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護照今昔:從牛痘疤到手機二維碼

·6 分鐘 (閱讀時間)
Example of a vaccination certificate on a smartphone
手機上的新冠疫苗接種證明樣本

走出疫情,疫苗接種大規模普及必不可少,但疫苗護照呢?

什麼是疫苗護照?為什麼世界衛生組織(WHO)專門就此發佈立場聲明、表示現階段不贊成推行這種接種疫苗憑證?

隨著新冠疫苗大規模接種的鋪開,各地放鬆社交隔離措施,人們開始更多出行,夏季度假也提上議事日程,而新冠疫苗護照這個說法也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

所謂疫苗護照,更確切說是證書、證明,在出入公共場所或跨國旅行時被要求出示已經接種過疫苗的一張卡、一張紙,現在也可能是手機上的二維碼,相當於通行證或者入場券。

根據WHO記錄,目前只有一種疫苗護照,就是黃熱病疫苗接種證明,是一張黃色的紙質卡片。這張卡1969年經WHO批准採納,沿用至今。

"Yellow card" International Certificate of Vaccination or Prophylaxis (stock photo)
前往若干國家時必須出示接種黃熱病疫苗的「黃卡」,是目前唯一獲世界衛生組織認可的「疫苗護照」,1969年開始啟用。

疫苗護照的前世

最早的「疫苗護照」跟今天人們心目中的卡片、A4紙或手機二維碼截然相反 —— 是接種天花疫苗後胳臂上留下的疤痕。

那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天花疫苗已問世一百多年,但接種方式仍比較原始,要在胳臂上劃破皮膚滴入牛痘。接種後皮膚會紅腫潰破,過幾天會結疤。

美國當時爆發天花疫情,許多公共場所開始要求必須接種過疫苗的人才能出入這類地方,而胳臂上種牛痘留下的疤便是必須出示的「通行證」。

其實那時也有常規的紙質接種疫苗證書,但因為抵制疫苗和造假活動登峰造極,政府無奈之下被迫要求「亮出疤痕」,那張紙乾脆不看。

English physician Edward Jenner's first smallpox vaccination, performed on James Phipps in 1796
18世紀,英國醫生琴納(Edward Jenner, 中)發明了基於牛痘的天花疫苗。圖為1796年他給一個名叫詹姆斯·菲普斯( James Phipps) 的孩子接種

美國的天花疫苗疤痂護照

1899-1904年,美國政府醫療監管當局記錄在案的有將近16.43萬天花確診病例,實際感染病例可能遠遠不止這些。

大規模接種疫苗是當時遏制疫情惡化的主要手段之一。在疫情流行最嚴重的地區,公眾被強制注射疫苗,上班、上學、乘火車、進劇院,都必須出示接種證明。有些地方採取政府官員在警察護送下挨家挨戶上門接種疫苗。

對疫苗的疑慮、恐懼和對強制措施的反感,導致美國推廣疫苗接種阻力重重。

據美國媒體報道和歷史專著記述,當年有人組織反疫苗聯盟,散佈疫苗會感染梅毒等謠言,還鼓勵和幫助人們逃避接種疫苗,比如偽造接種證明,推薦願意出售健康狀況不適合接種疫苗證明的醫生,或者直接偽造醫生證明、兜售此類假證明,等等。

包括紐約、波士頓等疫情最嚴重的大城市負責疫苗接種的特勤人員最後乾脆不看接種證明,直接看胳臂上有沒有疫苗疤,一枚硬幣大小的圓形疤痂。

1901年,芝加哥拉什醫學院內科專家詹姆斯·海德在《大眾科學月刊》(The Popular Science Monthly)第59期上發表文章,提出把疫苗疤痕作為參與公共社會生活的唯一入場券、通行證。

他寫道:」進入公立學校、投票站、陪審團席位,以及政府或國家賦予的每一個職務、特權、利益和榮譽崗位的通行證上的官方印戳應該是接種疫苗(的疤痂)。「

歷史學家麥克爾·威爾利奇(Michael Willrich)在《天花:美國歷史故事》(Pox: An American History)一書中提到,各地的學校、工廠、政府辦公場所和海關入境處都把「新鮮疫苗疤痂」(接種疫苗不超過5年)作為通行憑證,如果沒有疤痕,當場強制接種。

1903年,緬因州頒布行政令,規定沒有疫苗疤的人不得去伐木場工作;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地區幾家鋼鐵廠30萬員工及其家屬都被廠主下令接種疫苗,以疤痂為證,沒有疤的立刻強制接種。

不過,要造假的人總會找到造假的方式。要出示疤痂?那就偽造疤痂。

Banner
Banner

印度的鼠疫疫苗護照

比美國的疫苗疤痂」護照「更早,還有印度孟買地區的鼠疫疫苗證明。

1892年,法國猶太裔微生物學家沃爾德瑪·哈夫金(Waldemar Haffkine)發明了霍亂疫苗,在印度加爾各答推廣接種收到不俗的效果。當時,世界歷史上第三次鼠疫大流行也已從中國蔓延到英國殖民地印度。

應孟買省長邀請,哈夫金去孟買協助抗疫。1897年1月,他在自己身上接種鼠疫疫苗成功,隨即開始在當地推廣接種。

當時政府面臨的一大難題也是疫苗接種憑證。尤其是在人流不息,嘈雜擁擠的印度教和伊斯蘭教朝聖地,一旦出現霍亂疫情苗頭,很快就會蔓延、失控,核查疫苗接種至關重要。

約克大學歷史教授桑喬伊·巴塔卡利約克大學歷史教授桑喬伊·巴塔卡利亞(Sanjoy Bhattacharya)2021年接受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採訪時,舉了孟買地區潘達爾普爾的例子。

那裏每年有大批朝聖者湧入,地方政府規定外來朝聖者必須出示已接種霍亂疫苗的證明,否則不得進入潘達爾普爾。

政府和鐵路運營公司、餐飲住宿業、寺廟和朝聖者代表每年就這個議題舉行一次具體的談判,確保這個規定得到實施。

A mock-up of a Covid-19 Immunity passport boarding card, passport and gloves on a suitcase
旅行箱裏除了護照和手套,還有一份模擬的新冠免疫登機卡

今日疫苗護照

巴塔卡利亞是世衛組織全球醫學歷史協調部門負責人。他說,到了20世紀中期,開始進入航空旅行時代,病毒在全球傳播易如反掌,使得疫苗和接種證明愈發重要。

1951年,世衛組織頒布了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Sanitary Regulations,縮寫ISR),將核查疫苗接種證明這一條納入其中。這份文件1969年更新,英文名改成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縮寫IHR,沿用至今。

目前,IHR規定入境前必須注射疫苗的傳染病只有一種,就是黃熱病,但世衛組織會根據不同國家/地區出現的疾病流行情況發佈建議,建議各國要求外國旅行者入境時出示相關的疫苗接種證明。

關於「新冠疫苗護照」,世衛組織2021年2月發表過一份報告闡明立場,表示現階段不贊同規定跨國旅行必須出示「疫苗護照」的做法,有幾方面的理由,包括法律、倫理、科學和技術層面的考慮。

Banner
Banner
Friends lower their face masks in a restaurant
Friends lower their face masks in a restaurant

英國政府正在考慮試行新冠疫苗護照計劃,希望借此進一步放鬆社交隔離、大型公共活動和國際旅行限制等防疫措施。

這份」護照「上除了接種疫苗情況,還包括有無感染病史等資料。

部分地區的劇院、夜總會、節慶活動和體育賽事將參與四月和五月份的疫苗護照試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