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總統勝選感言後的拜登,未來可能教育方向:教師加薪、增加中小學預算

黃敦晴
·4 分鐘 (閱讀時間)

教育雖是各國內政事務,但總有些類似的挑戰,像是基礎教育的資源、縮小貧富與城鄉差距、以及高等教育的成本與普及。在激烈的美國總統大選後,拜登(Joe Biden)發表了勝選感言,他有哪些教育政見,可能帶來哪些變革?其他國家有可以參考的他山之石嗎?

拜登曾在不少場合闡釋、或是透過文字說明他在教育上的主張,以及認為美國亟需改革的面向。雖然這些想法要兌現,還得經過國會同意或與各州政府的協調、配合,但不失為美國下一波教改方向的重點:

一、增加教師薪資與組成多元化

根據美國教育部公布的最新統計,在2018-2019學年度,公立學校教師平均年薪為61730美元(約台幣176萬元),但公立小學老師的起薪常常不到4萬美元(約台幣114萬元),要教大約15年才能每年領到6萬美元,在美國算是中等收入。在OECD的統計中,美國教師薪資排在先進國家排名第7。

那麼,教師薪水要提高到多少才合理呢?拜登沒有提出具體的數字,但和他同是民主黨的黨內初選對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曾指出,老師們的起薪應該不低於6萬美元。

此外,拜登也提過,希望老師們的組成能夠更多元,例如,更多不同種族的人。目前美國老師是以白人居多。

二、讓教育機會更公平

美國跟不少國家一樣,仍有教育機會不完全均等的問題。例如,西班牙裔、非裔美人、經濟弱勢、較貧窮或偏遠的地區,或因先天條件、或因社區處境、或是家庭因素,教育的資源相對較稀少。

拜登承諾會增加投資,幫助教育中的弱勢族群取得更多機會,也提高受教品質,特別是跟未來攸關的STEM(科學、科技、工程、數學)教育、以及高等教育。

三、強化公立幼稚園與中小學校教育預算

拜登建議增加中小學教育預算的金額,並且跟各地州政府協調,讓義務教育向下延伸,三、四歲的孩子也能開始上學。

在中小學方面,也希望能夠增加投資強化學校的基礎建設與教育品質,取代現行的補助弱勢學生去上私立或特許學校。尤其,他反對聯邦政府補助營利性質的特許學校,希望讓資源回到公立教育。對於持續營運的特許學校,也會提高對他們的要求,確保他們的教育有一定的品質、對社會負責。

四、降低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財務負擔

美國大學的學費持續成長,學生畢業時,平均學貸金額約3萬美元(約台幣85萬元)。

拜登的政見指出,社區學院與高品質的訓練學程都將免費提供,年薪不到12.5萬美元(約台幣350萬元)的家庭,孩子也都能免費上公立大學、私立的傳統黑人大學(Historically Black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HBCUs)或少數族裔院校(Minority-Serving Institutions, MSIs)。

此外,他還會增加預算給 HBCUs 和 MSIs ,以增加他們錄取和留住學生、完成學業、就業的比例。至於其他大學,如果校務基金超過10億美元,且領有聯邦政府研究補助,就要將補助中最少一成的金額,外包給HBCUs與MSIs。

在降低學生貸款方面,他主張學生畢業後,在年薪達到3萬美元之前,都先不用還學生貸款,並且凍結利息累計。畢業生的薪資若超過25,000美元,用於償還學貸的金額從10%降到5%。如果學生一直很負責任地依約按時還款,在畢業20年後,剩下的餘額就不用還。

未來,他打算針對年薪不到12.5萬美元、因為就讀公立大學與私立HBCUs、MSIs而背負學生貸款的畢業生,註銷所有學貸金額;對於年薪超過12.5萬美元的這類學生,也會逐步取消他們的學生貸款餘額。

更多親子天下文章
平凡人也能複製「天才教育」:找到特長領域、加速刺激
教改是正常,別再用過去的眼光看待現在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