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接種:與猶豫不決者交談的四個技巧

·10 分鐘 (閱讀時間)
要說服懷疑論者,溫和的建議比強烈的要求更有力(Credit: Getty Images)
要說服懷疑論者,溫和的建議比強烈的要求更有力(Credit: Getty Images)

關於是否接種疫苗,有些人非常猶豫。如何與他們討論接種的益處,研究人員發現了最佳方式。在這些艱難的對話中,有些事情應該做,有些則不該做。

在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首批Covid-19疫苗近一年後,關於疫苗的效力,可能不需要我來說服你。截至12月10日時,超過42.8億人接種了至少一劑疫苗,約佔全球人口的55.8%。

儘管接種疫苗的人數如此之多,但在你認識的家人或朋友中,也可能有某個人由於個人選擇而沒有接種疫苗,而且,這不是因為缺乏疫苗而無法接種。這些人通常被描述為狂熱的反疫苗者,他們自願拒絶科學——有人說,和他們的任何討論都是白費口舌。

當然,真相要複雜得多。的確,一些陰謀論者有意傳播錯誤信息,但這些人數不多但聲音很大的團體並不代表大多數尚未接種疫苗的人。

早在Covid-19疫情之前,全球衛生專家就將世界某些地區對疫苗的信心不足描述為一場「全球危機」,現在人們非常擔心這可能影響結束疫情的努力。一段時間以來,研究人員一直在尋找方法來幫助政府說服那些對接種疫苗猶豫不決的人們。不出所料,沒有單一的解決方案,但策略的一個主要部分是與那些猶豫不決的人交談和接觸。

事實上,許多對接種疫苗猶豫不決的人只是難下決心,科學家說,與他們交談可以幫助他們客觀認清事實。不僅僅是政府和衛生官員可以做到這一點。弗吉尼亞州喬治梅森大學的認知科學家約翰·庫克(John Cook)說,「社交線索至關重要,因此,讓我們的社交網絡了解我們的觀點可能會產生影響。」

朋友是否會採納你的意見取決於你的談話風格,但是,如果你用錯誤的方式陳述事實,是沒有意義的。

根據對有效傳播的多項研究,我匯編了一份清單,列出討論疫苗背後科學的最佳方式,以及應該避免的行為,並給出建議。

如果疫苗很難獲得,人們更有可能對疫苗猶豫不決(Credit: Getty Images)
如果疫苗很難獲得,人們更有可能對疫苗猶豫不決(Credit: Getty Images)

1,選擇說服目標

在任何領域,有效說服的首要原則是找到正確的受眾。最近的研究表明,我們許多人可能忽視了那些會對我們的信息做出良好回應的人。

印第安納州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in Indiana)營銷學助理教授克里斯托弗•貝赫勒(Christopher Bechler)最近發表的一篇論文,研究了人們對戴口罩等預防措施的態度。在一個實驗中,支持者有機會將一些可能有用的信息傳遞給有不同觀點的人。

參與者更有可能將目標鎖定在最強烈反對的那些人。然而,貝赫勒發現這些信息對這些人的觀點影響甚微。相反,這一信息更有效地改變了那些不太支持採取預防措施的人。「他們更容易接受這一信息,」他說。

個人立場對疫苗信息傳遞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康奈爾大學 (Cornell University) 社會心理學家、《你的影響力比你想象的要大》(You Have More Influence Than You Think)一書的作者凡妮莎·波恩 (Vanessa Bohns) 說,「我們更願意把別人的觀點從反對疫苗轉變為支持疫苗,但與已經傾向於這個方向的人交談,可以產生的影響會更大。」

2,謙恭的態度

有效溝通的第二條規則是我們要謙遜,因為我們試圖理解他人的觀點。

庫克說,「重要的是進行雙向對話,我們帶著同理心傾聽,真誠地去理解他們的反對原因。」庫克最近與人合作編寫了免費的Covid-19疫苗傳播手冊,「試圖通過讓一個人覺得自己愚蠢來改變他們的想法,不可能是一條成功之路。」

波恩表示同意。她指出,我們中的許多人可能也曾懷疑過自己——但一旦做出了決定,我們往往會忘記這一事實。「當我們試圖說服別人的時候,我們的堅定讓我們很難再去傾聽他們的意見。」

她說,坦承我們的擔憂,並解釋這個決定是如何做出的,會更有效。她說,「人們不喜歡有人在評判他們——我認為,當你的表達過於堅定的時候,別人就會有這種感覺。」「一種方式是告訴人們他們應該做什麼,另一種是告訴他們我們做了什麼以及為什麼做,這兩者間是有差別的。」

在關於說服技巧的書《你的影響力比你想象的要大》中,波恩提到了一項由馬薩諸塞大學洛厄爾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Lowell)的安·克朗羅德(Ann Kronrod)領導的健康信息研究。研究小組發現,在給出建議時,大多數人傾向於以命令的形式傳遞非常肯定的信息。然而,當接受別人的建議時,許多人對婉轉建議的反應更好。

