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美軍匆忙撤走,阿富汗成了誰的墳場?面對神學士的虎視眈眈,整個世代的年輕人都感覺「遭到背叛」

·11 分鐘 (閱讀時間)

位於亞洲大陸心臟地帶的阿富汗,由於處在波斯、印度、中亞、中國諸文明的交會地帶,數千年來總是成為帝國征討的兵家之地。不過從西元前的亞歷山大、到上個世紀80年代的前蘇聯,覬覦阿富汗的強權最後多半沒有好結果,這塊崎嶇險要之地也獲得「帝國墳場」的美名。當拜登決定結束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並在今年911之前完成撤軍任務,美國似乎也成了對阿富汗動武的最新苦主。

然而當美軍班師回朝,真的代表「阿富汗」贏了嗎?

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決定,讓這個中亞國家的未來再次陷入高度不確定之中。圖為阿富汗的安全部隊。(美聯社)
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決定,讓這個中亞國家的未來再次陷入高度不確定之中。圖為阿富汗的安全部隊。(美聯社)

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決定,讓這個中亞國家的未來再次陷入高度不確定之中。圖為阿富汗的安全部隊。(美聯社)

擁有三千多萬人口的阿富汗,其中至少三分之二都是25歲以下的年輕人,超過半數更是在2001年的911恐怖攻擊之後才出生。由伊斯蘭極端組織「基地」(Al-Qaeda)首領賓拉登主謀的911事件,正是促成美國揮師阿富汗,將庇護賓拉登的神學士政權推翻的關鍵。這意味著阿富汗今天絕大多數的國民,都是在美國所扶植的政權統治下成長,他們生活在與2001年之前的阿富汗截然不同的社會裡。與激進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相比,年輕世代可能與西方的民主自由更為合拍。

從20年前說起

位於紐約曼哈頓的世貿雙子星大樓,是在2001年9月11日遭到恐怖分子所挾持的兩架客機撞擊、倒塌,造成兩千多人無辜喪命。拒絕交出賓拉登的神學士政權,則是在同年10月7日就遭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聯軍攻擊,在有如摧枯拉朽的美軍攻勢之下,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更在11月13日慘遭攻陷。美軍迅速佔領阿富汗全境,但接下來20年,美國卻陷入了始終無法結束戰爭的惡夢。

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決定,讓這個中亞國家的未來再次陷入高度不確定之中。圖為喀布爾的藍色清真寺。(美聯社)
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決定,讓這個中亞國家的未來再次陷入高度不確定之中。圖為喀布爾的藍色清真寺。(美聯社)

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決定,讓這個中亞國家的未來再次陷入高度不確定之中。圖為喀布爾的藍色清真寺。(美聯社)

即便美國並未像賓拉登所預言的「將如蘇聯般崩解」,但白宮裡的主人從小布希、歐巴馬、川普、一直換到了拜登,強大的美軍也無法剿滅神學士的殘餘勢力,直到迎來了阿富汗政府與神學士組織的大和解,美軍也找到了回國的台階。拜登今年稍早在全面撤軍的演說中表示,美軍到阿富汗是為了讓賓拉登「下地獄」、翦除基地組織對美國發動更多攻擊的能力,「這兩個使命我們都完成了」,而「阿富汗人民有權利與責任去決定他們的未來、以及他們所希望的國家」。

神學士捲土重來

雖然拜登話說的漂亮,但在失去美軍庇護之後,任誰都看得出來阿富汗政府軍不是神學士武裝的對手。連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都對媒體坦承,「在美軍撤走後,我不能保證阿富汗國內會發生什麼」。媒體想知道「美國是否會重蹈2011年撤離伊拉克的覆轍—『伊斯蘭國』武裝分子迅速佔領了伊拉克領土,時任總統的歐巴馬又向伊拉克重新派軍」,蘇利文只回應「拜登無意讓撤離的美軍返回阿富汗」。

2021年7月4日,一名阿富汗警察在首都喀布爾持槍警戒。在美軍撤離阿富汗之後,即便是喀布爾都被認為「充滿危險」。(美聯社)
2021年7月4日,一名阿富汗警察在首都喀布爾持槍警戒。在美軍撤離阿富汗之後,即便是喀布爾都被認為「充滿危險」。(美聯社)

2021年7月4日,一名阿富汗警察在首都喀布爾持槍警戒。在美軍撤離阿富汗之後,即便是喀布爾都被認為「充滿危險」。(美聯社)

當美國與北約的部隊開始撤離阿富汗主要據點,神學士武裝果然展開全面攻勢,今年7月4日便已控制了阿富汗三分之一的行政區。《美聯社》引用阿富汗議員的說法,表示政府軍因為沒有任何增補,在士氣低落的情況下大多潰不成軍,許多防區都是望風而降,把大好江山平白讓給了神學士。《日經亞洲》則說,雖然喀布爾目前仍在政府軍手中,但都會區的年輕人也都緊盯手機上的最新訊息,對神學士的迅速擴張感到失望。

