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 2019 年消失的藝員創業公司

TechCrunch
·9 分鐘 (閱讀時間)

創業公司會因為各種原因而失敗,但有一點不會改變:創業是極其困難的事。想要創辦一家成功的公司,需要的不僅僅是熱情,以及找到合適的人才(儘管很明顯這兩點很重要)。成功的創業者需要在許許多多細節上做到完美。

粗略地回顧下今年的創業公司,可以發現並沒有什麼公司能帶來像去年 Theranos 那樣的轟動性故事。Theranos 的故事被寫成了暢銷書,改編成了紀錄片,相關電影也即將上映。不過某些公司,例如 MoviePass,可能已經逐漸接近。

通常來說,每看到一家 Theranos,我們同時也會看到數十比特辛勤創業者的故事。儘管他們的產品具備良好的前景,但仍然未能走到終點。關於創業公司的定義,行業內仍然有爭論,但就我們關注的範圍來說,這主要是獨立的創業公司,而不是大公司內部的數位化項目。不過在至少其中一個案例中,一家創業公司在倒閉之前已經被較大的公司收購。

下麵是 2019 年倒閉的最大、最引人關注的創業公司。

Anki(2010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1.82 億美元

2013 年,一家前景看好的硬體創業公司在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WWDC)的主題演講中展示了新一代的玩具軌道賽車。對於一家年輕的公司來說,這是個莫大的榮譽。顯然,蘋果對於 Overdrive 突破 iPhone 所能達到的極限很感興趣。

3 年後,Anki 推出了 Cozmo。該公司在獲得大筆投資後開發了這個小型機器人。為此,Anki 聘請了皮克斯和夢工廠的前動畫師,讓機器人的眼睛可以表現出豐富的感情。2018 年底,該公司推出了類似,但面向成年用戶的機器人 Vector。然而到 2019 年 4 月,Anki 在售出了 150 萬臺機器人和 “數十萬個”Cozmo 之後宣佈倒閉。

Chariot(2014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300 萬美元,2017 年被福特收購

Chariot 是一家開發穿梭車的創業公司,通過為通勤者提供中型客車車隊來重新定義公共交通。該公司設定的路線是基於用戶的 “眾包” 投票來决定的。

福特於 2 年前收購了這家公司,但於 2019 年初宣佈將其關閉。福特沒有透露更多細節,僅僅表示,“在當前的出行市場中,客戶和都市的期望和需求正在迅速發生變化”。

Daqri(2010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1.32 億美元

Daqri 是一家雄心勃勃、資金實力雄厚的 AR(增強現實)頭顯公司,於今年 9 月宣佈關閉,並完成資產出售。在這個行業中,科技提供商吸引企業客戶很難,而 Daqri 是其中之一,同時也不具備實力與 Magic Leap 和微軟等公司競爭。

根據 TechCrunch 早些時候的報導,Daqri 一度與一家大型私募股權公司就 IPO(首次公開招股)前的融資進行了談判。然而隨著其他 AR 公司面臨的科技問題逐步浮出水准,這家投資公司最終退出,交易破裂。可悲的是,Daqri 並不是今年唯一倒閉的 AR 公司。

HomeShare

融資總額:470 萬美元

HomeShare 試圖幫助合租者更好的匹配,來應對住房成本的迅速上漲。該公司表示,截至今年 3 月,活躍住客約為 1000 人。

在宣佈關閉的同時,HomeShare 也表示,住客無法收回押金,但可以保留或賣掉用於隔開公寓房間的隔板。

Jibo(2012 年到 2018/2019 年)

融資總額:7270 萬美元

從 Anki 和 Jibo 的身上我們可以看到,2019 年對消費級社交機器人來說是困難的一年。但實際上,對於這個行業,情况從來就沒有好轉過,至少到現在為止都是如此。Jibo 於 4 月份宣佈關閉,並對用戶表示:“我很想說,我非常享受我們在一起的時光。感謝讓我陪伴你們。”

