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紓困受阻 街舞老師:各單位踢皮球

台北市 / 王源澤 李鴻杰 報導

紓困計畫如火如荼,但依然有沒被照顧到的角落!今(6)日就有一群街舞老師在線上發聲,她們提出,在申請紓困的時候,被文化部、體育署還有教育部互踢皮球,不曉得到底該向誰申請。另外,有些兼課街舞老師因為有斜槓身分,也不符合文化部的紓困對象,還有像是在學校社團教課,有勞保被文化部退件等等,立委也找來文化部等部會的負責人員,他們承諾會滾動式檢討!

音樂一下,強勁有力的律動也跟著搖擺,街舞活動總是超級吸睛,不過在疫情之中,表演暫停社團教學也不能繼續,但他們想申請紓困,卻卡在文化部、教育部以及體育署三個部會之間,街舞運動員陳裕琦說:「文化部的紓困感覺是,一看到我們有教學,就說你們是教育部的,一看到我們有比賽,就說你們是體育部(署)的,就這樣子,只要看到非關自己的項目,就把我們直接退件。」

街舞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到底體育署還是文化部,文化部說街舞不是藝文核心,街舞有納入舞蹈協會,勞動部的部分,能不能回到文化部或體育署的紓困比較多,貸款能不能展延,街舞運動協會理事長沈智慧說:「那我們詢問了文化部,他說這個是屬於,為什麼會退件,因為你不是藝文核心,那問他說什麼叫藝文核心,文化部說芭蕾舞現代舞,才叫藝文核心。」

除了身分問題被文化部退件,也有人因為在學校有兼課,而被轉介到勞動部,但攤開紓困補助金額來看,文化部藝文紓困4.0有3萬元,體育署的運動紓困從業人員可以拿到4萬元,但勞動部的紓困金只有1萬元,這樣的落差,再加上不知申請標準,也讓這些街舞運動員們很苦惱。街舞運動員阿幫說:「覺得自己應該是符合藝文的項目,可是為什麼會被推到勞動部,個人覺得他們,部會之間應該是已經要有,已經要自己有通聯,知道每個申請的民眾的狀況。」

多頭落空怎麼辦?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副司長吳宜璇說:「(可能)原先勾稽的共識上面,有一些小小的落差,所以他可能勾稽了,但是他沒有去申請(勞工紓困),(或是)他其實就是有勞保的情形,不在我們所謂無一定雇主,自營工作者的範疇當中。」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科長黃耀滄說:「到8月31日之前都可以申請,所以我們是建議說,如果說8月31日之前,確定不能領到其他的,再來申請我們這個也是可以的。」紓困4.0將更多國人納入保障,不過在看不見的角落,政府依然需要多多了解與溝通。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