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造就更多新手爸媽!美國去年爆發一波小型「嬰兒潮」,15年來首見生育率顯著成長

新冠肺炎這幾年帶給全人類各種層面的衝擊,科學家曾推測,失業和傳染病大流行恐讓生育率降低,但實際結果卻正好相反—美國2021年出生的嬰兒比推估數量還要多出4.6萬。不過學者也觀察到不同種族和年齡生育率的差異,而且疫情雖然讓一些人提前迎來家庭新成員,卻也讓另些人被迫推遲生育二胎、三胎的計畫。

根據美國《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專文,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健康與福祉中心(Center for Health and Wellbeing)學者在2014年發表的研究探討失業對生育率的影響,以及新冠疫情爆發後,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也於2020年6月預測2021年新生兒人數會減少300萬至500萬左右,但新冠肺炎疫情反而使美國生育率提高,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NBER)10月公布的研究報告顯示,新冠疫情竟在2021年引發小嬰兒潮,這也是2007年以來美國生育率首次顯著的正成長,當年的新生兒最少比推估人數多了4.6萬。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多年來,許多學者和記者都在關注美國的不斷下降的生育率。根據人口學專家史東(Lyman Stone)2018年的研究,美國全國出生的嬰兒減少,對於產房的需求正在降低,教堂發現前來接受洗禮的嬰孩變少了,玩具店經營也變得困難。史東2021年初發表的報告則利用2009年至2019年逐年遞減的生育率進行估算,她主張如果美國的生育率維持2008年的水準,至今為止,新生兒總數會多出近600萬。

生育率之所以重要,一部分是因為許多美國女性表示他們生育的孩子比實際想要的還要少,如果他們能擁有理想的家人數量會是好事一樁;另一部分原因,則是美國人口持續老化。公民變得長壽當然是好事,但人口也需要平衡,如果國內年輕人不夠多,那麼勞動力便會不足,國家稅收減少,公共社會計畫因此延宕或規模縮水。年長者偏好穩定,如果他們位居高位,會避開風險較高的選項穩紮穩打;而擁護新想法和新科基的年輕人如果減少,整個社會就會較為抗拒改革。

新冠疫情影響下,大幅改變了全球許多企業的工作模式。在家上班,在家辦公,居家辦公。(Leonard Beck@Unsplash)
新冠疫情影響下,大幅改變了全球許多企業的工作模式。在家上班,在家辦公,居家辦公。(Leonard Beck@Unsplash)

新冠疫情影響下,大幅改變了全球許多企業的工作模式。在家上班,在家辦公,居家辦公。(Leonard Beck@Unsplash)

疫情改變生活型態,影響個人生育計畫

疫情剛開始的時候,生育率的確如上述學者預測出現縮減,不過規模有所出入。NBER的經濟學家發現2020年的生育率和疫情前比較起來的確降低,新生兒減少了7.6萬(2%)。不過美國在2020年3月才開始大流行,因此學者們沒有將生育率下降的狀況完全歸因疫情。事實上,生育率下降主要來自外籍媽媽生育率降低,而根據報告內容,美國籍媽媽對這個數字的影響「太小了,沒有統計上的意義」。

在那之後,生育率急速上升——但各族群的差異非常大,年齡、種族和教育程度對生育率的變化有著相當程度的影響。研究人員發現25歲以下族群的生育率上升幅度最大,這代表新冠疫情讓許多女性提早組建家庭,統計數據也支持這項論點:2020至2021年間,產下第一胎的人比預估數激增至少7萬,第二胎則多出1.2萬,不過第三胎或排行更後的新生兒數量卻比預估少了約4.5萬。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這些數據的背後,是養育年幼孩子的家庭面對生活驟變,不得不接受遠距教學且失去托育服務或者其他家人的幫忙,因而推遲生二胎或三胎的計畫。另一方面,也有許多人趁著防疫封鎖時期提早成為家長。25歲至44歲的女性大致上是希望生育的族群,他們在疫情期間的生產率顯著升高。研究人員假設這個族群更有機會在疫情期間保有工作,且順利轉換為居家辦公模式,疫情引發的經濟衝擊對他們影響不大,而生育也變成可行性更高的選擇。

不同種族差異 黑人女性生育率直線下降

然而不同種族的生育率出現令人驚訝的差異。在疫情大流行的前9個月,黑人女性的生育率一路往下掉,沒有反彈;相較之下,其他種族的生育率降低幅度輕微、或者沒有降低,甚至在2021年出現小嬰兒潮。轉換成數據的話,美國少了近2.3萬黑人新生兒,拉丁裔女性產下的新生兒比預估多出2.2萬,非拉丁裔增加4.5萬,亞太族裔則增加2300名新生兒。

其中一種解釋是,黑人之中非常多人從事基本服務工作(essential workers),且較少人取得大學學歷,這導致他們在疫情期間較難獲得居家辦公的機會,而黑人女性想要生育,便會比其他種族遭遇更多困難。不過這項推論並不完全合乎邏輯,因為拉丁裔也面對類似的挑戰,而且他們在疫情前生育率下降幅度最顯著的族群,但拉丁裔在疫情期間也出現了嬰兒潮。史萬特(Hannes Schwandt)是參與NBER研究的其中一位經濟學家,提醒報告中的種族數據是根據自我認同蒐集,因此不太精確,但同時他不認為這些限制足以解釋族群之間的生育率差異。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出乎意料的嬰兒潮值得慶祝,也值得深入研究,看看是否能借鑑於此,讓生育率出現更長期的增加趨勢。探討疫情嬰兒潮,首先會注意到這段期間人們花更多時間待在家裡,這固然是其中一項成因,但人們也不願意再度面臨「只能」待在家裡的非常時期,不過更加彈性的日程表和遠端工作,或許能夠鬆動家庭生活與工作事業互斥的概念,讓家長的育兒工作稍微輕鬆一些。聯邦政府投資托育服務,增加移民名額(招攬更多願意從事托兒工作的人),還有處理房價等民生支出問題,也有助於安心生育,進而提高生育率。

儘管提高生育率能夠解釋為,政府希望更多女性為了勞動力市場而讓他們的身體、時間和職涯都面臨危險,但另一方面,許多女性想要的孩子數量,其實比他們實際生育的孩子數量還要多,而且政府為了提高生育率而提出的政策也值得一試,因為它們能讓生活不那麼困難。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然而看看現實:今日低生育率不只發生在美國,表示各國鼓勵生育的政策並沒有收穫顯著成效,一項聯合國(UN)的研究報告就顯示,幾十年來許多國家的生育率都出現下降趨勢。基本上生育率要高於2.1,人口才不會隨著世代更替而下降,但世界上約一半的人居住在生育率低於2.1的國家,即便是社會安全網更加完善的瑞典、挪威等國家,生育率也在下降,顯然生育並不能完全簡化為一個國家的福利政策指標。

更多風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