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奇人蕭添益2】他前半生是人生勝利組 中年創業失敗妻離子散

鍾岳明
·4 分鐘 (閱讀時間)
看起來不苟言笑的蕭添益,在帶領我們登山時,展現了滔滔不絕、詳盡導覽的嚮導功力,也會插科打諢,發揮幽默感。
看起來不苟言笑的蕭添益,在帶領我們登山時,展現了滔滔不絕、詳盡導覽的嚮導功力,也會插科打諢,發揮幽默感。

蕭添益出生在宜蘭的小康家庭,父母忙著做生意,他在5個兄弟中排行老三,在家「沒人關注也沒人管」,因此從小在外成黨結派,「我喜歡成為小團體的頭,才不會被人欺負。」

他考進當時錄取率僅1%的台科大電子工程系,也一路擔任班代、學會會長,大學時加入登山社,擔任社會服務隊隊長,堪稱校園風雲人物,「我敢說,我是全校最有影響力的3個學生之一。」

當慣領袖的人偶爾也想主導訪談,談到過去常說「這不重要」就草草帶過。他大學室友王金國透露:「他從大學就是自信滿滿的人,企圖心強,對人生有規劃。當社會服務隊隊長時,領導2、300名來自各科系的隊員,舉辦多次偏鄉服務,就連野百合學運,他也是校際代表,很有領袖特質。」學運分子不走政治,反而踏入掙錢的行列,畢業後當宏碁工程師,又去美國念MBA,回國結婚生下一子,人生旅途一路向上,從高級工程師升到知名工業電腦大廠的研發副總,平步青雲。

40歲是他人生巔峰,事業順利,財力雄厚,他堅信人生藍圖就如產品路線圖,可以規劃管理,命運如工程,可以靠自己掌握;就像此刻他帶著幾乎沒有百岳經驗的我們,克服陡峭險坡和心理恐懼,一路登頂黑色奇萊。我們登頂後興奮異常,對比是他的面無表情,彷彿一切胸有成竹,皆在他規劃掌控下,毫無懸念。

蕭添益(左)說,他和夥伴洪華駿(右)參與搜救楊欣正(中),是因2組朋友分別傳訊給他,加上他的登山團因連日豪雨取消,才有空檔,這安排正如他的名字,是「天意」。(翻攝畫面)
蕭添益(左)說,他和夥伴洪華駿(右)參與搜救楊欣正(中),是因2組朋友分別傳訊給他,加上他的登山團因連日豪雨取消,才有空檔,這安排正如他的名字,是「天意」。(翻攝畫面)

創業遇挫 負債百萬妻離子散

黑色奇萊的峰頂是一片耀眼光亮,環顧四周視野遼闊,陽光如拍打在臉上的熱浪,我們正在細數中央山脈的各座山頭,一轉眼,雲霧瞬間捲起,眼前只剩一道白牆。我們旋即下山,整備揪緊的心緒,再度面臨數百米崎嶇陡坡和恐懼深淵,我們聘僱的協作(負責將物資揹到山上的人)說,這段短路普通人要花1小時,蕭添益只要30分鐘。蕭添益轉頭卻說,他只要15分鐘,說完揹起十來公斤裝備,蹦蹦蹦地跳下山。

畢竟他速度太快,沒人知道他確切花了多少時間下山;但確定的是,他從人生頂峰摔落谷底,只花了3年時間。

蕭添益大約15年前,參加台北國際電腦展。(蕭添益提供)
蕭添益大約15年前,參加台北國際電腦展。(蕭添益提供)

2005年他志得意滿地與人合夥創業,生產工業電腦系統;卻在2008年碰上全球金融海嘯,「我以為自己能撐過去,做好售後服務,留下好名聲。但我是錯的!當時若宣布破產,還能持盈保泰,結果我越撐越慘,至今還有好幾百萬元負債。」

2012年他收掉公司的爛攤子,放低身段重新求職,從副總、協理、經理,一路向下面試到顧問、資深工程師;但整個產業崩盤,「我原本年收入有2、300萬元,後來只剩十分之一,所有食衣住行都要重新界定。」人生確實不是產品線,說停就停,而是骨牌效應,失業、負債,妻子和他打離婚官司,爭財產、房產、扶養費。一下子妻子、孩子、房子、銀子全都沒了,他不願多談細節,只平靜地說:「一個墜落就一切歸零,我再也不相信生涯是可以規劃的。」

更多鏡週刊報導
【登山奇人蕭添益3】魯蛇在山裡找到歸屬感 他帶兒子克難環島展現父愛
【蕭添益番外篇】險被落石砸死,他的保溫瓶成登山幸運物
【蕭添益番外篇】歷經人生起落,在山林間坦然面對死亡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交部擬推「到北部過年」
民間自救 安心遊2.0每房優惠500元
環島電氣化 普悠瑪12月23日開進南迴線
戶政更新大當機 離婚卡19小時
台大醫研發胰臟癌AI偵測 揪出1公分腫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