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紅黨銳氣逼人

·3 分鐘 (閱讀時間)

生於中國憂患年代的中共,經過一個世紀的奮鬥,已經基本解決中國的貧困落後問題,也已治癒積弱不振痼疾,站起來了。隨著中國與西方國家之間整體實力的拉近,近兩百年來處於「西強東弱」格局的西方社會逐漸對中國崛起心生警惕。習近平上任後採取強勢主導作為,對內厲行威權統治,對外呈現積極進取態勢,致使美國等西方國家以及中國周邊一些國家感到惶恐。

中國強勢崛起適逢西方國家趨於衰落,「東升西降」態勢日明,世界邁入強權結構鬆動的百年大變局。美國在民粹性國族主義領導者川普的煽動與操弄之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和科技戰,敲打中國聲勢浩大,但實效有限,無法遏制住中國的趨強態勢。在此期間,美國的社會沉痾、政治對立與國家治理窘態畢露,多家國際機構據此預測中國經濟總量可能提前到2028年趕上美國。

習近平以及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自信可以從仰視美國調整視角,改變為平視美國,這種心態使得中國長期以來普遍將西方價值奉為圭臬的態度大幅翻轉。在他們看來,所謂「西強東弱」是存量、是歷史,而「東升西降」則是增量、是未來,在國族主義強勁旋風的席捲之下,這種思維成許多中國人顛撲不破的信仰。

中國先前對美國新政府仍存一絲想望,期待拜登政府改弦更張,與中國競爭而不鬥爭,當這個夢想幻滅後,東風吹、戰鼓擂成為僅有的選擇;可謂「東風吹破少年夢,從此再無赤子心」。

中國期待的「新型大國關係」,早已被歐巴馬總統拒斥,到了決心與中國展開「極度激烈競爭」的拜登總統,這個幻想更被遠拋到九霄雲層之外。「拋開幻想,全面戰鬥」的意志主導了新時代的中國大政方針。「戰狼」從來不局限在外交領域內,現在更浸透每個面向,儼然成為中國的新國魂。在戰鬥中,諳於功夫的中國人奉行「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的戰法。

習近平認為「國際形勢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視之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而且「總體上機遇大於挑戰」。這席話令人想起毛於1957年做出的「時與勢在我們一邊」判斷,兩人皆信心十足,雄心勃勃。不同的是,經歷40餘年的改革開放、科技的快速發展以及國防現代化,習的定力比毛更穩,底氣甚至更強。

習近平迎接中共建黨百年,卯勁促進與宣揚「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達標,並向建政百年的第二個奮鬥目標進軍,全力追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中國的威勢激化了國際間原已隱然形塑中的防中、抗中統一戰線。率先主導抗中的當然是美國,儘管美國因內外交困而使帝國趨於衰頹,但底子仍然豐厚。眼見中國勢力快速擴張,美國力圖起而遏制,雖然內有保守與自由之間意識形態異見,有共和、民主兩黨的尖銳對立,經濟社會發展充滿嚴重分歧以及深重的種族衝突,但面對搖搖欲墜世界獨霸地位,不能不力挽狂瀾。

美國自二戰後享有的主宰國際規則的地位已然動搖,但科技仍然領先群倫,軍事戰力猶執牛耳,美元強勢霸權依舊,其韌性不拔的強權地位短期內尚能維繫不墜,只是保霸拚搏會弄得氣喘如牛,中國則虎虎生風,爭奪「優勢主導性」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