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單身媽媽們:失業、收入減少、緊急狀態宣言狀態下孤立無援

持田讓二(nippon.com)
·9 分鐘 (閱讀時間)

經濟發展因新型冠狀病毒所帶的疫情遭受打擊,威脅著單親家庭的生活。單身媽媽大多屬於計時工或派遣工,是非正式員工,處於弱勢地位。經濟不景氣時,就會成為企業改善經營狀況的「調壓器」,遭遇裁員或大幅減薪。家有孩子的單身媽媽們,又該如何應對再次發佈的緊急狀態宣言呢?

年關丟了工作

在東京某美容沙龍工作的計時工前田朋美(化名),從2020年秋季開始就被勸離職,不得不在12月31日除夕當天辭了職。最後一次發薪資是1月中旬,離職補償金為零。現正通過職業介紹所拼命找工作,可是怎麼也找不到。她養育著兩個孩子,其中男孩在上高中,女孩上國中,日子過得很不安穩。

陷入此種狀況是有跡象的。由於疫情蔓延,去年4月開始顧客急劇減少。當時,前田強烈要求門店主管為大家提供口罩和消毒液,安裝空氣淨化器以改善衛生環境,結果引起了主管的不滿。「我只是出於保護客人和自身的考慮,說了一些理所當然的話而已,但他的反應讓我感覺自己像是在吹毛求疵」。

此外,她還對考勤辦法提出質疑,也刺激了管理人員。9月,前田被叫到辦公室,對方說,疫情事關店鋪的存亡,你的專業能力我們是認可的,但店鋪的營業狀況實在不好…。前田追問是否想讓自己離職,對方卻回答「我可沒這麼說」。


在東京都品川區的職業介紹所求職的人們(共同)

她看透了公司,要求公司以公司方面原因解雇自己,但遭到拒絕,結果只能在年底以「個人原因」自行辭職了事,其他門店也有非正式員工被迫離職的。這讓他們認識到自己身處一個多麼弱勢的地位。前田雖然是個計時工,但也是在睫毛美容領域工作多年的一名老手,自認有一技在身,不愁沒工作做。從去年秋天開始她走訪了約20家美容沙龍尋找工作機會。但是,她40多歲的年齡成了瓶頸,陸續碰壁。現在,她開始光顧職業介紹所,不再拘泥於特定職業了。

因個人原因而辭職這事至今仍影響深遠。如果是公司辭退的話,從辭退7天後就可以開始領取失業補助,而如果是因自己個人原因辭職的話,原則上要等3個多月才能領到失業補助。前田如果再找不到工作,那麼4月初之前她就沒有任何收入。有工作的時候,到手的薪資不到10萬日圓。再加上每月5萬日圓左右的兒童補貼和兒童撫養補貼,生活緊緊巴巴,勉強過得去。

既不能依賴年邁的父母,又要撫養兩個正在成長的孩子,這讓她煩惱不已。「有點走投無路了,我越來越感到不安和焦慮」。

雇用調壓器

根據厚生勞動省的調查,因疫情而被解雇或辭退的勞動者人數,從去年春天開始持續增加,截至1月8日累計已達8萬836人(包括估算人數在內)。

自去年春天發生疫情以來,專門幫助生活貧困人員的NPO法人團體「舫Moyai」受理的諮詢件數比往年增加了近一倍。年初Moyai在東京都政府大樓組織了分發食物的活動,吸引了200多人前來參加。前來諮詢的人,有很多是以往與貧困支援沒有交集的突然失業的年輕人,也有單身媽媽。雖然他們的職業各不相同,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屬於非正式員工。

Moyai理事長大西連指出,非正式員工被當作了調整勞動崗位的調壓器。很多企業其實離不開那些員工,但當經營狀況發生困難時,會優先維護正式員工的崗位。相比之下,非正式員工是不會被優先考慮的。

此外,有很多人雖未到前田那樣失業的地步,但收入減少了。社會團體「單身媽媽論壇」實施的有關疫情影響的調查結果顯示,回答「收入減少了」的單身媽媽高達全體的59%。本來就生活拮据,收入進一步減少後,只能勉強維持生計。

收入「持續低迷」

在一家體育用品進口貿易公司工作的契約工西田凜(化名),去年2月突然遭遇降薪,3月和4月甚至沒發薪資。公司商品的進貨來源主要是義大利和中國,而兩國疫情急劇蔓延,商品進貨中斷了。顧客紛紛取消訂單,公司的資金周轉狀況日益惡化。西田覺得如果繼續這樣不發薪資做下去,自己的存款遲早要見底,於是就在5月辭職了。

幸運的是,她很快找到了新的工作。大學時期曾赴美留學,憑藉自己的語言能力,她以自由業者的身份獲得了英語翻譯的工作。但是,她不像公司正式員工那樣能夠得到保障,工作時有時無,很不穩定。在貿易公司工作的時候,到手的收入約為17萬日圓。而現在,多的時候每月10萬日圓,少的時候也就4萬日圓左右。

