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更需要吸貓擼狗!中國「牠經濟」發燒 市場規模逾2000億

旺報石詠琦
·5 分鐘 (閱讀時間)
哈爾濱一家主題餐廳專門為寵物準備了就餐區。(圖/中新社資料照片)
哈爾濱一家主題餐廳專門為寵物準備了就餐區。(圖/中新社資料照片)

這裡是北京西邊的一個文創區,因為靠近地鐵站,假日的人潮還算不少,文創區面積很大,裡面除了有畫廊和咖啡屋,還有各式餐廳,生意也不錯,尤其是網紅打卡的一家貓咖啡和柴犬餐廳,更是大人小孩必來之地。貓咖啡裡面不供應吃食,只有輕食和飲料,基本消費人民幣100元;柴犬餐廳供應簡餐,重點是客人可以每天上直播。

服務員清一色都是愛寵物的小年輕,他們輪班幾乎24小時負責看守店裡的寵物,從進門安排客人換掉鞋子或者穿上鞋套,到提醒客人皮毛會沾黏在貴重的衣服表層,還有貓咪或狗兒太親近也許會嚇著孩子們,一直到不要隨便給寵物餵食等等,當然還有不為人注意的為寵物清理「個人衛生」。

以往,當寵物商店還沒有大流行的時候,這些寵物主人們多半是把這些寶貝養在自己家裡,十幾隻貓或者十多隻狗;也有的人放在街上的某些寵物店裡面買賣,但現在可以多元化或多角化經營之後,這些身價不斐的寵物們都可以直接進店當作寵萌癒療工具,為心情不好的或者想增加親子關係的人們,找到一個樂園。

經營企業跨國交流參訪的王總就是一例,以往生意風生水起的時候,來這裡只是為了宣洩一下和老公之間的小矛盾或小摩擦。新冠疫情之後,跨國生意歸零,顆粒無收,來這裡是為了紓解鬱悶的心情。他說,只有看看這些乖乖牌跳上跳下的萌樣子,才會紓解片刻心中的愁悶。

2020上半年百業蕭條,「到店擼寵」的行業卻一枝獨秀,甚至當其他餐廳都關門停止營業那些日子,「牠」經濟還是扶搖直上,甚至越來越旺。據統計,單是上海和北京就有3千多家先後展店,這還不包括其他除了狗貓寵物為主題的「擼寵店」。那些可以駕風馭行的各種寵物世界,更是狠賺了一筆不能在家養寵物,但是需要「牠」口袋裡的銀子。

山東聊城的「中國兔文化博物館」則是另一種營業型態,每逢假日,這裡就會舉辦「兔子賽跑」吸引百千人來玩。兔老闆除了養了幾千隻肉兔,有自己的兔肉加工廠,還特地從國外買了二十幾種超萌的兔二爺,給它們預備了四個長長的賽道,開始真正的賽跑遊樂節目。當然家長們會在活動之後買點產品回去,例如冷凍兔肉回家去做兔肉火鍋。

有了寵物,無論在家養著還是店裡看著,總是要處理生老病死的問題,獸醫師和寵物美容師也就開始變成稀缺人才。獸醫資格證的考試相對開始變成社會上吸睛的項目,即使是寵物護理員,簡簡單單一個月拿個萬把塊錢都不是問題。更專業一點的,例如可以給馬、給牛、給豬看病的,那當然就要價格另議了。至於一般街邊好一點的寵物店,貓狗小鳥都是會員制,採取包月的方式美容。此外在北京,還有寵物護理培訓學校,專門培養寵物美容師和訓練師。

眼尖的老闆們開始創立連鎖獸醫院,獸醫院的設置其實與普通醫院差不多,需要有足夠的資金才能買先進的醫療設備,還要有專業的獸醫師和護理人員,並不很容易。收費當然是一個字:很貴。以一般寵物體檢來說,至少每年做一次,也要一兩千元,更不用說是看病、住院或開刀,養一個毛孩子,並不比一個孩子便宜多少。

當然人們不會以金錢價值來衡量他們的「牠」,尤其是在疫情嚴重影響之後的社會,老百姓會認為人生無常,生命無情,懷抱一個寵物,很有慰藉感。和寵物說說話,它們似懂非懂,也能移情也能怡情,尤其是「擼」著狗貓的片刻,比擁抱人類還舒服;帶著孩子一起,還有著一種教育作用。

不過,寵物也是有危險性的,各種傳染病也可能藉由這些寵物帶給來「擼」的人們沒有想到的問題。自己在家裡養寵物有飼主可以負責,寵物店的各種來路不明的寵物是否有問題誰也沒有把握,像是前個禮拜,電視新聞就報導有一批「活螞蟻」被以寵物的名義進口,海關曝光之後引起大眾關心,為了爭取更多新奇有趣的寵物,是否還會有更稀奇古怪的寵物上場,就不得而知。

根據2019年1月淘寶的一項報告顯示,雙11的購物節當天光是寵物就有400萬單入帳,預估未來「牠」經濟在淘寶市場規模是500億,2020年的寵物市場規模是2000億。現在的年輕人上班壓力大,如果下班回家有個寵物可以「擼」,不但可以解壓,而且可以不急著生孩子。還有,很多年輕人無法留在父母身邊,就給父母養隻寵物,說是可以「治癒」心靈。

寵物攝影屋、潮牌服飾、寵物新造型和各種營養健身品的出現,也同時帶動這個千億產業的發展,更不用說還有更多的寵物殯葬服務和寵物保險行業也已經出現。未來,寵物繼承問題還很有可能成為新興的法律問題,帶動另一波「牠」經濟的延續。只能說,當社會有需要,人們也有足夠的經濟能力,「牠」的世界會比我們想像的更豐富、更有前景。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男因「湯裡多加一調味料」竟將室友斬首 辯稱:他挑釁我
女教師車禍後頭痛頻傳 5天後起床「頭竟能轉180度」看後方!
女用10公分熱溶膠條DIY 「插錯洞」貫穿膀胱緊急送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