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特徵猜案號 怒控連死亡都蓋牌

·2 分鐘 (閱讀時間)

「等」是什麼概念?小米(化名)的父親發燒當天去醫院做PCR採檢,等了5天才知道確診,從沒有異狀到發燒昏沉,家人拚命打電話終於送醫,不料父親住院不到5天就過世了。5月底小米每天看指揮中心記者會公布死亡名單,不確定哪個是父親,只能用特徵猜測「或許這個案號是他吧」。她不滿地說,中央不只確診數,連死亡都要蓋牌。

小米說,母親節全家開心慶祝,不到幾天父親發燒到醫院採檢,等了5天都不知道結果,只能急得致電給里長、議員,總算知道採檢結果是陽性,卻等不到病床,警察局、新北市衛生局等一堆單位輪番打來問基本資料,卻沒人告訴他們怎麼辦,只說會安排,叫他們先在家中等,終於救護車來了,卻猶豫地說「病人還能走」。

小米說,父親住院第2天病情急速惡化,第5天清晨連一聲再見都來不及說就走了。中央所謂超前部署,就是父親臨終前警政才來做足跡疫調,她氣憤有多少生命的離開,都是因為乖乖聽中央的話「等」出來的?

父親過世後,家人每天守著電視看指揮中心記者會,以為能夠多少了解父親死因,卻連案號都不知道,只能自己拼湊「70多歲、有糖尿病史、有萬華足跡史」,猜測或許那位是父親吧!

惠晴(化名)的父親也是5月底離世。她說,父親因接觸確診者染疫,因沒病床,衛生局只通知在家裡等,好不容易等到救護車,父親和家人匆匆道聲再見,不到10天就接到院方通知「病人應該就是今天了」。

惠晴說,父親住院不到5天病情急轉直下,她感覺醫護非常忙,隔2、3天才能透過主治醫師說明病況。最後一刻是醫護人員拿著平板電腦,讓父親聽著家人聲音離世。迄今連父親離開的情況都不知道,問醫院父親的案號,醫院也說不清楚,惠晴無奈地說,中央的「校正回歸」都是這樣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