收入多的時候先存著,以補貼收入少的月份的支出。但「因為收入一直很低,稍有點什麼意外就沒法應付了」。她儘量控制飲食費用,依靠NPO組織提供的食品援助來生活,同時還要照顧孩子和父母,過著非常節儉的生活。

單身媽媽們節省生活支出的實例

自己不吃飯,分給孩子吃,或者一天只吃兩頓 米不夠了,就煮成稀飯 多喝湯或味噌湯,靠水分撐飽肚子 多多利用慈善團體「食物銀行」發放的食品 在超市購買減價商品 喝公園裡的飲用水,儘量在外面上洗手間 不購買學習教材,在網上查閱並抄寫在紙上 能賣的東西都放到網上去賣掉

出處:單身媽媽論壇實施的疫情影響調查

學校也陷入混亂

疫情的影響似乎已經波及到了教育一線。西田的兒子在東京都內上小學,該校所在的學區發生了「學校陷入混亂」的現象。該學區原本就比較亂,即便這所小學,毆打、踢踹等暴力行為最近變得越來越嚴重。「可能孩子們因為疫情不能出外面去玩,積累了很大壓力無處發洩的緣故吧,動不動就發火,暴力相向。學校也束手無策」。西田的兒子也被打傷,不得不暫時休學在家。

而另一方面,也有一些行業,因疫情中宅家而催生的需求,令生意變得非常興旺。比如物流倉儲行業,居住在東京的矢作圓(化名)從事物流倉儲行業的工作。去年春天,她的身體垮了,6月份診斷出癌症。從去年3月開始加班增多,但並不清楚是否與發病有因果關係,也許是長年積勞成疾。

她只好放下工作,7、8月份做了手術,一直住院到10月份。住院期間,她把還在上小學4年級的女兒寄放到朋友或鄰居那裡,為了預防醫院內感染,母女倆不能見面,因而深感寂寞。年底,她從公寓搬到可免費入住的母子自立支援設施居住。雖然現在體力還未恢復到可以工作的程度,但她態度很積極,「有了孩子就不能中途輕易放棄,只能繼續努力奮鬥」。

面臨極限

日本全國因新型冠狀病毒死亡的人數突破了9000人。在第三波疫情肆虐下,日本政府不得不於1月7日發佈了緊急狀態宣言,這是自去年4月以來的第二次。實施對象地區也從最初的首都圈擴大到了關西圈和名古屋圈等地。


首相菅義偉發佈緊急狀態宣言(共同)

東京財團政策研究所研究主任小林慶一郎,是日本政府新型肺炎疫情應對專家小組成員。他表示,現在必須把經濟暫時放在一邊,首先集中精力減少感染人數。政府本應更早就疫情階段的變化作出判斷。2020年11月中旬,專家小組認為疫情已經達到「第三階段(感染劇增)」,還出現了強烈要求叫停促進旅遊消費的Go To活動的聲音。然而政府正式決定全面停止推進該活動,已經是一個半月之後的事情了。

要扭轉疫情應對措施滯後的局面,就必須採取強有力的防疫舉措,實施大規模經濟支援措施,以對衝擊防疫舉措的副作用,並發佈準確資訊。

緊急狀態宣言提到,作為防疫措施,要求餐飲行業縮短營業時間,晚上8點打烊。於是出現了午餐時間人多擁擠的狀況。小林認為,只注意控制晚上聚餐,讓人覺得白天怎麼樣都無所謂。資訊傳遞效果並不理想。雖然政府呼籲遠距辦公,但通勤上班的人幾乎沒有減少。目前已經處於醫療資源面臨崩潰邊緣,但能否按原定計劃解除宣言,對此他抱懷疑態度。

如果緊急狀態宣言繼續持續下去,其代價是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令人擔憂。原先從事美容行業工作的前田,本以為至少在餐飲行業是能輕鬆找到工作做的,然而「現在找工作變難了」,她無法掩飾心中的不安。

據說,政府用於彌補企業歇業補貼的雇用調整補助金,並沒有為非正式員工帶來什麼好處。去年年底,雖然政府決定追加針對單親父母的支援(5萬日圓),但小林指出,應該將支援對象聚焦於生活貧困人員,「在一定期間內直接發放現金」,而非一次性發放。他認為,根據經濟形勢發展,政府下一年度必須追加預算。

大西理事長說,「如果能夠看到未來,人們還能忍耐。可現在大家都非常不安,很多企業都很苦惱該如何解決就業問題,已經沒法等到經濟恢復後再說了。」「民眾深受打擊,需要向他們提供生活救濟,痛苦煩惱已要達到可以忍受的最大界限了。」

標題圖片:仙台市的一位單親母親(共同通信社)

持田讓二(nippon.com) [作者簡介]

nippon.com主任編輯,主要負責書評和影評。曾在時事社靜岡分社、總社經濟部、倫敦分社當記者,並負責經濟部責任編輯。後供職彭博社, 2019年2月起擔現職。愛好漿板運動(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