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指揮中心「戒嚴」 該解除了

翁曉玲
·4 分鐘 (閱讀時間)

當世界各國陸續開始施打新冠疫苗之際,台灣新冠疫苗採購一事卻波折不斷、尚未定案。究竟何時能順利採購到疫苗?有多少數量?何時開始施打?至今中央疫情指揮官陳時中始終說不清楚。一旦被媒體逼急了,就推說是外力介入,暗指中共搞破壞。總之,所有障礙都是別人造成的,政府一點責任都沒有。

陳時中部長類似這般極具意識形態的詭辯說詞,從他去年當上中央疫情指揮官以來,民眾早已司空見慣、習以為常。「防疫不忘反中」,美國有川普、台灣有時中,舉凡病毒稱謂、口罩來源、陸籍人士、篩檢技術乃至新冠疫苗等,只要是與大陸沾上邊的,陳時中就另眼相看,從沒給過公允的對待。

然而,大陸在這次新冠疫情控制上就毫無可取之處嗎?她是第一個發現新冠病毒、第一個實施封城、率先興建大型方艙醫院並實施全國普篩,同時成功研製疫苗和提供非洲地區疫苗的國家。大陸的抗疫表現受到世界衛生組織的肯定,許多國家也都效法其抗疫模式,平心而論,他們的防疫和公衛專業並不差。

現在全球已有60多個國家開始接種新冠疫苗,且接種人數遠超過感染人數,而台灣眼前只有COVAX平台分發的20餘萬劑將抵台,其他採購案則是「只聞樓梯響」。國內公衛專家預估全球可望於10月解封,但以目前台灣疫苗短缺的情況來看,有可能跟得上第一批解封隊伍嗎?台灣向來自詡為全球防疫模範生,但在不普篩又無疫苗的情形下,極有可能成為全球解封的例外。

這次疫苗採購失利,再次顯示民進黨政府在外交與商業談判上的無知與無能。民進黨政府執政以來,最大的問題就是將公共行政與政治混為一談、扭曲法治和一言堂式的治理,以致整體施政帶給民眾的觀感就是政治掛帥、決策黑箱和缺乏論述。僅以疫苗採購和拒買陸製疫苗為例,疫情指揮中心做成決策的機制為何?誰有權決定疫苗買與不買,和向誰買?目前經世衛組織認證的各款疫苗,其安全有效性為何?又有何科學研究證明近20個國家接受、預期有上億人接種的陸製新冠疫苗有安全疑慮?如此重要攸關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疫苗政策議題,疫情指揮官陳時中總是輕描淡寫、語焉不詳的幾句話帶過,完全漠視人民「知的權利」。

這次疫情,台灣雖未如日、法等國宣布緊急命令,但《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實質上已取代了緊急命令,效力甚至超越了緊急命令。尤其在該條例中被高度授權的中央疫情指揮官,在政治現實上,已媲美最高領導人的位置,他得實施任何他認為「必要的應變措施及處置」,而不受其他法律限制,這包括了是否公布染疫人士的足跡和醫院資訊、開放陸籍小明回台和購買陸製疫苗等決定。

一般國家實施緊急狀態,通常是限時短期間,以數周或數月計時,必要時得經國會同意延長或重新啟動。反觀台灣疫情緊急狀態,依前揭《特別條例》可連續長達18個月,而且依《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實施辦法》第11條規定,指揮中心只有「主動」報請行政院解散,卻沒有「被解散」的機制;換句話說,除非它自願解散,否則無人可撼動其地位與權力。

台灣實施「疫情戒嚴」的期間太長了,長到疫情指揮中心似已忘記它本是一個臨時性、任務型組織編制,它的指揮權力應只限於發生疫情緊急狀態,而非疫情常態。春節前的一場寒流來襲,短短48小時內就有126人猝死,這數字是台灣目前死於新冠肺炎人數9人的14倍之多,這還不構成緊急狀態嗎?阿中指揮官該知所進退了,台灣人民自我保護和防疫意識的高素質表現,足以讓一切回歸正常,回到法治社會常態。(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