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中共權力圈,女性依然寥寥無幾

·9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共中央政治局是中國共產黨在全國的最高領導機構,黨政軍各機構均為其辦事機構和執行部門。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成員被稱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一般都在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軍委等國家機構、中共中央各部門或各省市的黨政機關擔任主要職務,並且按慣例被稱為“黨和國家領導人”。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常設機關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後者實際上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決策機關,其成員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也就是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領導層。

”黨和國家領導人“中的女性屈指可數

迄今為止,歷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中,沒有出現過一位女性。15屆中共中央政治局中,也只出現過6名女性委員和2名女性候補委員。

1969年中共九大產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由21名委員、4名候補委員組成,其中包括兩名女性,一是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毛澤東夫人江青,另一位是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林彪夫人葉群。1975年中共十大時,只有江青1名女性擔任政治局委員,另有陝西女工吳桂賢為候補委員。

江青是毛澤東晚年時代中國最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之一,毛澤東逝世後於1976年10月6日被逮捕,並於1977年7月被開除黨籍。

葉群在文革期間擔任過全軍文革小組成員、副組長等職,1971年9月13日隨林彪等人搭機出走,當日在蒙古墜機身亡。

吳桂賢曾被評為中國紡織系統的勞動模範。文革後被樹為“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積極分子”,並被堆上政治舞台。在1973年8月召開的中共十屆一中全會上,吳桂賢當選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1975年1月被安排出任國務院副總理,時年37歲。她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首位女性副總理,也是到目前為止中國最年輕的副總理。1977年9月,吳桂賢申請辭去副總理職務,重新回到西北國棉一廠工作。

中共第十一、十二兩屆中央政治局中有一名女性委員,即周恩來遺孀鄧穎超。這兩屆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也有一名女性——副總理陳慕華。

鄧穎超在鄧小平主政時期為“中共八大元老”之一,曾先後擔任全國婦聯第一至三屆副主席,第四屆名譽主席等職。自中共八大以後,鄧穎超一直是中共中央委員,1976年12月被增補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978年被增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1983年6月,八十歲的鄧穎超出任第六屆政協全國委員會主席,成為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繼宋慶齡之後第二位出任正國級職務的女性。1985年9月,鄧穎超申請辭去了中共中央委員的職務,1988年4月卸任全國政協主席一職。

陳慕華1938年6月加入共產黨,曾任第七、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977年8月當選政治局候補委員;次年當選國務院副總理,並從1978年6月起兼任國務院計劃生育領導小組組長,1981年3月擔任國家計生委主任。1982年5月,中國增設“國務委員”職務後,陳慕華由副總理改任國務委員。在1982年9月召開的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上,她繼續當選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從1985年3月起,兼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她也兼任過全國婦聯主席等職。

中共第十三、十四屆中央政治局無女性委員或候補委員。1997年9月的第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出現了一位女性候補委員——曾擔任對外經濟貿易部副部長的吳儀。吳儀1992年1月代表中國政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美利堅合眾國關於保護知識產權的諒解備忘錄》上簽名,此後還參加了中國加入關稅和貿易總協定的談判,因作風強勢果斷有“鐵娘子”之稱。2002年11月,吳儀在中共十六大上當選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2003年3月17日出任負責外貿商務、公平交易、以及衛生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4月26日兼任衛生部部長,指揮領導全國的薩斯疫情防疫工作。2005年5月,吳儀出訪日本期間取消與時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的會面,被一些海外媒體稱為展示了“多年來中國外交罕見的鷹派作風”。2005年,吳儀被美國《福布斯》雜志評為“全球第二有影響力的女性”;2006年在同一評選中名列第三,2007年再次排名第二。

中共第十七屆中央政治局25名委員中也包括一名女性——曾任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劉延東。她在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上連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成為繼鄧穎超之後,中共第二位連任的女性中央政治局委員。2013年3月,她被提名為國務院副總理,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第四位女副總理。

除劉延東外,中共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25名委員中還有一名女性——曾任遼寧省委副書記、大連市委書記;中華全國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福建省委書記、天津市委書記、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等職務的孫春蘭。這是“文革”結束以來政治局首次出現兩位女性成員。在2017年10月25日產生的25人中共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中,孫春蘭繼續佔有一席,並於2018年3月起任國務院副總理,分管婦女兒童、教育、醫療衛生、體育、退役軍人事務等事務。新冠疫情在武漢爆發後,孫春蘭曾於2020年3月赴武漢指導防疫工作。

除上述8名女性政治局委員或候補委員外,還有個別女性曾在中共中央擔任要職,如1982年至1987年任中共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書記,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郝建秀。她曾為一名紡織工人,被評為全國紡織工業系統勞動模範,後受到中共培養,轉而從政。郝建秀還擔任過政協會議第十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紡織工業部部長,全國婦聯副主席等職。

“婦女能頂半邊天”只是一句口號

上個世紀50年代,毛澤東曾提出了“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口號。但中國全國人大的女性代表比例則長期只保持在21%左右,國際排名也直線下降​。此外,女性在中國共產黨黨員中的比例和女性高級官員的比例也不高。中國國務院新聞辦2019年9月發布的一份白皮書稱,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一貫重視培養選拔女干部、發展女黨員;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要統籌做好培養選拔女干部、少數民族干部和黨外干部工作。白皮書還稱,2018年,女黨員佔黨員總數的27.2%,比1956年提高16.7個百分點;黨的十九大代表中的女性佔比24.2%,比1956年黨的八大提高14.9個百分點;2018年全國事業單位領導班子成員中,女性比例為22.2%,比2015年提高1.6個百分點。

目前中國31個省長中,只有兩位是女性——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布小林和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主席咸輝。網絡雜志中參館(ChinaFile)的研究發現,中共最高級別的黨員——中央委員會中的女性比例幾乎從未超過10%,中國的黨委書記和地方政府首腦中只有不到9%是女性。

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的Valarie Tan認為,黨的最高領導層和政治權力職位中缺乏女性代表導致其推行的政策帶有強烈沙文主義色彩。盡管中國共產黨承諾加強培養選拔女干部,並在領導崗位上設置婦女配額,但它仍然是一個男性主導的政黨:"對中國共產黨來說,婦女的作用是履行由男性決定的社會經濟職能。女性更大的自主權被認為是對黨的父權統治的威脅。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共產黨於1949年成立的旨在維護婦女利益和倡導性別平等的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ACWF)於2015年進行了重組,謹遵聽黨話,跟黨走。習近平還恢復了儒家的父權思想,強調家庭和諧而非性別平等。 “此外,在結束了三十多年的獨生子女政策後,中國共產黨雖然想推動嬰兒潮,但卻並沒有制定政策來幫助婦女平衡工作和家庭,反而呼籲婦女以其”特有的身心特點、生育和哺乳功能“去照顧家庭。

分析人士認為,按照過去近20年的慣例,中共二十大上至少會有一名女性高官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鑑於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2023年將退休,曾任貴州第一位女省長的諶貽琴被視為是接替她出任政治局委員和國務院副總理的熱門人選。諶貽琴2020年11月出任中共貴州省委書記,是1949年以來繼萬紹芬和孫春蘭之後的第三位女性省級黨委書記和現任唯一的女性省委書記,她也是唯一一位少數民族省委書記。在放開三孩的政策背景下,中國將出台何種配套政策鼓勵生育尤為引人關注,這也將折射出女性代表在中國權力高層中到底有多少話語權。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