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中二十五俳句─讀夢蝶全集

·4 分鐘 (閱讀時間)
周夢蝶。(本報資料照片)
周夢蝶。(本報資料照片)

疫中二十五俳句─讀夢蝶全集

九月的皮囊裏是六月的

骷髏喀叻咔啦……盪盪晃晃

獨涉過溪豁,銀河

遺落指骨一截,星球一粒

雲豹和山石都沉默。

芥子的

森林隱沒入蕈摺復蕈摺深處

蕈穹下無星無月

輕擊缽,合十,拍掌

雲賸下最後一孤瓣,瓣上歇著麻雀和蚜蟲。

千投石千漣漪千千沉沒荷塘底深

去路自水花飛濺裏裂開多歧更多劫

難陀與阿難陀

明悟和大明悟。

頑石在衹樹給孤獨園

胡說疫是色胡說

疫是空胡說疫無無明盡胡說胡說……

愁底酒,恬靜裏茶,一冷一熱一澀一甘

癡癡坐看雛菊之十須臾十臘縛十牟呼栗多

驚聞封城?七加七或五加九或三加十一

的桃城櫻城蘭城楓城杏城

城市已經沉陷了。

倘若一粒鹽溶入一滴淚再聚匯成一怒海嘯

我們依舊忍忍地吞下去

鸚鵡螺裏的海嘯咽鳴

雨血裏的

鹽熔壞了核電廠核反應爐核燃料棒

我們坐對黑暗無語

火重,雨惡,月光若鉛彈鉑彈

窗破醒。

癌壁上時鐘無眠,孤寥無盡藏棉褥裏

犄角上的黎明

隱約有昨夜風鑿的裂痕

晨露裏蜃樓幢幢,滿滿圓圓的窗。

街無車衢無人巷無犬貓

分綰著分秒踩過秒

柏油路熔化半。

鎳幣的未來這面朝上

過去那面在下,磨損厲害

憤雪零下負七度又七個零下負七度。

閘門外紅外線感應器攔阻下我

驚量三十七點七度的孤獨啊!

晝有夜,死有生,

花有凋萎,隆隆肚腹裏的嬰孩有踢動。

蜘蟟有蜘蟟的

蒹葭有蒹葭的

階梯之啞默蜿蜒上寶藏巖頂

靈犀,剎那,

和一隻鷲鷹急嘯過

我踉蹌跌坐下髣髴一片癡心的頹瓦

彷彿從末日驚醒來

的黑貓,舔舔你,舔舔我,舔舔

再舔舔大疫而殤的五月

那人趓趓潛潛拐過彎

擲下三截短影

噴射機,斑蛺蝶,彗星。

疫季艷日頓挫其芒

轉千轉華麗

的飄落下自須彌峯頂到煉獄最深

彷彿一滴騰沸的魚淚的悟悔

愛中大停電,普羅米修斯並沒有為我偷盜火。

三兩星光髣髴

蜉蝣,蜻蛉,蝱䗽和蟋蟀

城市只剩有犬嚎蛙嘓野貓叫春

咳嗽發燒喘哮眩暈耳鳴

的人們睡成錫蛹

夢成翻也翻不了身的鏽甲蟲

三十個須臾又三十個洛叉三十個俱胝

從家門到校門口。頁首到頁尾。

方糖幾個念頭溶化在熱美式咖啡裏

焦灰的天空參差雲雨

雲雨蹉跎琵鷺和鶺鴒。

花瓢靈併疊起翼鞘

枯不枯的葉葉枝枝似秋非秋的

時間的

囚車顛簸過魚鎮奈何不奈何橋

究竟誰探出頭張望

無鱗亦無甲殼的青春的屍身,搐抽癲痙

昨夜不垢,今晨不淨。再隔日便不垢不淨了。

記者女士先生無有恐怖,

陳部長咒曰疫情不減不增不增不減。

睏睏倦倦的白熾燈下

白粥與薑開水。夢噩浸透的白吊嘎

再藍色紫色白色粉色藥丸四粒

想必在你眼裏我是一朵凋萎半的芍藥

舌下一錠溶化半的苦月

一花五瓣一稻五穗一枝椏五椋雀

一沙五浮屠。一室不超過五人

惶兮惶兮!一夜一日卻疫染二百八十六人

蟬曰昨夜死透再死

來年苟活且活。

如果眼眸底

沒有極冬

究竟何以暴雪與老淚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