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新女性:「潘克族」積極擁抱「姑姨角色」

·8 分鐘 (閱讀時間)
女性
越來越多沒有孩子的女性積極接受姑姨的角色。專家們說,我們應當認識到姑姨的價值、益處,乃至更多的作用

卡洛琳(Caroline)小時候,想象自己最終會兒孫繞膝。現在她已經50多歲了,過著自己的生活,只不過和她兒時的想象不太一樣。雖然卡洛琳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要孩子,但她是一個自豪的、非常盡職的姑姑,有8個侄子和侄女。

卡洛琳是一名法醫心理學家,住在英格蘭南部一個海邊小鎮,她開玩笑說。「我有時把它描述為我的兄弟們為我成功地繁衍後代。我很喜歡和這些可愛的孩子們在一起,我不用生孩子,也不用失眠。」她很享受與侄女和侄子們在一起的時光,並覺得她與下一代有著實實在在的聯繫。

對她來說,姑姨並不與侄子女隔著一層,而「感覺像是一種額外獎勵」。她認為自己接受這個角色是對母親天職「強烈」宣傳的一種抵制,並希望更多的女性意識到,做姑姨可能是「完全正確的選擇」。

「沒有自己孩子的姑姨」一直是文化和文學作品中引人入勝的主題。無論是像梅姑(Aunt May)那樣養育孤兒蜘蛛俠彼得·帕克(Peter Parker);《使女故事》(Handmaid's Tale)中傷心的麗迪雅姑媽;或是像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的《與姑媽同行》(Travels with my Aunt)中的奧古斯塔姑姨那樣的「另類」怪人。許多描寫都把做姑姨定位為次於母親的第二選擇,或者是關於女性在主流之外的故事。

美國密歇根科技大學(Michigan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傳播學教授帕特裏夏·索蒂林(Patricia Sotirin)表示,這「說明了我們語言的匱乏」,我們真的沒有好的方式來描述那些選擇做姑姨而不是做母親的女性。索蒂林與人合寫了兩本關於姑姨在文化和社會中作用的書,她認為,姑姨仍然「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和認可,她們在我們生活中很重要」。

作為一個沒有孩子的尊敬姑姨,我經常發現自己很想知道,在這個母親身份被視為成年標誌的文化中,我是如何融入其中的。隨著越來越多的女性無論出於何種原因沒有生育自己的孩子,專家們表示,是時候重新審視姑姨所扮演的角色了,並認識到她們可能帶來的回報,以及對社會的益處。

「沒有腳本,沒有基線」

眾所周知,發達國家正在經歷人口結構的轉變,這迫使社會重新思考傳統的家庭結構。越來越多的女性過了生育年齡卻沒有孩子。2019年,在英國,1989年出生的女性中,49%的人30歲時沒有孩子。2018年,美國40歲至44歲的女性中,超過七分之一的人沒有孩子,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數據顯示,越來越多的18歲至49歲的美國人希望永遠不要孩子。

然而,對這些社會變化的認識滯後,政策、媒體和傳統仍然只關注傳統家庭。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的社會學家萬尼薩·梅(Vanessa May)和特拉維夫大學(University of Tel Aviv)的肯尼亞特·拉哈德(Kinneret Lahad)說,這也意味著學術研究普遍忽視了姑姨(實際上也包括叔伯)在社會和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在社會上,這一角色基本上沒有明確界定。拉哈德說,與強加給母親的「嚴格的角色和嚴格的期望」不同,姑姨們「沒有腳本,也沒有底線」一定要去遵循。因此,儘管不同文化中姑姨的角色可能存在巨大差異,但在很大程度上,她們可以自由界定自己的家庭關係和責任。

當拉哈德和梅開始研究當代姑姨們在家庭和社會中扮演的非常模糊和複雜的角色時,他們發現可用的數據非常少。然而,一個很好的資源是寫給「姑姨通」網站(Savvy Auntie)的建議信,該網站自稱是「姑姨們的第一個社區」,由紐約作家、營銷人員和企業家梅勒妮·諾特金(Melanie Notkin)運營。她在2008年發起了一項大膽的嘗試,試圖重新定義當代姑姨。

女性
做姑姨沒有正式的社會規則——這意味著今天的姑姨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定義這個角色(Credit: Getty)

