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政府洗腦

本報訊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負責搞網軍的行政院前發言人丁怡銘回鍋擔任行政院有給職顧問後,為遏止網軍治國,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提出《預算法》修正案,要求政府須按月公開預算執行情形,此案已一讀付委。江啟臣說,政府花人民的錢,洗人民的腦,這預算不該花。

網軍確實是一支有力的戰鬥部隊,它在2014年九合一選舉時大出鋒頭,而有「婉君」之稱。民進黨運用網軍爐火純青,它不只是選舉時的尖兵,拿到政權之後,更是用來帶風向、打擊異己的利器,堪比明朝的錦衣衛和雍正的血滴子。不只在野黨被打趴在地,連副總統賴清德在民進黨2020總統大選黨內初選時也吃過悶虧,更別提網軍整死駐大阪辦事處的處長蘇啟誠了。

丁怡銘負責領導的行政院網軍團,更是製作哏圖帶風引路,指導各部會跟風,打擊在野黨的主力。原來,不是只有農委會的1450編有預算,連行政院和各部會都有網軍編制和預算,在野黨要怎麼查?就算是修正《預算法》,按月報告又如何?

其實,民進黨政府上台後,負責洗腦工程的豈止是網軍而已,網軍不過是一支體制外的戰鬥部隊,現已納入建置內。而真正長期負責洗腦的是教育與媒體。看到教育部的課綱工程了吧?短短幾年,全台青年幾乎已成了天然獨。再看看網路一言堂,所有綠媒對執政黨歌功頌德、監督在野黨的風潮,早已把台灣民主帶回黨國威權體制。

民進黨在野時高喊「黨政軍退出媒體」、「爭取百分百言論自由」,終於整垮國民黨,現在自己卻搞專制獨裁那一套。江啟臣身為最大在野黨的主席,格局如果不夠廣大、戰略縱深不夠長遠,只是監督民進黨的網軍,如此抓小放大,怎監督得了民進黨的洗腦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