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迎「非常大賽」 體育致命吸引力

·6 分鐘 (閱讀時間)

雖然歐洲國家盃足球賽落幕了,不過全球人透過直播目睹了英國溫布萊球場擠進六萬多名球迷,全數未戴口罩,更激動吶喊高歌,世衛組織(WHO)科學家直指,這是「毀滅性」的感染風險。另外,有數據指出,歐國盃十一個主辦城中,已有至少八個城市出現疫情反彈的狀況。為了足球,生命也可拋?世人感到不解,肺炎疫情之病毒還在全球蔓延下,歐美足球大賽延期後照辦了,馬上七月底東京奧運會拖了一年後也將開幕了,體育確實存在致命的吸引力!

世界衛生組織(WHO)COVID-19技術負責人范科霍芙推文譴責,歐國盃決賽湧入幾萬名觀眾,所有人在擁擠的環境中,不戴口罩、尖叫、吶喊或高歌,這對防疫而言具有「毀滅性」的風險,「我們應該享受眼前的(病毒)傳播嗎?」不管是剛結束的歐國盃或美洲盃足球大賽,還是即將開幕的東京奧運會,這些可說是當前世人得面對的「非常大賽」。

歐國盃決賽六萬人在溫布萊球場觀戰.
歐國盃決賽六萬人在溫布萊球場觀戰.

當2020年開始,全球陷入肺炎疫情的病毒蔓延威脅中,很多受世人矚目的體育競賽被迫停辦,不得不延期再續辦。人們這時才感覺到只有當某些事物消失的時候,才會意識到會有多想念它。也只有當你我身邊的事物忽然沒有了,你才會明白,世界改變了多少。

過去那一年內世人深陷於當前疫情侵害生活的現實裏,究竟那些被取消的頂尖體育賽事,與當下更廣泛的病毒危機相比,孰重要?

要知現代的地球村裡,體育運動已漸成了人們生活的一部分,體育競賽不管參與者或觀看者,可以在我們的生活裏擔當很多的角色,它帶給我們激動,也帶給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體育還是一種逃離,讓我們暫時遠離那些嚴肅的事情,一場對陣,一段競爭,或者一次小小的與自己較勁的掙扎,那些時光會令我們感覺好一些,有時也可能會令我們感覺更糟糕,但是在過程當中卻幫助我們忘卻那些生活裏更大、更真實的掙扎,那些我們覺得無力掌控的事情。

人們也可說,體育是一種習慣,搭建著我們每日、每週的生活。體育像是一本日曆,像全球兩大規模最大的盛會,世界盃足球賽及奧運會,每四年一輪在全球發燒,而且很有規律地每相隔兩年各自上演。

體育運動比賽它有歷史,有組織,有時間線,更伴隨著無數的比賽故事,由場上的運動員用他們一生的奮鬥過程,寫下的一段接一段的人生激勵真實故事,留傳人間。

歐國盃球迷沒戴口罩又打赤膊觀戰。
歐國盃球迷沒戴口罩又打赤膊觀戰。

如今,在一場跨越全球大流行的肺炎疫情病毒也在燃燒前進的軌跡中,於是體育又成為了人們窺探世界的棱鏡,試圖去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它又意味著什麼。

對於在英國的大多數人來說,此前的新型冠狀病毒感覺上更多是一次理論上的襲擊,它還不是切身感受。直到那些我們早已習以為常的習慣被全面打破,直到那些逃離的路徑被堵上了,他們很多人才剛剛開始明白,或許真的發生了大事情。

於是過去曾有逾一年當中,取消體育比賽這種看起來雞毛蒜皮的事情,對生活的影響不僅限於那些本來要參加比賽的財團單位,還有那些依賴著它的工薪階層,當比賽停止時,自然這些群組感同身受。

防疫封閉期沒有比賽的日子裡,體育不重要嗎?但它也可以很重要。它是很多人體驗社群的方式,站在一個體育場裏,陌生人圍繞在周圍,大家都穿著同樣的顏色,唱同樣的歌,這時候你能夠感覺自己就屬於那裏。一旦比賽停了,又可能將給人們一種很久以來都沒有過的空虛感。

而當一切恢復正常的時候,各地體育比賽的回歸,將會是最早的信號之一,也會是人們真正歡慶的地方。

一百多年前,體育競賽成了促進全人類和平共處的賽會,才有奧運會的誕生。而戰爭也曾迫使奧運卻步,才會導致1948年的奧運會,與前一次奧運舉辦被迫相隔了12年,但是它也同樣承載著一種共同的渴望,人類應向前走,而不是向後看。

如今疫情迫使2020歐國盃足球賽延後一年,當比賽恢復的時候,人們又可以再次像一群快樂的球癡一樣互相擁抱。那些習慣,那些日子,一切又重新回來了。但是病毒仍在身邊,人們都不怕嗎?世界衛生組織指出,歐國盃開賽以來,球迷在舉辦城市的賽場、酒館觀戰,這樣的人群聚集令當地的新冠感染率又上了。

為了阻止新冠疫情的擴散,倫敦溫布萊球場現場採取了一定的社交隔離措施,同時每個進場觀賽的球迷都需要提供至少早於比賽日14天的兩針疫苗接種完成的證明,或者48小時以內的新冠病毒快速檢測陰性證明。

歐國盃決賽義大利球迷擠在一塊未戴口罩喴加油。
歐國盃決賽義大利球迷擠在一塊未戴口罩喴加油。

但是歐國盃觀賽現場還是存在一定的隱患,天真樂觀的歐洲人在進場排隊的時候都需要戴口罩,但是進場坐下後就沒有人戴了。因為每個人進場的時候都持有48小時以內的新冠病毒檢測陰性證明,他們似乎對疫情的傳播並沒有過多的擔憂。

未來新冠疫情還會長期存在,但人們總會找到辦法實現他們對足球的喜愛的,運動員會繼續訓練準備參賽,而球迷也會想辦法觀看他們喜愛的運動。

像匈牙利的普斯卡斯體育場是舉辦這次歐國盃比賽的11座球場中最新的,竣工於2019年。普斯卡斯體育場也是本屆歐國盃與溫布萊球場僅有兩座開放了100%容量的球場,最多可容納6萬多名足球觀眾,所有的設備都很完善,隨處可見乾洗洗手液,基本的防疫工作都做得不錯。

歐國盃延遲了一年,最終得以成功舉辦,對所有的足球粉絲來說意義重大,也給世界上所有體育運動愛好者帶來了希望。無論如何,即便新冠病毒長期存在,人們對足球的熱情也不會改變。現在新冠病毒的變異株也在不斷地出現,但人們總要想辦法繼續自己的日常生活。

在防疫人人有責的前題下,如今席捲地球村的體育賽會又強力吸引著人們,為了難捨的足球,為了體育盛會,就讓人們「疫」起仍好好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