現年52歲的諾特金說,當她計劃要孩子的時候,發現她的侄子和侄女們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中心」。不僅僅是她,她的女性朋友們也越來越少要孩子。然而,見面時,她們談話的主要內容往往是「我們的侄女和侄子」。然後,她開始研究廣告和媒體如何描繪沒有孩子的職業女性。她意識到,在少數情況下,她們的形象「往往是一種刻板的方式,不一定是正面反映」。她引用了電影中的比喻,如冷漠的職業女性或不負責任的派對女孩。她說。「我強烈地感覺到,現在是時候讓我們一起開始了解這一代女性了,她們甚至常常不被視為一個群體。」

作為一名營銷人員,諾特金抓住了這一認識的商業潛力,推出了她自己重塑的姑姨角色。她想出了一個縮寫詞,潘克族(Pank):沒有孩子的姑姨職業女性(Professional Aunt No Kids)。她覺得這描述了她認識的受過良好教育、收入高的職業女性,她們由於選擇或環境,沒有成為母親,但仍然喜歡兄弟姐妹或朋友的孩子,而且非常願意與他們分享金錢和時間。

諾特金的早期工作主要關注作為消費者的潘克族。隨後,她將自己的Pank理念轉變為一個品牌,寫了兩本書,並推出了自己的網站,為姑姨們開設了一個論壇,還包括評論、新聞和如何與孩子度過「優質時光」的指南文章。對她來說,這一商業舉動開始具有更深的意義,因為她意識到,給沒有孩子的姑姨角色賦予權力,對許多女性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我是否有意識到這對很多女性來說意味著自我肯定?當初並沒有,」她說。

通過在網站上的互動,諾特金髮現,將「沒有孩子的老處女」這一輕蔑的概念重新定義為一個值得慶祝的潘克族,能夠讓女性「認識到她們所扮演的角色是有意義的」。她回憶起一位婦女寫信給她說,她一直在與不孕不育作鬥爭,並對有孩子的兄弟姐妹深表嫉妒。她說,「我想讓你知道,因為你的工作,我能以不同的方式看待自己的角色。你讓我明白,我現在可能沒有孩子……但我扮演著一個有價值的母親角色。」

女性
鑒於目前的人口趨勢,越來越多的女性將探索不同的家庭角色(Credit: Getty)

更多樣的生活方式?

雖然諾特金網站為拉哈德和梅提供了充足的研究材料, 他們覺得潘克族概念只是拼圖的一部分。人們需要為姑姨們創建更大的情感識別、財務和社會角色。如果更多女性不生孩子的趨勢仍在繼續,這將變得更加緊迫。

拉哈德說,姑姨們「肩負的責任與人們通常認為的不同」,在請假照顧侄子侄女或繼承遺產等問題上,她們的需求可能會被忽視。她希望看到政策制定者和社會將「姑姨」視為「重要的、有價值的、有意義的,而不是……只是因為無聊而做的一件事」。

索蒂林表示,「有很多不同』做姑姨『的方式」,事實上,甚至有關於長期刻板印象角色的討論和研究,都是象徵改變的跡象。在她看來,今天對姑姨身份的探索,是對女性社會角色進行更廣泛重新評價的一部分。

她說,事實上,因為姑姨們不受角色界定或父母所承受的社會壓力的束縛,她們有更多的自由走向其他方向,向我們展示其他可能的東西,如果她們願意,她們可以扮演一個規範的母親角色,或者她們可以「把我們從脫離現實的家庭束縛關係中解放出來」。對於索蒂林來說,姑姨們,不管自己是不是母親,都在某種程度上引領著潮流,不僅重新定義女性決策,改變家庭結構,乃至重塑社區的意義。

雖然卡洛琳承認,對一些女性來說,沒有孩子是非常痛苦的,但她說,如果有人問她,只作姑姨會不會很難過,她會做出「非常強烈」的回應。「如果有人看到我的生活方式,我和孩子們的關係,他們會感到任何憐憫,這點我強烈反對,」她說。作為姑姨的經歷——侄兒侄女們的知己和成長伴侶,使她成為「姑姨角色的堅定擁護者」。

她說。「感覺上我們應該為女性做更多的宣傳,姑姨是真正積極的人生選擇。」

歡迎到 BBC Worklife 閲讀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