誘、補助懲處的方式展現。柔性國力──以價值、文化、公共政策的方式展現。

他強調:「在資訊革命與全球化的世代,美國應該不只是發揮軍事與經濟力量,並且善用柔性力量,才能引領世界。」這句話不應該只說給拜登總統聽,更應該說給習近平主席聽,因為他最近在博鰲論壇大聲疾呼:「國際上的事應該由大家共同商量著辦,世界前途命運應該由各國共同掌握。」他說:「世界要公道,不要霸道,大國要有大國的樣子,要展現更多責任和擔當。」他更特別提出「四要」:「要平等協商、要開放創新、要同舟共濟、要堅守正義。」

平等、開放、同舟、正義…尤其「要公道,不要霸道」,太棒了!相信全世界都會「聽其言,觀其行。」既然台灣也被國際公認為民主的典範、可信賴的夥伴、科技的先鋒和全球良善的力量,Taiwan Can Help!那麼,我們就積極發揮台灣的「人權、民主、和平、愛與高科技」等優質柔性國力,主動邀請日本和韓國一起打造「東北亞金三角」,並與美國及加拿大和其他民主和平國家逐漸統合成「民主太平洋國協」吧!

當全世界都在為台海和平擔憂時,台灣總不能一直停留在口罩外交的自我滿足,沉醉在抗疫成功,疫苗卻買不到的窘境,尤其陷入「反正美國不會放棄台灣」的自我麻痺中。如果人人錢照賺,而執政黨官照做,台灣隨時會淪為中國龍爭霸美國鷹這場世紀賽局的戰場。

在聯合國安理會享有諮詢身分的NGO「全球和平聯盟」台灣會與日本於4月23日合辦一場「東北亞和平論壇」的視訊會議,特別安排日本原防衛廳長官大野功統與原駐澳洲大使上田秀明與我對談,由我說明東北亞情勢及日、韓、台三國統合的構想。

會談後我得到如下反映:「副總統堅定的信念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希望我們能夠在承受來自中國的強大壓力時克服這場危機。」、「不是要依靠大國,而是日本、台灣和韓國建立一個可以共享的軟實力來開發太平洋文明的思維,真是大開眼界。」、「我贊成關於日本、台灣、韓國合作的軟實力共同想法,令人印象深刻。問題是如何進行。」

天助,自助,咱的台灣咱來救!希望政府與人民善用柔性國力,統合東北亞金三角,催生「民主太平洋國協」。(作者為中華民國第10任、第11任副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