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免疫系統敵我不分

·2 分鐘 (閱讀時間)

醫學

當免疫系統敵我不分
當免疫系統敵我不分

2021-12-01 費雪曼(Josh Fischman)

本該保護身體的免疫系統為何成了病因?憑藉遺傳學和生化科技的新發現,科學界現正發展更完善的療法。

安妮是我朋友約翰的小妹,她在11歲時生病了。那時我年紀還小,當約翰說她得的病是狼瘡時,我不明白那有多嚴重。我不知道安妮自己的細胞正在攻擊她的身體,有時攻擊腎臟、有時是肺臟。約翰說,她的臉變得很腫,因為必須吃很多類固醇藥物,而當約翰和我得到流感或一般感冒,沒有太大不適,她卻可能病得很重,這是類固醇的副作用。安妮偶爾會請長假,有時會疼痛不堪。她長大後,在地方政府和熱愛的兒童劇院上班。不過,安妮從未完全擺脫狼瘡的糾纏,她在49歲那年過世了。

許多人罹患這類疾病。狼瘡是一種自體免疫疾病,患者體內負責保護身體的免疫系統叛變,並試圖摧毀器官。自體免疫疾病至少有80種,根據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估計,美國有將近2500萬人受這類疾病所苦,而且人數漸增。舉凡眾所周知的第一型糖尿病和狼瘡、鮮為人知的高安氏動脈炎,都屬於自體免疫疾病。

這類疾病的死亡率甚高,研究卻不夠詳盡,有鑑於此,本期特別報導著重於這些疾病相關的新發現。關於這類疾病的病因,目前科學家正提出不同於過去一世紀醫學教條的新想法。現在,研究人員也提出理論來解釋自體免疫患者性別為何嚴重失衡(近80%是女性)。立基於對免疫系統更深入的了解,這些醫學進展正引導出更完善的治療方式。雖然進展仍緩慢,但排除了過去比疾病本身更糟糕的無效療法,並且帶來了新希望。

【欲閱讀全文或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知識庫〉2021年第238期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