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最大規模的救援行動」宣告成功!蘇伊士運河終於通了:長賜號被拖往大苦湖檢整傷勢

李忠謙
·7 分鐘 (閱讀時間)

「當代歷史規模最大、力度最強的一次救援行動,轉折點終於現身。但全球貿易體系是否能恢復運轉,目前仍懸而未決。」

《紐約時報》點評長賜輪脫困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台灣長榮海運租用的貨櫃巨輪「長賜輪」卡住埃及蘇伊士運河多日,28日清晨傳出船身上浮的好消息後,在埃及當局與國際救援船隊的努力下、搭配當天中午的大漲潮,重達22萬噸、長達400公尺的長賜輪終於被成功拖離岸邊,目前正被帶往運河中段的大苦湖檢整災情。不過美聯社指出,目前仍不清楚蘇伊士運河的交通何時能夠恢復正常,因為目前運河兩端至少有369艘船艦等待通過,目前沒人知道一口氣消化這些船隻需要多少時間,美聯社引述業界說法認為「可能需要十多天」,但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宣稱「三天就可以消化完畢」。

28日一早原本傳出運河兩端有450多艘船隻正在等待通過,不過到了28日傍晚已減少將近100艘之多。美聯社稱,這些船隻不耐久候,決定航向繞過非洲南端好望角的備用航線。由於這條備用航線長達5000公里,這將使原本的歐亞航程多出大約兩週時間,並且增加至少數十萬美元的燃油與其他費用。不過長賜輪雖然終於「讓路」,但運河當局仍未正式宣布開放通航的時間表,至於長賜號則被拖往運河最寬廣的河段,並且根據檢查結果決定是否繼續航程前往荷蘭的鹿特丹,或者進入鄰近港口進行維修。

長賜輪卡在蘇伊士運河一周,運河南方的紅海海面全是等待重新通航的各色貨輪與船艦。(美聯社)
長賜輪卡在蘇伊士運河一周,運河南方的紅海海面全是等待重新通航的各色貨輪與船艦。(美聯社)

長賜輪卡在蘇伊士運河一周,運河南方的紅海海面全是等待重新通航的各色貨輪與船艦。(美聯社)

《衛報》指出,這次長賜號脫困的功臣除了埃及當局之外,由日本與荷蘭顧問與14艘拖船組成的救援船隊也功不可沒。尤其長賜號脫困前的48小時更是讓救援人員經歷了低谷與高潮的交錯煎熬。上周五(26日)由於船舵從泥沙中被挖出,人們第一次看到了事件結束的希望,但救援工作很快又再次陷入泥淖。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ah al-Sisi)一度下令要是再不能脫困,就要強制這艘貨輪卸下貨櫃減重。但當時也有專家警告,由於長賜輪載有18400個貨櫃,卸貨工作恐曠日費時,運河邊沒有吊重機可以卸貨也是一個難題。

不過28日清晨救援人員讓長賜輪重新上浮後,運河通航似乎再次近在眼前,果然中午過後長賜輪就被成功拖離現場,從船舶監控網站的即時資料也可清楚看見,原本橫擋在運河裡的長賜輪船身已經打直,並且在多艘拖船的幫助下往北緩緩航行。埃及總統塞西也在推特上開心表示:「埃及人今天成功地解除了蘇伊士運河的危機,儘管這個過程非常複雜。」塞西強調,這條1869年啟航的運河是「他們的祖父母胼手胝足所開鑿的」,「埃及人今天已經證明,他們依舊能夠勝任這項任務」。

灣長榮海運租用的貨櫃巨輪「長賜輪」卡住埃及蘇伊士運河多日,嚴重堵塞這條歐亞航運大動脈。(美聯社)
灣長榮海運租用的貨櫃巨輪「長賜輪」卡住埃及蘇伊士運河多日,嚴重堵塞這條歐亞航運大動脈。(美聯社)

台灣長榮海運租用的貨櫃巨輪「長賜輪」卡住埃及蘇伊士運河多日,嚴重堵塞這條歐亞航運大動脈。(美聯社)

