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與戀愛】交友網站流量大增 單身者明瞭「我不想孤單地死去」

劉瑞芬
鏡週刊Mirror Media
疫情發酵,交友網站變得更加熱門,人類學家費雪也觀察到,人們約會的模式也出現了改變。(翻攝Pixabay,Adrian Enderlin)
疫情發酵,交友網站變得更加熱門,人類學家費雪也觀察到,人們約會的模式也出現了改變。(翻攝Pixabay,Adrian Enderlin)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社交疏離已成了人際相處的基本禮儀,但人們對約會的胃口反而更大了,不能面對面接觸?不打緊,只要有網路,照樣可以線上談戀愛。

數據顯示,美國許多交友app的流量大增,例如3月以來,OKCupid用戶竟然躍增至四倍之多。一名單身的紀錄片女導演分析,自己突然急著找男友的原因,是她理解到「我不想孤單地死去」。

近幾個月來,美國單身人士接收到的建議簡直匪夷所思:紐約市長白思豪建議,最好暫時先別接吻;白宮抗疫大將佛奇(Anthony Fauci)更露骨地告誡那些尋愛的人,交往程度最好停在保護級,「戴上口罩,你知道的,聊聊天就好了。」

儘管眼前任何陌生人可能都潛藏著風險,紀錄片導演兼作家拉札(Nayeema Raza)以自身經驗指出,目前約會的人反而更多,只是轉往虛擬世界了。

對人類學家費雪(Helen Fisher)來說,這場疫情改變了行之有年的約會方式,封城時大家困坐家中,可能感到寂寞、無聊、哀傷、恐懼,但彼此卻開始談話。 確實,沒有了酒吧、餐廳、家庭派對和春日烤肉大會,能遇見其他人的方式也只有透過網際網路了。

以長春藤名校畢業生為主要對象的約會應用程式 The League的影音快速約會功能,參與人數在宣布社交疏離後足足增加了一倍。

心理分析師Esther Perel解釋,這是因為危機是「關係的加速器」,在危機中,不快樂的婚姻會走上離婚,年輕愛侶則可能在第三次約會就倉促同居,單身者明瞭到一件事:我不想孤單地死去。

拉札在投書《紐約時報》的文章中寫道,根據金賽研究中心的研究,疫情當頭,所有人都變得較寂寞,但單身者則是最寂寞的一群,他們也本能地針對自己的單身狀態做出激烈的反應,渴望終結孤單。

本來很滿意自己獨身狀態的札拉才在週六和一位有趣的英國人共進晚餐,下週四又和一位帥氣的攝影師一起健身,不過都是透過視訊軟體Zoom。

戀人終究還是得在真實世界面對面,才能確定彼此有無化學作用。目前,確保對方不會對我造成威脅,似乎比身高、宗教等外在條件更重要。

復古的約會模式

真的見面後,兩人要做什麼呢?拉札說,接吻是驗證有無火花最有效率的方式,但可能也是最快感染病毒的途徑,因此,初吻恐怕勢必得延後,她和約會對象可能就是在保持6尺的社交距離下一起散步、聊天。

在Match.com擔任顧問的人類學家費雪說,「有趣的是,這現象並非前所未見,我的意思是,在珍奧斯汀的時代,你和某人上床前會先大量對話,在這段隔離期中,我們也見到同樣的事,戀人發生性關係,甚至見到對方之前,先有一段追求期,我真的覺得這是很正面的事。」

費雪估計,以後首次約會應該會變少,因為會有不少人在第一階段的影像聊天後就會神隱,「但第一次約會變得更有意義。」

《浮華世界》採訪了幾位定居紐約的30多歲女性,她們一致表示,希望在隔離期結束後,約會網站的影音篩選功能繼續保留,既確保安全,也節省時間。

川普開始催促各州復工,美國終將回歸正常,但約會已出現的改變是否會延續下去,目前還很難說。紀錄片導演拉札說,或許人們在約會時,會更審慎挑選對象,更按部就班,抱持的期待也更高。

目前已經少了很多干擾:沒有菜單、沒有侍者,也沒有群眾,只有兩個人隔著螢幕對看,「我們變得更善於傾聽、讀懂眼神,並夢想著如何和對方接觸。」

「讓我們誠實以對,倘若初吻成了某種禁忌,其實也多了些刺激,」拉札寫道。

資料來源:紐約時報、浮華世界

更多鏡週刊報導
【令人臉紅的大數據】你最深的秘密 交友app都知道
【疫情引爆流行語(下)】coronacation讓你搞不清今天是blursday了嗎?
【防疫獨行俠(上)】「日子總要繼續」 瑞典人滿意政府不封城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爭大廳空間 500人北車靜坐 台鐵7月提新案
這張罰單「字太美」燃起戀愛感 執筆警察竟是他
監院糾正工程廢土 意外發現消失96年「海米」 現蹤福隆
梅雨季白蟻「分飛求偶」 專家:和蟑螂較相近
中南部豪雨 北農菜價漲2成

【健康大調查】你的肺部健康嗎?

今日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