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風暴下的大陸商人面相

丁學文/上海金庫創投管理合夥人
旺報

我們常說資本無國界,其實真正無所不能,沒有國界概念的是商人,難怪大家要戲稱商人無祖國。但我確實佩服他們的商業嗅覺以及窮則變、變則通的本事,在人類歷史的變遷中,無論天災人禍,甚至是大瘟疫,總是會有出人意料的商業模式橫空出世,讓我們眼睛一亮。一直有朋友問我,在大陸待那麼久,最大感受是什麼?我必須說,大陸企業家的商業模式創新以及不怕試錯的勇氣最讓我佩服,而且他們和台灣企業家那種按供應商角度決定企業發展的模式不一樣,大陸企業家追求的是需求的風向以及產品在中國速度加持下的堪用度,這是台灣企業家無論怎麼抓破腦袋也難以理解的重要一環。

台灣觀點

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商業板塊就有一篇文章「The anti-covid industrial complex 抗疫工業情結。」帶我們一窺了大陸企業這幾個月如何蜂擁投入防疫產品生產的熱潮,無論是釀酒、汽車、尿布,甚至火箭的製造企業竟然都正在更新生產線大規模的投入了防疫產品的量產。

改弦易轍 不過是小菜一碟

很多朋友都知道,在中國經營企業的第一步就是必須摸清政策的風向,上個月大陸總理李克強公開敦促大陸企業應該通過擴大或改造生產設備來增加對醫務人員防疫用品的持續供應。第一家舉手響應的就是來自四川省的白酒企業宜賓國美酒廠,早在2月4日之前,它的白酒廠房就進行了裝瓶生產線改造。現在,兩條裝配線每天可生產大約25萬瓶消毒藥水,當然,宜賓國美的首批200萬瓶消毒藥水將虧本賣給當地政府,然後由當地政府分配給老百姓,然後送往消防、員警等部門,最後就可以開始全價在大陸公開銷售了。

蜂擁而至的不是只有釀酒企業,按照大陸一家數據公司「天眼查」表示,疫情發生以來,全大陸已有超過3000家企業的經營範圍新增了「口罩,消毒藥水、防護服,測溫儀」等一系列的新業務。根據大陸紡織商業協會的估算,在各企業的跨界支援下,2月底大陸的口罩產能就已經從每天2000萬隻擴大到了1.8億隻,年增長了整整800%。但你知道,這些大量生產防疫用品的企業原本都是幹什麼的嗎?

我有個來自江西的朋友告訴我,他老家附近的江西新余金土地集團,在春節前就對一條飲料生產線進行了改造,改造後的生產線正式投產消毒藥水,日產量竟然可達15萬瓶。他老婆老家福建莆田的企業更厲害,當地本來沒有一家口罩生產企業,但為了解決燃眉之急,最後由政府出面組織當地的尿布生產企業全力生產口罩需要的不織布,另外的製鞋企業則負責生產口罩鼻樑條及耳帶等零部件。然後政府出面協調,短短一個月兩款改良後的樣品完成了檢測,並符合了國家標準。而這10家被指定的企業及一線員工更是一天分三班工作,日夜不停機。據說現在已成功實現了每天生產200萬隻口罩的目標。

大船調頭 不過是共襄盛舉

這還不打緊,2月6日,為抓緊彌補口罩這一重點醫療防控物資缺口,我們熟悉的富士康在集團龍華園區也首次導入了口罩生產線,打通原材料採購、設備製造、產品生產等全產業鏈,並很快順利實現了試產。

位在廣西的製車企業上汽五菱則從提出轉產口罩的方案到開始實施僅用了5天,日生產量預計能夠達到170萬個以上。我想急於轉型的台灣裕隆應該心裡會充滿羨慕嫉妒恨吧。但不止上汽,比亞迪也宣布了投入緊急生產口罩以及消毒藥水,國機集團、通用技術集團等國有企業也在研製生產口罩生產設備,預計很快可實現量產。

眾所周知,大陸有著全球最完整的製造業產業鏈條,是全球唯一擁有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220餘種工業品產量位居世界第一。

大陸可以3天出圖紙,7天出設備,10天出產品。因為大陸商人一向是消費者要什麼,政府需要什麼,他們就有辦法生產出來什麼。對大陸這種以市場導向的企業家而言,雖然疫情結束遙遙無期,但日子仍然要過,Covid-19越早被成功遏制,他們就越早有可能恢復營業。因為他們堅信需求現在備受積壓,疫情過後,生產線一定可以回復到他們最原始的用途,對這我挺懷疑的,除了疫情消停不知何年何月?曾經生產消毒藥水的工廠再回去做飲料,試問你敢喝嗎?

士農工商 怪不得排名末位

但話說無奸不成商,疫情之下,一隻小小的口罩也可以折射出社會眾生相。一邊是口罩產能不斷提速,另一邊則是假口罩銷售不絕於耳。3月10日,上海市市場監管局執法總隊對金力豐公司涉嫌銷售劣質口罩和假冒注冊商標的違法行為立案調查;3月9日,安徽一藥店老闆賣11萬隻假口罩獲刑;3月7日,山東破獲特大假冒偽劣口罩案。現場查獲偽劣口罩85萬多隻;3月3日,知名互聯網醫藥電商健客網創始人蘇展實名舉報自家平台賣假口罩還抬價,被廣州市場監督管理局立案調查;2月初,北京知名連鎖藥房康佰馨涉嫌在疫情暴發之際「知假販假」,購買了58萬餘隻假冒的3M牌口罩以牟取不法利益。作為防疫重要物資之一的口罩,近來各種醜聞不絕於耳。

人定勝天 從來都是偽命題

除了電商平台,微信群、微信朋友圈也成為假口罩銷售的重要途徑。春悸期間,一個奇怪的現象是:無論線下藥店還是淘寶、京東等,口罩都處於「無貨」、「少貨」狀態,但微信朋友圈裡的口罩卻越來越多了。今年2月,鄭州鐵路公安處聯手濟南鐵路警方破獲「2·5」特大生產、銷售假冒偽劣口罩案,累計繳獲假冒「飄安」牌醫用口罩32萬餘隻。其中,這些經過黑工廠生產的假冒口罩,通過微信朋友圈、微信聯繫買家以及物流郵寄、微信轉帳的方式進行了交易。

我覺得吧,商人的窮則變變則通我可以理解,但是Covid-19 爆發提醒著我們:要謙卑愛物以及尊天敬地。商人或許是聰明絕頂的一批人最適合的行當,但金融市場的搖搖晃晃已經在提醒我們後續還有許多我們無法預測的變數會接踵而來,小聰明永遠不等於大智慧,商人無良註定會被老天狠狠的甩一巴掌,現在只是時候未到,萬不可心存僥倖。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