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女十八年》劇情翻轉 不是夫家拋棄

程炳璋╱專訪
中時電子報
 ▲今年是黃毛宗百歲冥誕,她的骨灰與靈位被安置在佛寺內。(程炳璋攝)
▲今年是黃毛宗百歲冥誕,她的骨灰與靈位被安置在佛寺內。(程炳璋攝)

中國時報【程炳璋╱專訪】

五十四年前,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瘋女十八年》,敘述一名女子因遭丈夫拋棄而發瘋,被關在佛寺內受虐十八年,轟動一時。近一甲子後,瘋女的親妹妹接受本報記者專訪,她要求澄清,姊姊當初並不是被丈夫拋棄而發瘋,而且,被關在佛寺是因為她有攻擊行為,「她的遭遇是黃家人一輩子的痛」。

「我姊姊雖然一生坎坷,但生性樂觀,從未對夫家有怨言,跟電影演的有出入。」《瘋》片真實的女主角叫作黃毛宗,她過世後,骨灰與靈位已放在台南西港區信和寺內卅三年,唯一在世的親人妹妹黃烟也九十九歲了,她為姊姊澄清,生前並未受佛寺虐待,也沒有抱怨過夫家。

黃毛宗被關在佛寺的故事,在民國四十五年經一家地方媒體報導,被當時的電影導演白克發現,隔年根據報導改拍成台語電影《瘋女十八年》,造成轟動,民國六十八年再由導演徐天榮改拍成國語版的電影《瘋女十八年》同樣賣座。

黃烟回憶,當年電影播出後,引發各界追蹤真實女子住處,對姊姊的張姓丈夫(綽號「蚯蚓仔」)與家人傷害很大,外界把張男看成負心漢,因為張家的遺棄導致姊姊發瘋,也認為佛寺虐待黃毛宗。

由於社會輿論擴大,有兩位軍人到寺廟內查看,發現真的有個女人被關在寺廟內,回報給當時第一夫人蔣宋美齡,蔣宋美齡下令地方政府調查女子是否遭到虐待,她為此數度前往公所參加開會,並找來多位美國神父幫忙祝禱,並資助了黃家五百元。

黃烟說,姊姊從小被當童養媳送人,長大與養父的兒子「送作堆」,後來因姊夫娶二房,姊姊將孩子交給住在台南市區的姊夫撫養,她則回到西港區出家修行吃齋念佛。

父親黃前為西港區信和寺住持,將女兒留在寺內。黃烟說,「我與姊姊很投緣,經常一起談心,那時姊姊還很正常,從未抒發對夫家的不滿。」

雖然不知道姊姊發病的真正原因,不過黃烟認為「姊姊是因為幫人施法驅魔,自己反受其害中邪,才發瘋的。」她的說法與照顧黃毛宗數十年的信和寺八十六歲志定女師父說法一樣。

她說,黃毛宗受邀到民家施法,出發前有人告訴她不要去,因據傳那個邪靈很凶惡,但她執意前往,回來兩、三天就發病,開始無法認人、不時傻笑,頭髮蓬鬆,甚至會攻擊別人,看了好幾家醫院都無效。

黃毛宗發病後會無端攻擊鄰居,並且偷附近店家東西,甚至砸毀店家物品,讓鄰居十分困擾。當時西港民眾都會警告小孩不要接近某家寺廟,擔心遭瘋尼姑攻擊。

佛寺只好進行約束,一開始將她關在竹籠內,因為電影放映後,寺方承受壓力,再改建磚屋,讓她住在磚屋。

黃烟說,那時姊姊的情形很糟,沒人願意收容,全靠佛寺承擔壓力幫忙照顧。志定女師父說,她的兒子張阿濱與媳婦常來探望,也雇請看護照顧。這段內情與外界認為張家辜負黃女的認知不同。

黃烟也為張家人緩頰「雖然姊夫一直沒來看過姊姊,讓我很生氣,但姊夫曾說,雖然另娶二房,但始終沒有離婚,她就算發瘋仍是元配。」

二年前,黃毛宗唯一的兒子張阿濱因中風往生,去年她的子孫還到西港尋根,在信和寺內找到黃毛宗的骨灰與靈位,剛好也是滿百歲冥誕。

黃毛宗從三十多歲發瘋,到六十七歲往生,發瘋過程已不只十八年,一生故事成為地方傳奇,西港區地方文史者希望還原歷史真相,別讓張家後代背負莫須有罪名。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