疫苗
糾正錯誤信息的一種方法是簡單地介紹一些有用的事實,比如Covid-19疫苗試驗是如何進行的

在一項實驗中,一半的參與者被告知,「每天做五分鐘的腹部運動可以增強核心力量。你能做到的!」其他人得到了更有力的建議,「每天做五分鐘腹部運動,加強你的核心力量。一定要做!」一周後,克朗羅德的團隊詢問了參與者的身體活動情況。

那些已經對鍛煉持開放態度的人傾向於對這兩種信息做出良好的反應。然而,那些本來就抗拒的人,對溫和建議反應要好得多,而強有力的命令則明顯讓人反感。

3,個性化

當我們參與到這些對話中,並積極傾聽對方要說的話時,你可能會發現這些擔憂大多是實際的。最近的研究表明,獲得接種疫苗比較麻煩是猶豫不決最有可能的因素之一。如果這樣的話,你或許可以提供幫助,排除潛在的障礙,比如協助預約或安排前往接種中心的交通。如果在其他情況下,你可能會發現關於疫苗安全性或有效性的具體誤解,您可以討論(見下文)。

根據牛津大學臨牀研究心理學家希納德·藍貝(Sinéad Lambe)的一項研究,如果你發現自己正在與一個強烈反對接種疫苗的人交談,你可能會發現,對他強調接種疫苗對個人的好處是最為有效的。

今年早些時候,藍貝團隊招募了一萬五千多名在線參與者,並獲得了他們對疫苗接種的最初態度。然後,每個參與者被隨機分配一份關於疫苗的信息,涉及安全問題、集體利益(如減少傳播給他人的風險)和個人利益。

其中包括類似這樣的語句:「感染冠狀病毒可以嚴重破壞你的生活,即使你相對年輕和健康,你都無法確定你是否會重病或得上長期後遺症:多達五分之一的人五周後仍然無法痊癒;十分之一的人在三個月後仍有症狀。接種疫苗將你感染Covid-19的機率降至最低,所以你不必擔心病毒可能會給你帶來什麼……」

然後再次檢測參與者對疫苗的猶豫程度。

總的來說,事關個人利益被證明是最有說服力的,對於那些最初表現出最大猶豫的人來說,它甚至超越了解釋疫苗如何有益於個人和其他人的聯合信息。

藍貝說,她最初對這個結果感到驚訝,但與之前的研究相符。之前的研究表明,不願接種疫苗者往往對社會信任的程度較低。她說,「因此,他們可能會有輕微的排斥感,也不太可能受到集體利益的激勵。」

4, 描述散播混亂信息的方法

偶爾,你可能會發現一個對接種疫苗猶豫不決的人被錯誤信息誤導了。例如,常聽到的是臨牀試驗「太倉促」。在這種情況下,值得承認的是,在描述基礎疫苗技術的長期發展之前,對任何科學研究的質量提出質疑都是有價值的。在Covid-19出現之前,疫苗技術已經經過了多年的測試。你還可以探索Covid-19疫苗試驗的規模--有數萬名參與者、以及對副作用的持續監測。你也可以在網上查找圖表,顯示與疫苗相比,感染Covid-19的相對風險。

在某些情況下,解釋傳播錯誤信息的人背後採用的策略,可能也有幫助。例如,一種常見做法是,有人會用虛假資歷,讓他們的說法聽起來更可信,即使他們在相關領域並沒有專業知識。有時,壓力團體甚至會製作由假專家簽名的調查,以質疑普遍認可的科學觀點,並製造辯論的假象。

煙草業使用這兩種策略來削弱人們對越來越多禁煙科學證據的信任;最近,它們還被用來削弱公眾對氣候變化和環保的理解與支持。

談到Covid-19和疫苗時,一些江湖騙子聲稱比真正的專家更了解病毒學和免疫學,儘管他們沒有資格或可信的科學出版物來支持他們的邊緣觀點。(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心理學家兼溝通科學家約翰·庫克(John Cook)為這個現象製作了一個視頻(英文))。

如果人們已經在猶豫,就更容易促使他們接種疫苗(Credit: Getty Images)
如果人們已經在猶豫,就更容易促使他們接種疫苗(Credit: Getty Images)

你認識的一些人可能也接觸過一些可疑的報告,這些報告故意將相關性與因果關係搞錯。當世界上一半以上的人口接種了疫苗,一些接種者將不可避免地染上另一種完全不相干的疾病。強烈反對接種疫苗的人會誇大這些巧合,並聲稱疫苗和疾病之間存在某種因果關係。這種策略被用來暗示疫苗的潛在風險,而醫學數據證明嚴重的副作用其實非常罕見。

人們很容易被以這種方式製作的信息所欺騙。然而,庫克的研究表明,解釋這些欺騙技巧可以幫助人們減少相信錯誤信息,尤其是當他們還沒有對一個話題形成強烈的觀點時。這種方法有時被稱為「預防」或「預先揭露」,因為這種知識有助於保護人們在未來不會被類似的假新聞欺騙。

改變思想沒有萬無一失的方法。然而,遵循這四個建議,你可能會發現自己與遇到的人能展開更有建設性的對話。如果你成功地糾正了他們的誤解,他們可能會繼續說服其他人。「他們可能會成為疫苗的擁護者,」貝赫勒說。這樣,真相本身就會自動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