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極權政府要求封鎖異議人士,臉書該怎麼辦?創辦人祖克柏:配合辦理!

·3 分鐘 (閱讀時間)

臉書創辦人兼執行長祖克柏向來以「言論自由捍衛者」自居,有時甚至被譴責是在捍衛美國極右派的仇恨言論、陰謀論。但是去年,祖克柏遇到一個難題:越南共產黨政府要求臉書封鎖異議人士,否則不惜將它下架!

怎麼辦呢?這問題非同小可,最後由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人親自拍板定案:對河內(Hanoi)當局的要求配合辦理。原因無它,越南人口將近1億,其中約6600萬是臉書用戶,讓它成為臉書在亞洲最有利可圖(超過10億美元)的市場之一。為10億美元出賣原則,對祖克柏而言似乎很划算。

而且臉書說到做到,非常盡責。《華盛頓郵報》引述當地運動人士與言論自由暢議者報導,今年1月越共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登場之前,臉書全面加強封鎖越南用戶的「反國家」言論,幾乎是將平台掌控權拱手讓給越南政府。對此,臉書辯稱是為了讓廣大的越南用戶繼續得到服務。

祖克柏在越南事件中的決策角色,先前未曾曝光。但《華郵》訪談了10多位臉書前員工,指出這正是非常典型的祖克柏作風:千方百計、全心全力追求臉書在市場的主宰地位(dominance),甚至不惜違背他口口聲聲宣揚的「價值」。

臉書前產品經理郝根(Frances Haugen)今年9月與《華爾街日報》合作,提供數千頁公司內部文件,催生一系列調查報導「臉書檔案」(The Facebook Files)。《華郵》與另外16家美國媒體再接再厲,以郝根檔案為基礎,即日起推出「臉書文件」(The Facebook Papers)系列報導,全面揭露臉書運作的黑幕、它對美國乃至於全球社會造成的傷害、祖克柏本人的關鍵角色。

吹哨者(whistleblower)郝根日前出席聯邦參議院一場聽證會,痛批祖克柏長期將企業成長置於公眾利益之上。而且祖克柏在臉書社群帝國(包括Instagrm、WhatsApp)內部大權獨攬,對於臉書造成的社會傷害必須負起最終責任。臉書前副總裁波蘭德(Brian Boland)也對《華郵》表示:「臉書這家公司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祖克柏的影子,一切操之在他。」

2021年10月5日,前臉書員工、吹哨者郝根(Frances Haugen,右)出席聯邦參議院聽證會(AP)
2021年10月5日,前臉書員工、吹哨者郝根(Frances Haugen,右)出席聯邦參議院聽證會(AP)

2021年10月5日,前臉書員工、吹哨者郝根(Frances Haugen,右)出席聯邦參議院聽證會(AP)

一個原因在於,祖克柏為自己量身定製一套股權結構,至今掌控臉書普通股(具投票權)的58%,因此無論是股東大會抑或董事會都莫奈他何。2019年臉書因「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醜聞遭聯邦貿易委員會(FTC)重罰50億美元,談判過程中,臉書念茲在茲的就是如何保護主人——祖克柏。

郝根已向聯邦政府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出訴狀。SEC有權力對臉書啟動調查,要求提出證詞,祭出重罰,甚至要求將祖克柏解職。從臉書近年烽火連天的爭議來看,祖克柏走人恐怕才是治本之道。

對於《華郵》的報導,臉書與祖克柏照例透過發言人全盤否認,聲稱「無論是商業上抑或道德上的誘因,我們都致力於盡可能讓最多的讀者得到最正面的經驗。」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閻紀宇專欄:「吹哨者」再度發光發熱!一位挑戰社群媒體帝國的奇女子
相關報導》 Instagram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臉書推出新功能提醒用戶,企圖淡化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