德國安聯保險公司(Allianz)上周曾經估算,蘇伊士運河每斷航一天就會帶給全球貿易60億到100億美元的損失,運河當局則會減少大約1600萬美元的收入。既然如此,當長賜號打橫的船身一旦拉直離開岸邊,蘇伊士運河理應讓南北船隻儘速通過才對。但這件事似乎沒那麼簡單,運河恢復通航的時間也還沒有公告。被擋在長賜號後方的希臘船長亞列提斯(Konstantinos Arletis)表示,因為在救援以及拖走長賜號時,河底大量的泥沙移位,造成運河的深度可能已經改變。因此運河當局必須檢查河道是否遭到損壞,是否需要進行修復,才能讓船隻再度通行。

不過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已經表示,他們會盡快讓運河兩端的船隻通行,並且預估需要三天就可以將積壓的運量消化完畢,因為「我們一秒鐘都不會浪費」。不過美聯社引述業界人士的看法認為並沒有那麼樂觀,全球最大的貨櫃運輸集團快桅(Maersk)甚至認為,貨運在蘇伊士運河受阻一周的連鎖反應,恐怕需要好幾個星期、甚至好幾個月才會真正結束。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雖然歐亞之間的航運恢復正常仍然需要一些時日,但救援長賜輪依舊被《紐時》認為是當代規模最大的救援行動,畢竟將有如帝國大廈高度的龐然巨物從運河中移開並非易事。加上救援工作每拖上一天,全球貿易可能就要蒙受又一個百億美元的損失,背負沉重壓力救援團隊幾乎是24小時接力完成這項艱鉅任務。他們移除了3萬立方公尺的土石、拆除部分河堤,最後更利用漲潮跟滿月將這艘載有10億美元貨物的超級貨輪拉出困境。

根據埃及國家電視台的畫面,當長賜號的船首與船尾離開河岸,船身被拖船拉過運河往北航行之際,河中的所有船隻都鳴笛慶祝,塞西也將這次成功描繪成一場愛國主義的勝利,埃及人向世界證明了他們是可以被信任的,更有能力監管肩負全球13%至15%貿易、每天通過百萬桶原油的重要運河。彭博社指出,這次蘇伊士運河中斷,是1967年的六日戰爭以來歷時最長的一次關閉,由於數百艘貨輪油輪被迫推遲交貨,這也讓後續的延誤與影響成為定局。目前控制全球大部分海運能力的貨櫃運輸公司,已在某些航線上收取了創紀錄的高額運費,從化學品、木材、到每樣貨品、甚至是碼頭工人,也均已傳出短缺。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路透》指出,長賜輪卡住蘇伊士運河一周,造成的影響遠遠不止是貨運遲延交付。除了歐洲與美國的公司更難保持應有的庫存量,惠譽國際(Fitch Group)認為這次事件可能讓再保險業帶來數億歐元的損失,已經因為美國冬季酷寒、澳大利亞洪水、甚至是新冠疫情帶來損失的全球再保險公司,將進一步繼續下調收益,至於海上再保險的價格也將進一步上漲。不過具體的損失金額,仍須視蘇伊士運河需要多少時間恢復正常通行而定。

世界排名第二的貨運公司地中海航運(MSC)則表示,即使蘇伊士運河重新開放,在運河兩端排隊的大量船隻,也會導致抵達某些港口的船隻激增,屆時可能遭遇新的擁堵問題。英國海事貿易行動辦公室(UKMTO)則警告,那些選擇避開蘇伊士運河,決定繞過非洲的船隻可能遭遇海盜襲擊,因為這趟旅途將會通過海盜出沒的高風險地區。UKMTO表示,目前雖然透過軍事行動、船舶保護措施、派駐武裝警衛等手段,一定程度遏制了索馬利亞的海盜威脅,但該地區在短期內大量增加的海上交通,對海盜們來說無異是新生意上門。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長賜輪卡運河》直擊蘇伊士「大排長榮」事故現場 埃及民眾怎麼看?
相關報導》 挖走2.7萬立方公尺土石,長賜輪終於浮起來了!國際油價立馬回跌1.5%,但450艘船艦仍在等待通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