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空勤生活 護目鏡酒精成標配 空姐嘆:上班風險大不上班沒錢

·5 分鐘 (閱讀時間)

桃勤員工爆出確診,讓外界再次關注機場工作人員的染疫風險。曾在杜拜阿聯酋航空與香港國泰航空擁有飛行10年的經歷的Emily分享疫情後空服員的工作日常,無奈說「不上班沒錢,上班是冒超大風險」。

 

 

在疫情嚴峻的時候,多數的空服員都在休無薪假,但也有少數的空服員得要上班。

 

 

我的一位好朋友,班表上一整個月都沒班可以飛,只有一個禮拜的待命班而已。原本以為也是不會被抓班,可以安全下莊休息。但是!卻在待命結束之前30 分鐘,居然被通知抓飛,要去飛德國法蘭克福的航班。原本正常的時候,我們都會很開心被抓飛的好班,心裡也會很期待到了當地之後要去哪一家餐廳吃什麼美食,或是再去踩哪個景點。

 

不過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很嚴重的非常時期,這個時候要上班,卻也讓人心情七上八下,不禁緊張起來;因為疫情的關係,公司的政策是不允許組員離開飯店。也就是說人必須要在飯店閉關三整天,完全不能出門,連隔壁的超市都不可以去,更別說還想跑去哪裡遛達了。

 

現在打包行李廂變得很單純樸實,一套睡衣、一套運動服,也用不上其他衣服了。但最重要就是要行李要裝一大瓶酒精、消毒抗菌紙巾、護手霜等,消毒會要用到的物品。另外,也要準備零食、泡麵、瑜伽墊,準備要關在房間裡抗戰,因為直接到啟程回香港那天,才會踏出房門了。

 

上班前,公司每個人發了口罩和一副護目鏡,每個人戴上之後,就好像是特種部隊一樣,心情也頓時戰戰兢兢起來;畢竟執勤的氣氛,已經和從前大不同。以往,前往歐洲的班機上,都是充滿歡笑和吵鬧,現在幾乎沒有聊天的聲音,只能聽得到飛機轟隆隆的引擎聲。

 

在這個關鍵時刻,機上就如同戰場,需要面對生命上的威脅。今天整架飛機也只有60 個乘客,經濟艙大約40 多人,商務艙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幾個人。當時按照規定要發「健康申報表 」給所有的乘客填寫。填寫完之後,組員要把收調查表收回來,並檢查看看是否有特殊情況。

 

結果⋯⋯看到有兩位客人,從疫情高風險的國家出發也就算了,問卷上有一題問:「你是否曾經出現體溫超過37.5 、咳嗽等症狀?」客人居然回答:「 YES ! 」看到調查表的臺灣同事心裡出現第四聲的罵聲⋯⋯」香港同事則是:「Diu⋯⋯」大家都不寒而慄,非常的忐忑不安,深恐自己就會是被病毒看上的下一位。一整趟飛行下來,只要手摸過的東西,包括廚房、廁所等等,一定會消毒一次;同事之間也會相互的確認護目鏡和口罩,有沒有戴好戴滿。

 

好不容易飛了11 個多小時到了德國,有三整天的休息時間。拿了分配好的鑰匙,一進到房間,大家以為就可以放鬆癱在床上休息嗎?不不不,當然不能掉以輕心。先是再度撐起要掉下的眼皮,花了一小時的時間,先把整個環境大消毒。

 

從洗手間、床、書桌、房間每一處都要擦過一次才行。另外從飛機上帶下來的東西,像制服、行李箱、手提包,也都不能放過。一路上從飛機到飯店,手已經消毒消到快破皮,終於可以躺下來休息睡覺了!但也是膽戰心驚的⋯⋯

 

我心裡想:「德國這樣的好班,之前是人人搶著想要做的,但曾幾何時,也變成大家避之唯恐不及,一點都不想待著的地方呢?」不上班沒錢賺,上班也是冒著超大風險,但為了生活還是得要硬著頭皮上。

 

同來自臺灣的空服員打電話過來聊天殺時間時,她說:「還好有家鄉帶來義美小泡芙慰藉身心靈,不然我真的會崩潰,我一點都不想待在這裡,現在只想趕快回臺灣。」電話中她的聲音帶著一點無奈與有氣無力。

 

疫情嚴峻的時候,第一線的空服人員和醫療人員們,都是冒著極大的風險在工作,同時也須克服內心的恐懼。面對隨時有機會就成為下一個確診者的風險,他們身上所承受的壓力,是旁人無法想像的。如果你身邊剛好有朋友,是這些高風險的工作者,可以給他們一些鼓勵,這些溫暖的加油打氣可以給予他們更多力量!

 

本文摘自《空姐報報Emily Post 比淚水更美的是,重新開始的勇氣與自信》/ Emily 朱芃穎/本文由布克文化出版授權提供

●以上言論不代表東森財經立場

(封面示意圖/Pexels)

更多東森財經新聞報導

今增2例本土「都在北市」 20多歲女陪病採檢確診

「3+11」報告惹議!隻字未提范雲、破口 蘇貞昌回應了

今增2本土「全在新北」1例為幼兒園群聚

我嚴防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增2例本土 添6例境外移入、無人死亡
機組員確診原因揭曉 入境美國脫口罩採檢染疫
幫四叉貓驗抗體 禾馨診所疑違法 衛福部回應了
染疫夫妻隱匿足跡 拒繳罰款財產扣押
莫德納混打高端學理可行?蔡壁如轟陳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