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明「致命武器」而追悔莫及的四個科學家的故事

·8 分鐘 (閱讀時間)
Invento
Invento

創造出能夠改變世界歷史的東西應該極其振奮人心,但這四位發明家卻對自己創造成果懊悔到無以複加。

這是因為他們發明的並不是汽車、飛機或電燈這些造福人類、提升幸福的事物,而是會釀成悲劇的殺人武器,甚至是毀滅性炸彈。

也因此,那些殺人武器和毀滅性炸彈背後的創造者,雖然知識學問不同一般,但終其一生都被自己的良知所譴責。

本文所說的就是這樣四個對自己的發明懊悔莫及的科學家的故事。

1. 羅伯特·奧本海默(Robert Oppenheimer),「原子彈之父」

要說到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唯一在戰場上使用過的就是二戰期間的原子彈,而與原子彈的開發、製造和使用有最密切聯繫的科學家不是別人,就是羅伯特·奧本海默。

奧本海默是美國理論物理學家,也是曼哈頓計劃(Manhattan Project)的重要人物,該計劃最終研發出歷史上第一個原子彈。

羅伯特·奧本海默
羅伯特·奧本海默是曼哈頓計劃的重要人物

1945年7月16日,美國在新墨西哥沙漠中進行了被稱為「三位一體」(Trinity)的核試爆,試爆成功不到一個月之後,美國隨即在日本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據估計造成死亡人數介於15至20萬人。

在接觸原子彈的開發研究之前,奧本海默專注於亞原子粒子產生能源的過程,但當時國際間戰雲密布,他的科學研究職業生涯也因此出現重大轉變。

二戰期間交戰各國都在各自研究核裂變爆炸裝置,由於擔心納粹德國率先製造出核武器,愛因斯坦致信給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呼籲美國政府開展相關研究項目。

羅斯福總統批准研發原子彈,曼哈頓計劃成立,由奧本海默負責秘密武器試驗室,在他的領導下開始研究核裂變從天然鈾中分離出鈾-235的方法。

愛因斯坦和奧本海默
愛因斯坦和奧本海默

核武器歷史學家維勒斯坦(Alex Wellerstein)表示,「奧本海默在原子彈的研製方面有重大的影響,涉及原子彈設計的許多重大決定,他負有責任。」

「他親自涉及到整個過程的許多重大決定之中,包括位於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實驗室的選址。」

但是在美國對日本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之後,奧本海默對數十萬人死亡和更多受害者反覆表達遺憾和懊悔。

在廣島長崎原爆兩個月之後,奧本海默就辭職了,1947至1952年之間,他擔任美國原子能委員會顧問,期間他游說國際對軍備進行管制,並運用影響力宣揚控制核武器和核不擴散運動。

原爆
日本廣島原爆之後的空照圖

此外,他還強烈反對發展氫彈,但是他的努力並未成功引起美國政府重視。

當時正值戰後美蘇冷戰軍備競賽期間,奧本海默反對發展氫彈,反對核武競賽的言論,讓他被懷疑有共產黨傾向,最終導致美國政府撤銷他的安全許可,他也失去了政治上的影響力。

維勒斯坦表示,「二戰結束後,奧本海默對於未能促成國際軍備管制和阻止軍備競賽感到十分遺憾。」

在原子彈首次試爆成功的多年之後,奧本海默回憶表示,觀看試爆讓他想起印度《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的一句話:「我現在成了死神,世界的毀滅者。」

奧本海默
曼哈頓計劃由軍方主導,奧本海默負責科學研發

許多歷史學家認為,奧本海默引用這句話顯示他內心對創造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罪惡感,另外也有人認為這只不過是奧本海默親眼目睹試爆感嘆到其威力「超越世上一切」。

不論如何,奧本海默作為「原子彈之父」將永久為人所知。

2. 亞瑟·蓋爾斯敦(Arthur Galston)和橙劑

美國植物學家和生物倫理學家亞瑟·蓋爾斯敦在做研究的時候從來沒想過他創造出來的東西會被當成武器使用:橙劑(Agent Orange)。

蓋爾斯敦
蓋爾斯敦從來沒想過他創造出來的東西會被當成武器使用:橙劑

他的研究領域著重在植物荷爾蒙,以及光線對植物生長的效應。

1943年,蓋爾斯敦還是個研究生,他在研究加速大豆開花結果的時候發現一種名為2,3,5-三碘苯甲酸(TIBA)的植物生長調節物質,他發現這個成分可以刺激大豆開花,加速大豆生長。

但是,他也發現如果大量使用的話,可能會引起植物落葉。

他的發現並不局限在植物或農業用途,1955至1975年間,美國越南戰爭期間,因為越共游擊隊躲藏在叢林裏,美軍從空中不易發現其躲藏之處,於是利用該物質造出橙劑,從空中大量噴灑意圖使地面植物大量落葉。

