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溯源:中美再就「實驗室洩露」論交鋒 中國官媒批福奇「背叛」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在美國媒體援引一份情報報告,稱武漢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11月患病並送院治療後,中美兩國再就新冠病毒「實驗室洩漏」論激烈交鋒。

美國衛生部長澤維爾·貝塞拉(Xavier Becerra)周二(5月25日)敦促世界衛生組織(WHO)確保對新冠疫情起源的下一階段調查是「透明的」。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則批評美國「不斷炒作實驗室洩漏論」,並反過來指美國應回應德特裏克堡(Fort Detrick)生物基地的「種種疑點」。

這一事件還將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推入風口浪尖。這名美國頂級傳染病專家曾堅定否認「實驗室洩露」論的可能性,但他近期表示他不再「確信」這種說法。

中國官方媒體對此感到憤怒。在一篇評論文章中,以民族主義著稱的《環球時報》批評福奇「背叛了中國的科學家」。

研究員「患病」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周日(5月23日)援引美國情報報告稱,2019年11月,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員「出現嚴重病情」,並被送醫治療。這比中國報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早一個月。

報道說,這份此前未披露的報告提供了患病研究人員的人數、患病時間和他們去醫院就診的新細節,可能助長越來越多要求更全面調查新冠病毒是否從實驗室洩漏的呼聲。

《華爾街日報》稱,熟悉該實驗室研究人員相關情報的現任和前任官員,對這一評估支持性證據的確鑿程度看法不一。其中一人稱,這是由一個國際合作伙伴提供的,「可能具有重要意義,但仍需要進一步調查和證實」。

2019年年底,中國中部的湖北武漢首次報告了新冠疫情。疫情爆發後,有關病毒可能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說法便在社交媒體上甚囂塵上。

去年,美國時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支持助長了這種說法,但隨後,實驗室洩漏論被廣泛駁斥為陰謀論。全球的科學家和大多數主流媒體都形容這種說法沒有科學依據。

今年3月,世衛組織發表了一份與中國科學家共同撰寫的關於新冠疫情溯源報告。報告稱,病毒從實驗室洩漏的說法「極不可能」,而是「非常可能」通過另一種中間動物宿主從蝙蝠傳播給人類。

北京憤怒地駁斥了這份報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周一(5月24日)稱,武漢病毒研究所已經發佈了聲明,該所在12月31日之前未接觸過新冠病毒,該所的員工和研究生也保持「零感染」。

趙立堅稱,世衛組織專家組已在武漢參觀了各類生物安全實驗室。他還暗示新冠病毒可能來自美國的德特裏克堡實驗室。

「美國不斷炒作實驗室洩漏論,究竟是關心溯源,還是想轉移視線?」他問道。

美國促「透明」調查

不過,《華爾街日報》的報道並不是助推「實驗室洩露」論再度受到審視的唯一因素。一群具有相關經驗的世界知名科學家近日也在《科學》(Science)雜誌撰文,批評此前世衛組織報告沒有足夠認真對待這種假設。

「313頁的報告及其附件中,只有4頁提到了實驗室事故的可能性……在我們獲得足夠的數據之前,我們必須認真對待有關自然溢出和實驗室溢出的假設,」這些科學家寫道。

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澤維爾·貝塞拉周二(5月25日)在發送給世衛組織年度部長會議的視頻消息中呼籲對新冠病毒起源展開第二階段調查。

他表示,美國希望下一階段的調查將更加嚴格。不過,他沒有直接提及中國。

「2019新冠大流行不僅奪走了我們一年的時光,還奪走了數百萬人的生命,」貝塞拉在發表講話時說。

「新冠病毒起源研究的第二階段必須在透明、基於科學的參考範圍內啟動,並使國際專家能夠獨立地全面評估病毒的來源和疫情初期的情況。」

白宮周二表示,它預計世衛組織將「對大流行的起源進行專家主導的評估,而不受干預或政治化」。

周二,特朗普在發給《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的一份郵件聲明中試圖邀功。「這從一開始就很明顯,但我還是像往常一樣受到了嚴厲的批評,」他表示。「現在他們都在說:『他是對的。』」

福奇遭中國抨擊

態度似乎發生改變的,還有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總統拜登(Joe Biden)的首席醫療顧問福奇。他此前一直完全拒絶接受這種說法,表示相信病毒是從動物傳給人類的。

但他本月表示,他並不完全「確信」新冠病毒是自然發展的,他認為需要對其起源進行更多調查。

「我對此並不確信,我認為我們應該繼續調查中國發生了什麼,直到繼續盡我們所能找出到底發生了什麼,」福奇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

福奇的言論招致了中國媒體的猛烈批判。中國官方報紙《環球時報》在一篇情緒激烈的文章中指責福奇「背叛了科學、也背叛了中國科學家」。

中國官媒對福奇的攻擊與去年對他的正面讚揚截然不同。彼時,福奇多次公開反對特朗普政府對疫情的處理,中國官媒多次稱讚他的專業精神和講真話的勇氣。

中國媒體暗示,福奇的轉變或許與他近期遭到的美國輿論壓力有關。但文章稱,「不論福奇有什麼『苦衷』,這不是一個有尊嚴的科學家應該做的事情,而更像是一個軟弱的小人行為。」

兩周前,美國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在一次聽證會上聲稱福奇所在的美國國家衛生院資助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一項使病毒更致命或更具傳染性的研究,並且質問福奇是否認為應停止此類資助。

但福奇否認了該說法。「參議員保羅,恕我直言,你完全弄錯了。美國國家衛生院從未資助過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功能獲得性研究,」他說道。

與福奇的遭遇類似,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此前在提出需要進一步調查「實驗室洩露」論後,也被中國媒體和輿論質疑「叛變」。

今年3月,譚德塞在中國和世衛組織專家組發佈聯合報告後表示,世衛專家在獲取原始數據時遭遇到困難。他還表示,研究報告針對「實驗室洩漏極不可能」的評估目前還不夠充分,仍需進一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