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陸生再次被霸凌

(Rosen/陸生)
·7 分鐘 (閱讀時間)
申請入台手續加上14天的隔離檢疫,讓陸生無法在開學時間前回到學校上課,圖為陸生結束14天防疫隔離,終於出關。(本報系資料照片)
申請入台手續加上14天的隔離檢疫,讓陸生無法在開學時間前回到學校上課,圖為陸生結束14天防疫隔離,終於出關。(本報系資料照片)

至於那些質疑、謾罵陸生的聲音,空竹覺得,「一些大陸人不瞭解台灣和陸生的生存環境,他可能覺得台當局近些年的做法有點『荒謬』,所以把自身的某一些憤懣的情緒轉移到陸生身上。」同樣的,在台灣,因為很多人甚至根本沒去過大陸,只能透過網路、媒體瞭解那個「被建構出來」的大陸的事情,有的台灣人可能會產生不理解或不滿的情緒,也可能會把這些情緒發洩到陸生的身上。

面對面感受到溫暖

「我真正地來到了台灣,看到了這裡的社會狀態,接觸到一些不同觀點的同學,瞭解他們為何會形成現在這樣的觀念,雖然可能我們立場不同,但我們都是在友善交流的。」空竹強調,「陸生在台灣受到了一些不公平的對待,但是我們在台灣也感受到了非常多的溫暖,感受到非常多不一樣的體驗、不一樣的風景、不一樣的文化。」

陸生D同學也表示,「面對那些質疑,我不在意。很多在網上批評陸生的人,可能一輩子都沒來過台灣或沒去過大陸,但我來了,我相信我看到的、我瞭解到的,別人說什麼,都沒關係的,不要理會就好了,他們在網上敲碎鍵盤也不會真正傷害到什麼。現實生活中,我身邊的、我所有認識的台灣同學,他們對陸生都沒有太大的歧視和偏見,不會在意你的身分,不會說因為你是陸生就不跟你來往。」

陸生們身體力行地努力推動兩岸的友好交流,大多數的台灣人也非常友善溫暖,可是,在感受到台灣人,尤其是鄉民們,近些年來越來越強烈的「仇中」情緒,陸生很多時候總是無奈、無措的。即使陸生們內心深愛著台灣,和台灣人一樣,都想要好好呵護、珍惜這片土地,守護這裡的和平靜好,但是,當他們「陸人」的身分暴露了,他們在某些激進的、深綠的台灣人眼裡,就永遠是這片土地上最應該要被驅逐出境的「異族」、「侵略者」。

政府藉防疫築心牆

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在網路上,兩岸這種「撕裂」似乎到了快要分崩離析的地步。

疫情之下,台當局起的不只是防疫高牆,更是人們內裡的心牆──「逢中(陸)必反」幾乎成了集體共識。防疫也是如此的,「似乎『陸身』就是病毒」,陸生Nick調侃說,「我有同學,一整個學期都在歐洲交換,2019下半年開始就沒回過大陸,他2020年2月初想從歐洲直接入境台灣的時候(當時針對『陸人』的禁入令已經發布了),被拒絕了,因為他拿著中國(大陸)護照」。

對於台當局歧視「陸人」的防疫政策,陸生Kira也表示出了強烈的不理解,「只要是大陸人,即使近期沒踏足大陸也不能返台,太可笑了」。不分「旅遊史」,只是按照身分證地區就「禁入」,陸配和台灣老公一起從大陸回台,按理來說兩人被感染的機率是一樣的,但是,拿台灣護照能入境,陸配拿大陸護照無法入境,「這,就是台灣當局被當地民眾高呼『世界領先』的防疫手段?!」

捍衛權益卻被歪曲

一隻腳在大陸,一隻腳在台灣,隨著兩岸之間的對立情緒愈演愈烈,陸生感覺自己也快要被撕裂了,掉入台海的萬丈深淵裡面。

疫情爆發後,台灣對於「陸人」的限制入境彷彿是突如其來的,並沒有一個提前的「預警」。有陸生放寒假之前就買好了1月26日返台的機票,當天降落在桃園機場,才忽然被告知禁止入境了。無奈之下,只能在機場當場再買一張票,飛回大陸。

在大陸人剛開始被限制入境台灣的時候,陸生們努力想要爭取的,不是不配合進行檢疫措施,而是反對明顯帶有歧視大陸性質的、不合理的防疫規定。陸生發起聯署的貼文內容,公開在學校的臉書社團上,「就有台灣同學留言問我,為何非典和新冠都是從中國開始擴散的?……波及了全世界那麼多的無辜生命,中國人沒有良知的嗎?為什麼還好意思活著?!……你一個人道歉有什麼用,道歉就能讓病毒消失、讓人死而復生嗎?!……」Nick說,疫情之下,或許大家都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了,「像1月底2月初時候,我們都害怕武漢人,看到『鄂A』車牌都要報警;放到世界上,可能大家都恐中,覺得從大陸出來的都帶毒。陸生們捍衛自身權益的行為,被台灣網民們歪曲、揶揄是在『故意向台灣輸出生化武器』、『故意要把病毒帶來台灣』……」說到這,Nick嘆了一口氣,網路上這些敵意令人不寒而慄,他無力再繼續列舉下去了。

在資訊高速流通的現代社會,各類資訊觸手可得,但似乎,人們接收到的內容反而變得更加單一化。台媒對於大陸的報導,大多都是負面傾向的,這些負面的資訊,不斷堆疊建構出一個長期以來在台灣民眾心目中對於「大陸」的刻板印象。以至於在疫情來襲時,除了台媒的報導,一些台灣人即使通過不同的渠道獲得大陸疫情的相關資訊後,也會選擇順著這種刻板印象的框架,情緒性地、片面地、去脈絡化地(甚至是帶著惡意地)解讀。疫情之下,網路上充斥著眾聲喧嘩的霸凌狂歡,台灣網友們以言語霸凌大陸、霸凌陸生為樂。

「可能網路會把人們的戾氣和情緒都放大了吧」,Nick強調,陸生不能只是把自己困在網路裡面,「在現實中,我們接觸到的台灣人,其實大多數都還是很友善的。」具體到日常的學習生活里,陸生們感受到了很多來自朋友、老師、同學們的關心。疫情之下,台生與陸生之間會傳訊息互相報平安,台灣人也很想瞭解大陸目前具體是什麼情況,而不只是片面地相信台媒上刻意渲染的那種「人間煉獄」的妖魔化慘狀。一些大學教授也會公開為陸生發聲,希望台灣社會能放下對大陸的偏見,真正做到對人的「平權」與「尊重」。

被刻意強調的仇視

1月26日,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布「陸籍人士來台限制」,要求2月9日之前陸生暫緩入境。但是,隨著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的擴散,陸生返台的日程不斷後延,被「禁入」的時間長達200多天。

一些台媒至今仍把「新冠肺炎」寫成「武漢肺炎」,似乎刻意在強調一種「敵對」與「仇視」。(《求學台灣,半是蜜糖半是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