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川粉」不如當「拜粉」,作好「台粉」才是上策

美麗島電子報
·9 分鐘 (閱讀時間)
President Donald Trump gives two thumbs up to supporters as he departs after playing golf at the Trump National Golf Club in Sterling Va., Sunday Nov. 8, 2020. (AP Photo/Steve Helber)
圖片來源:AP

拜登當選美國總統,最難堪的是站隊力挺川普的一些台灣人,多數國家欣聞川普敗選都鬆了一口氣,因為川普除了胡搞亂搞沒有別的章法,除了美國第一沒有把其他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國際組織被當一回事,除了美國至上主義沒有任何規則被他遵循。唯獨無有,只有世界川粉密度第一的台灣,許多人聞訊痛心疾首,如喪考妣,他們提心吊膽,深恐老美強大的臂膀抽離台灣,加速台灣被中國大陸併吞。

台灣對川普的擁戴,早已名揚四海,連華盛頓郵報都揪出台灣朝野愛川的情狀。川普敗選之後台灣朝野的尷尬與疑懼,也廣為世人所洞悉。香港權威的明報8日發表社論指台灣進退失據:「台灣面對的最大問題,是海峽兩岸關係經過4年的折騰,互信蕩然無存,氣氛嚴重毒化,台灣在扮演抗中馬前卒的角色中,已經入戲太深,衝得太前,迴旋空間很小。」另一方面,「對美國依賴極深,難以自拔,毫無討價還價籌碼,一旦華府有風吹草動,台北就會風聲鶴唳。」那怎麼辦呢?明報認為:「在這樣的夾縫中,蔡英文政府若還想如過去4年般撿到槍炮、躺着贏,台灣恐怕要付出更大的代價。而與其想方設法修補與拜登陣營的關係,還不如在緩和兩岸關係中採取主動更為實際。」

換句話說,明報認為,與其當「靠美族」,不如當「和中族」。從「君子當自強」的道理看,明報的論述言之有理,值得台灣朝野深思。畢竟,近四年來台灣雖受川普眷愛,但外部環境已有很大變化,老美還靠不靠得住,護台的能力和意願靠不靠普,都不無疑問。相對而言,中國大陸綜合實力與軍事能力快速增強,台灣還有多少本錢與其對抗,又能對抗多久,也必須仔細盤算。

在川普執政後期,中國軍方頻以南海填島造礁與軍事演練等方式耀武揚威,意欲突破西太平洋島鏈,進入太平洋與印度洋與美國爭鋒,美國為此而將中國大陸視為頭號戰略對手,試圖多方面打壓以求遏制,但效果微乎其微。

千不該萬不該,在這個制中關鍵時刻又爆發新冠疫情,由於中國防抗疫情得宜,展現其體制抗災的優勢,因而得以搶先復工復產,先於他國恢復經濟成長,而歐美國家新冠肆虐方興未艾,束手無策,還看不到黑暗隧道的盡頭。一長一消之間,中國超趕美國的態勢更加明顯,對外貫徹意志的能力夠強大,越來越不是美國等強國所能壓制。

中國在西方憔悴我獨好的得意心態下,強勢施展戰狼外交,並且升高對外爭鬥架勢,讓各國紛起更大戒心,逐漸改變過去中國崛起的和平想像,而在全球逐漸形成抗中連線。美國本來結盟情勢一片大好,偏偏川普所言所行深為各國所不齒,列強多不欲跟他結交,使得反中聯盟大業推進極其困難。台灣川粉眾多,主要是因為台灣人只看到川普揮棒打擊中國的英姿,卻沒看到他頻打界外球的蹩腳表現,傻呼呼的當起川粉,真是見樹不見林,見識粗陋,眼光短淺。

川普的外交作為只顧鬥氣而無能鬥智,只懂極限施壓,只能單挑而無法圍毆,只會鬥狠製造聲勢而鮮少逞兇時效。拜登以此為鑑,對北京抗衡壓制的思路不變,但會區分核心或非核心政經利益,施加不同力道的壓力,力求維持競合和脫鉤間的平衡和估量。他會在戰術層面更加考究,比如主張抗中應以價值觀取代意識形態,尋求美國重返國際社會以強化抗中能量。另一方面,他深知對中國只對抗不合作不是辦法,一方面是無限對抗無法長久擺平各國與中國之間難分難捨的經貿關係,必使反中聯盟日久必然生變;另一方面,只對抗而不合作,事實上無法應對全球性的共同問題,比如氣候變遷、核子擴散、公共衛生等。兩相對照,拜登制中更有縱深、更有層次、更有謀略。

