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易主 台海將回歸平靜

記者連雋偉/綜合報導
·4 分鐘 (閱讀時間)

民主黨籍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上海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旅居法國的知名大陸時事評論家宋魯鄭指出,未來台海局勢,可以預見美國的動作不會再升級,加上許多國際議題需要中方合作,台海會一動就不如一靜了。

觀察者網報導,宋魯鄭認為,首先,從拜登個人的政治理念和從政經歷來看,大陸雖然被美國視為最大的競爭對手,但雙方仍然有著巨大的合作空間。拜登是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的信徒,執政後,有機會改變或取消川普在全球多地發起的貿易戰。正如他在競選時指出的,貿易戰只是傷害了美國消費者,多數關稅都被轉移到消費者身上。雖然從大陸的進口減少了,但美國的貿易逆差卻繼續迅速上漲,因為其他地方填補了中國的空白或是其中一部分成了轉口貿易,工作崗位和產業也沒有回流到美國。

不再脫鉤 華為處境改善

此外,要全球化就不能脫鉤,特別是和大陸,更不可能。所以拜登即使不會馬上取消對中國的各種限制,但也不會再度升級,並試圖透過談判來獲得中國的某些讓步,之後再逐步取消。

針對華為的未來,宋魯鄭的判斷是,華為的處境會有較大改善。一是拜登可以給予更多企業出口許可,變相廢除川普的科技戰。大陸每年進口3000億美元的晶片,占全球市場的三成多,且增速也是全球最快的。放棄這麼大的市場,會嚴重影響到美國自身的發展。雖然美國的供給無可替代,但大陸這個市場也同樣是無可替代:歐洲發達國家有自己的技術,比大陸落後的國家不需要這樣先進的產品。

第二,這不僅是拜登個人的信仰,也是民主黨支持者的理念。哪怕是為了對自己的選民負責,他也要改變川普的做法。宋魯鄭指出,這次選舉,華爾街金融巨頭們一反常態的大量捐款支持拜登。這固然是不滿川普變幻莫測的執政,也是希望透過捐款能一定程度影響拜登的決策。資本是最支持全球化的,可以說拜登、他的選民以及華爾街資本都罕見地結成統一戰線,要逆轉川普時代。

第三,拜登主張國際合作來應對共同挑戰。比如氣候變化、核擴散、新冠疫情、反恐等等,而這些議題離開大陸是不可能的。所以美國必然要在這些領域和大陸合作。既然需要大陸的合作,大陸就有了和美國討價還價的籌碼。這不像川普,誰都不管不顧,就是單打獨鬥。

傳統建制派 視俄為敵

第四,從國際關係上來講,拜登一向把俄羅斯視為敵人,大陸不過是最大的競爭對手,他在競選時也是這樣區分大陸和俄羅斯的。他表示,如果這個國家是我的威脅或是敵人,我不會允許我的關鍵技術出口到那個國家。這會對供應鏈、軍事合作等方面造成連鎖效應。相對的,如果你把中國當成競爭對手,就可能有溝通空間,甚至可能共創雙贏局面。這是截然不同的情況。

至於最敏感的台灣問題。宋魯鄭說,目前拜登的對台政策還看不出來,但應該會比較回歸傳統建制派路線。如果拜登定位大陸不是美國的敵人或戰略對手,台灣的重要性自然下降。再加上他要全球化,就需要大陸合作,所以也沒有必要力挺台灣,台海一動就不如一靜了。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不會再如川普時代一樣,不斷升級台海緊張。出於同樣的原因,南海也是如此,美國的挑釁不會再升級。中美會相應迎來一段較為平靜的時期。

與陸領導人 互動良好

還有一點值得一提,那就是拜登和大陸領導人的互動關係。雖然這在國家利益面前仍是第二位的,但擁有良好的私下互動關係,還是有助於互信和化解分歧。至少在我看來,這有助於中美關係重回正軌,也有助於解決目前中美之間的各種難題,推動兩國在全球議題上進行合作。

歸根結底,中美的競爭關係不會改變,但真正決定競爭結果的還是要看誰能更好地解決自己內部問題。拜登入主白宮後,會將主要精力放到內政上。如果解決得好,美國的軟硬實力會增強,這會對大陸崛起的帶來一定的阻撓或威脅。這和川普執政還是有微妙差別的。從這個角度來講,拜登勝選從戰略層面上更有利於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