「我們是在西方價值下長大的」

對於美國在「帝國墳場」敗下陣來,阿富汗的年輕人感到開心嗎?若是以曾在2017至2018年擔任國防部副部長的阿塞(Tamim Asey)為例,這個問題恐怕是搞錯了阿富汗現況。《日經亞洲》指出,目前還不到40歲的阿塞,算是阿富汗青壯世代的代表性人物。當年911事件發生時,阿塞只是一個流落巴基斯坦的難民高中生。美軍揮軍阿富汗,讓他與家人得以回到自己的國家,甚至成為政府要員。

在阿富汗前線被美軍以直升機救回的陸戰隊士兵。(美聯社)
在阿富汗前線被美軍以直升機救回的陸戰隊士兵。(美聯社)

在阿富汗前線被美軍以直升機救回的陸戰隊士兵。(美聯社)

目前擔任CFRA(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of Afghanistan)智庫主席的阿塞表示,他這一代的阿富汗人許多都學過英語,甚至憑藉著獎學金才得以攻讀更高的學位。阿塞坦言,如果不是西方國家的到來,他可能根本拿不到這些獎學金,他更無緣在人權、女權、新聞自由等西方價值觀的薰陶之下成長。

在印度、美國、英國等地留學(他甚至拿到了哥倫比亞大學與英國皇家國防研究學院的雙碩士)、一度進入政府內閣的阿塞或許太過菁英,不過在馬扎里沙里夫(Mazar-iSharif、阿富汗第四大城)擔任大學英語教師的祖哈(Zuha)也對《日經亞洲》表示,要不是神學士在二十年前倒台,像她這樣的女性根本不可能讀書、遑論到印度留學,現在還能靠自己的能力養活全家。

2021年7月12日,美軍駐阿富汗最高指揮官、陸軍上將米勒,在喀布爾的卸任儀式發表談話。(美聯社)
2021年7月12日,美軍駐阿富汗最高指揮官、陸軍上將米勒,在喀布爾的卸任儀式發表談話。(美聯社)

2021年7月12日,美軍駐阿富汗最高指揮官、陸軍上將米勒,在喀布爾的卸任儀式發表談話。(美聯社)

現年32歲的祖哈表示,當年神學士掌管阿富汗的時候,女性根本不可能參與決策,但如今她們甚至能在安全部隊任職,「這個轉變令人難以置信」。不過當祖哈得知美軍即將全部撤離,她不再像過去那樣充滿自信。雖然馬扎里沙里夫仍被視為相對安全的城市,但神學士武裝已經佔領了周邊的農村,馬扎里沙里夫的暴力犯罪也比過去嚴重。祖哈說她現在出門遠比過去要小心翼翼,甚至要求丈夫開車接送。

年輕人大舉外逃

神學士武裝的節節勝利,讓他們的旗幟在興都庫什山脈迎風飄揚。雖然主要都市不見得會那麼快淪陷,但《日經亞洲》指出離開阿富汗的年輕人數以萬計,有經濟能力的人會試圖前往西方或者其他亞洲國家,貧窮的年輕人則試圖偷渡到伊朗,希望在哪裡找到謀生之道,走不掉的人甚至會直接加入神學士。

《日經亞洲》說,如果阿富汗的情況繼續惡化、演變成大批難民外逃,包括伊朗、巴基斯坦、以及其他中亞的鄰國,都會面臨收容難民的壓力。沒有人看好阿富汗政府可以撐多少時間,更多人擔心阿富汗恐怕會出現血腥的長期內戰。

許多阿富汗民眾因為政府軍與神學士爆發內戰流離失所,只得離家逃往北方。因為阿富汗北部有與美國結盟的軍閥據點。(美聯社)
許多阿富汗民眾因為政府軍與神學士爆發內戰流離失所,只得離家逃往北方。因為阿富汗北部有與美國結盟的軍閥據點。(美聯社)

許多阿富汗民眾因為政府軍與神學士爆發內戰流離失所,只得離家逃往北方。因為阿富汗北部有與美國結盟的軍閥據點。(美聯社)

阿塞坦言「幾乎所有朋友都離開了這個國家」,許多年輕人都深感遭到背叛,因為美國與北約(以及他們的價值觀)支撐了這個世代的阿富汗人,如今西方人卻說走就走。但這位曾在阿富汗政府擔任副部長的菁英,卻表示要繼續留在阿富汗,因為如果連他們都走了,這個世代的真空可能會被糟糕的人所填補。