拜登理解全面性對抗有礙美國利益,美國許多跨國公司承受不起,也損害許多美國人的切身利益。川普一味猛幹,像是在做電視的真人秀,表面上好不風光,實際效果可疑,難怪許多美國及世界有識之士咸認川普打輸對中貿易戰。拜登不會那麼粗魯,他求行穩致遠,重精準打擊,兩人高下立判。奈何台灣川粉只看熱鬧而不懂門道,還以為川普大爺可以把台灣變成一座堅實的碉堡,殊不知拜登制中之道才是上策。

拜登認為對中國應該對抗與合作並行,要加強與中對話,避免陷入新冷戰,他的國際政策路線將以多邊主義取代單邊主義,重建多邊安全對話機制,改變川普的單邊主義做法,循多邊主義路線與盟國合縱連橫。他不像只會蠻幹的川普,只看到中美之間的消長態勢,看不出固本強國才是打贏持久戰的憑恃,因此不能只在意子彈射中中國哪個部位,也要看自身子彈的消耗情況,更要不斷壯大兵工廠的持續生產能力。他比起川普看長遠、看得深,又很講究講策略,顯然棋高一籌。

誠然周陽山教授所說:「儘管川普惡行惡狀,不給大陸面子,但對大陸而言,川普招數可以預期;相對的如果是拜登當選,中國大陸就真的碰到難纏的敵人,拜登若以文鬥方式對付中國大陸崛起,大陸要傷腦筋,與台灣人以為的不太一樣。」一個顯明的事例是,川普也知道必須遏止中國自由進出印太地區爭強,所以把第一島鏈的圍堵視為重中之重,但只會喊打喊殺,敲鑼打鼓,單方面要各相關國家配合,而未能細緻部署合作抗中,所以迄今只聞樓聲響不見人下來,進展十分有限。拜登則準備在這個架構下依賴外交談判與多方磋商,加大力度建構印太地區安全網絡,他將揚棄川普疾風驟雨式的示威行徑,改採多邊主義的對等合作方式,連結美、日、澳、印組成圍堵網,台灣反而能夠擺脫美中之間激烈交鋒的危險處境,稍獲喘息空間,並且長期獲得另一保護網的庇蔭。

拜登對中國表面上比川普溫和,曾明言在一些領域應與中國維持合作,也不認同貿易戰,但也認為中國在不公平貿易、科技、南海、一帶一路及人權問題上對美國構成特殊挑戰,在更大範圍內向中國施壓。因此,美中未來關係的主旋律,或許將如他的重要幕僚Sullivan所說法,是一種「像冷戰又不同於冷戰」的關係,在表面上可能趨於緩和,不至於全民開打,不像川普那樣,打壓中國聲勢甚於實質,效益不彰,他將更重實效,首先他會調整美中貿易戰方式。他多次指控貿易戰未把供應鏈帶回美國,也未減少貿易逆差金額,因此未來將加速供應鏈重返、發展現代基礎建設與新能源,以更加精實而強大的美國來對抗中國崛起的威脅,總的目標是重建美國領導地位。由此可見,拜登和川普制中立場相同,主要差別在於「面子中看」還是「裡子中用」?

從台灣視角看,拜登的美台外交關係或許會相對降溫,回到國交常態。一般認為,他入主白宮後的美中衝突型態,有人形容將會從「拳擊變太極」。從這個觀點看,兩岸之間越扭越緊的緊張關係,或許將因「川下拜上」而暫時鬆弛,因而台海劍拔弩張的情勢有了緩解的空間。不過,拜登主張美國必須維持充分、可信的嚇阻能力,同時要展現嚇阻決心,也可為台灣提供心理上的安全感。

我們必須看到,中國大陸這次成功挺過了川普的暴烈反中行動,顯示美國力量逐漸弱化,證明中國力量堅不可摧,而川普下台正中符合中共下懷,益使的中共的信心與鬥志倍增,形成另一個對台灣的不利因素,川普那套拳法顯然難以克制中國,必須由拜登改以新的太極拳法應對。

總的來說,純就制中效應而言,拜登優於川普,台灣人只因川普護台而愛慕他,可能所託非人,畢竟他不如拜登信實、穩健、有效。拜登又已主動公開承諾要深化與台灣的關係,台灣若再重蹈過去信賴川普路線而有恃無恐,過度聯美抗中,必然繼續增加兵凶戰危的風險,不如在拜登的精準制中對策下,回到親美而不仇中的路線,尋求可大可久的善策。如果要當粉絲,站在台灣長遠利益看,當「川粉」顯然不如當「拜粉」。當然,還是要站在台灣的主體立場上尋求愛台的上上之道,作好「台粉」才是上策。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