橙劑
美軍在越南大約投放了2000萬加侖的橙劑

從1962到1970年之間,美軍在越南大約投放了2000萬加侖的除草劑,摧毀地面植物暴露出敵軍的據點和移動路線。

蓋爾斯敦對此深感不安,多次警告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有關橙劑對環境的巨大破壞,並指出除草劑也威脅人類健康。

橙劑最危險的成分就是二噁英(戴奧辛),能在受污染環境中存在數十年,會引發癌症,胎兒畸形,不孕,導致神經系統和免疫系統受傷。

蓋爾斯敦和其他科學家的警告最終促使美國政府展開橙劑的毒性研究,最後發現有害之後,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松下令禁用橙劑。

橙劑
橙劑會引發癌症,胎兒畸形,不孕等嚴重問題

蓋爾斯敦厚來表示,「我以前以為,只要不從事會有邪惡或毀滅性結果的科學研究,就能避免傷害社會,但是我現在知道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幾乎所有科學研究都可以被濫用或曲解。」

他說,橙劑就是「科學被濫用」的例子。

「科學是用來改進人類的福祉,不是危害世界,用科學發展軍事武器是不明智的。」

3. 米哈伊爾·卡拉什尼科夫(Mikhail Kalashnikov),AK-47步槍設計者

卡拉什尼科夫是AK-47半自動步槍的設計者,這是全世界最知名的突擊步槍之一。

卡拉什尼科夫
卡拉什尼科夫和他設計的AK步槍

1947年,卡拉什尼科夫設計出這款簡單輕便、耐用可靠的步槍,成為蘇聯制式軍用步槍,而許多前蘇聯友好國家也採用這款步槍。

AK-47步槍同時也是世界各地革命的象徵,在非洲的安哥拉、阿爾及利亞,以及亞洲的越南和阿富汗都用,還有拉丁美洲,例如哥倫比亞叛軍也都使用這款步槍。

在中東地區,巴勒斯坦一些武裝團體也使用這款步槍,還有本拉登也有一張AK-47的持槍照片。

AK系列步槍又被稱為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其設計相對簡單,造價便宜,在戰場上保養容易,成為世界上最為廣泛使用的攻擊步槍,據估計AK-47槍下亡魂比原子彈死亡人數還多。

本拉登
本拉登的持槍照片流傳全世界各媒體

卡拉什尼科夫對於他發明的致命武器並沒有太多懊悔,他曾經說「我夜晚睡得很好」,但是卡拉什尼科夫在臨終之前懺悔道,「自己處於極度精神痛苦之中」。

在卡拉什尼科夫過世一個月後,俄羅斯媒體披露一封他寫給俄羅斯正教會(Russian Orthodox Church)的信,他在信中表示,感覺自己應該為AK步槍帶來的數百萬人死亡負責。

「我有著無法承受的精神痛苦,我不斷問自己同一個問題,如果我發明的步槍奪走人命,是不是我應該為他們的死負責?」

「我活得越久,這個問題困擾我就越久,為什麼人要有嫉妒、貪婪和侵略等邪惡思想?」

4. 阿爾弗雷德·諾貝爾(Alfred Nobel)和炸藥

1896年12月,兩名年輕的瑞典工程師在打開老師諾貝爾的遺囑時大吃一驚,諾貝爾要求兩人負責將遺產成立基金,獎勵為人類做出卓越貢獻的人。

諾貝爾
諾貝爾發明硝酸甘油炸藥

索爾曼(Ragnar Sohlman)和利耶奎斯特(Rudolf Lilljequist)遵照老師的指示,貢獻畢生心力成立諾貝爾基金會(Nobel Foundation),每年頒發物理、化學、生理和醫學、文學及和平獎,1969年起又增設經濟學獎。

諾貝爾立遺囑成立基金並不是他一時興起,而是經過深思熟慮而做好的決定。

他因為發明的硝酸甘油炸藥被大量使用在戰場上造成無數死傷和破壞而感到無比遺憾,決定死後捐出所有成立基金會。

炸藥
炸藥

諾貝爾出生於工程師家庭,他的父親也是工程師,1864年他的生活遭逢意外,他的弟弟和其他四人在一場硝酸甘油爆炸中喪生。

1866年,諾貝爾發明一種能夠讓硝酸甘油穩定的方法,他將硝酸甘油和其他吸收性高的物質混合在一起,就能夠安全處理和生產製成硝酸甘油炸藥。

這個發明被用在建築和採礦上面,給諾貝爾帶來無盡的財富和名聲,但很快也被軍火商相中,將硝酸甘油炸藥用在軍事武器用途。

諾貝爾遺囑
諾貝爾的遺囑

軍工製造商將硝酸甘油炸藥用來裝填炮彈,生產軍用炸藥,造成成千上萬人死亡。

諾貝爾在1896年12月10日過世,按照他遺囑成立的諾貝爾獎,百年後如今已經成為所頒獎領域內最有聲望的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