在美軍撤離阿富汗之後,地方軍閥招募的民兵將是對抗神學士武裝的最後希望。
在美軍撤離阿富汗之後,地方軍閥招募的民兵將是對抗神學士武裝的最後希望。

在美軍撤離阿富汗之後,地方軍閥招募的民兵將是對抗神學士武裝的最後希望。

留下來當然不是沒有危險,阿塞對《日經亞洲》表示,像他這樣曾在政府服務、具有自由主義思想的「西方化」知識分子,往往就是激進分子暗殺的主要對象。阿塞透露,光是他個人就有至少20次遭到威脅的經驗,在阿富汗的日子可說朝不保夕。

曾與美國組織共事的祖哈,也說自己是神學士的潛在目標,她雖早在兩年前就申請了特殊移民簽證、希望轉赴美國,但此事卻始終沒有具體進展。拜登雖然最近宣稱要「簡化移民程序」,解決將近兩萬件的積案問題,但面對幾乎兵臨城下的神學士武裝,祖哈實在沒有什麼感到安慰的理由。

神學士已開始收稅

雖然阿富汗政府尚未遭到推翻,但已經控制許多偏遠地區的神學士,確實已經開始收稅。阿富汗古爾省 (Ghor)一位社運人士對《日經亞洲》表示,他所居住的地區最近遭到神學士武裝佔領,神學士除了會毆打不服從統治與新規矩的民眾,甚至還會要求大家提供他們食物與繳稅。神學士毆打民眾、落單婦女、甚至槍殺安全部隊的影片,近來在網路上大量流傳,雖然沒人知道這些影片的新舊,但確實造成了一種普遍印象:神學士正在逐漸掌控這個國家。

2009年5月,美軍在阿富汗的庫納爾與神學士武裝分子交火。(美聯社)
2009年5月,美軍在阿富汗的庫納爾與神學士武裝分子交火。(美聯社)

2009年5月,美軍在阿富汗的庫納爾與神學士武裝分子交火。(美聯社)

《日經亞洲》指出,那些阿富汗政府軍撤守之地,政府官員往往來不及逃走,他們或許守住了自己的職位,只是負責對象從阿富汗政府變成了神學士。神學士甚至在許多地方建立了自己的行政機構,也指派了自己的省長;在那些與其他國家接壤的地區,邊關在落入神學士手中之後,關稅也改為上繳神學士。曾在上個世紀80年代與蘇聯軍隊作戰的前聖戰指揮官們,開始招兵買馬對抗神學士,但許多人也沒有忘記,正是這批人在蘇聯撤走後上演喀布爾內戰,造成數萬人死於非命。

美軍在阿富汗征戰駐守20年,在決定撤離之後,包括神學士、基地組織、甚至是「伊斯蘭國」全都蠢蠢欲動。(美聯社)
美軍在阿富汗征戰駐守20年,在決定撤離之後,包括神學士、基地組織、甚至是「伊斯蘭國」全都蠢蠢欲動。(美聯社)

美軍在阿富汗征戰駐守20年,在決定撤離之後,包括神學士、基地組織、甚至是「伊斯蘭國」全都蠢蠢欲動。(美聯社)

針對神學士的快速擴張,《日經亞洲》指責由川普政府主導的《多哈協議》讓步太多,美國在繞過阿富汗政府的情況下,同意釋放至少5千名神學士的囚犯,其中有許多人都是軍事指揮官。加上巴基斯坦又在背後力挺,甚至庇護神學士的領導階層,原來只能在偏遠山區盤據的神學士武裝,才能趁著美軍撤走的真空時期迅速擴張。非但如此,《美國之音》更警告包括基地組織、「伊斯蘭國」的殘餘勢力,也在風雨飄搖的阿富汗蓄勢待發。

當認同西方價值的阿富汗年輕世代對神學士感到憂心忡忡,但這個極端組織最近卻向北京保證「不會窩藏來自新疆的維吾爾族伊斯蘭好戰分子」,對莫斯科開出「不會侵犯區域內其他國家的邊界、也會保障阿富汗境內外國外交使團安全」的支票,甚至拍胸脯保證將會「在伊斯蘭規範和阿富汗傳統的架構內」尊重人權(包括女權!)、甚至要協助剿滅「伊斯蘭國」。

面對美國的撒手不管,急欲在關鍵時刻站穩腳步的神學士,安撫中俄成了他們面對國際勢力的第一要務。在地緣政治的折衝下,神學士忙著堆出滿口好話,還留在阿富汗的年輕世代恐將面臨充滿荊棘的未來。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阿富汗神學士逼近新疆!中國、俄羅斯、中亞國家緊鑼密鼓防範
相關報導》 阿富汗政權即將滅亡?!北方軍閥努爾痛批中央政府無能、軍隊士氣渙散、美國不負責任

更多相關新聞
美國將派機阿富汗 救1.8萬盟友
撤軍阿富汗 小布希批決策錯誤 擔心神學士傷害婦孺
塔利班勢力再擴大?聲稱佔領巴基斯坦邊境貿易過境點
結束美史最長戰爭 拜登:阿富汗任務8/31結束
神學士若取得控制權 巴基斯坦、中國將處戰爭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