從科技上來說,Jibo 早在 2018 年底就已經倒閉。我們為其破例是因為,該公司的倒閉富於戲劇性。Jibo 眾籌活動取得了成功,同時也獲得了大筆風險投資,但最終仍然不得不解雇大部分員工,並將 Jibo 機器人送到機器人農場。

MoviePass(2011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6870 萬美元,於 2017 年被 Helios 和 Mathson 收購

在我們整理這份名單時,TechCrunch 的一名同事說,他幾年前就預測 MoviePass 會走向倒閉。這不是因為近期的政治事件,過去幾年,這家票務服務逐步走向了痛苦的深淵,而 TechCrunch 也對此進行了很多報導。

事實上,幾乎每週都有新的災難發生。MoviePass 虧損嚴重,服務受到限制,出現宕機,進行了更多的貸款,並且發生了大規模的數據洩露。

Munchery(2010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1.25 億美元

2019 年的首批創業公司醜聞涉及到曾經非常知名的外賣創業公司 Munchery。該公司向用戶發送郵件宣佈將關閉,但隨後供應商就對 Munchery 提出一系列指控。它們說,這家外賣創業公司在生命的最後幾小時利用了它們,讓它們繼續送餐,但卻無法付錢。

Munchery 的突然倒閉引發了一場關於責任認定的辯論。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和風險投資人對此基本保持沉默,然而供應商要求得到解釋,它們甚至在 Munchery 的投資方之一 Sherpa Capital 的辦公室門外舉行抗議活動。

Nomiku(2012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14.5 萬美元

最近進入這個名單的公司之一是總部位於舊金山的食品創業公司 Nomiku。該公司本月早些時候宣佈關閉。Nomiku 協助開創了消費級的低溫烹飪市場,但隨後發現市場上出現了大量競品。該公司完成了多筆成功的 Kickstarter 眾籌,融資 130 萬美元,獲得了三星創投的支持,隨後還嘗試轉向食品套餐,但最終仍未能生存下來。

Nomiku 首席執行官麗莎·費特曼(Lisa Fetterman)對 TechCrunch 表示:“食品科技的大環境與以往有很大不同。曾有一段時間,食品科技和相關硬體非常火爆。我認為,一家公司只能解决一些障礙和挑戰。對我來說,所有這些事情構成了完美風暴。”

ODG(1999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5800 萬美元

作為 AR 頭顯領域的先驅,Osterhout 設計集團(ODG)在 1 月初傳出了倒閉的消息。幾年前,該公司完成了 5800 萬美元融資。然而就在不到一年後,該公司就耗盡了資金,無法支付員工薪水。到 2018 年初,ODG 就需要尋求貸款來發薪水,導致了一半員工流失。到 2019 年初,在尋求 Facebook 和 Magic Leap 等大公司的收購失敗之後,骨幹團隊只能出售自己的專利。

ODG 在 2017 年接受採訪時曾表示:“我希望 Magic Leap 取得巨大成功。我希望 AR 領域的每家公司都能成功。AR 將會是變革性科技。”

Omni(2014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3530 萬美元

Omni 最初是一家物理存儲公司。在今年 5 月將物理存儲業務出售給競爭對手 Clutter 之後,該公司試圖業務轉型,建設白標籤軟體平臺,支持實體商家經營自己的產品租賃和銷售業務。然而,這次轉型沒有成功。

在公司關閉之後,Omni 的大約 10 名工程師加入了 Coinbase。

Scaled Inference(2014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 1760 萬美元

由穀歌前員工埃爾坎·塞西諾格魯(Olcan Sercinoglu)和迪米特裡·列皮金(Dmitry Lepikhin)創立的 Scaled Inference 於 2014 年獲得媒體關注。該公司計畫開發類似穀歌等公司內部使用的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科技,將將其作為云計算服務開放給任何人。該公司吸引了 Felicis Ventures、騰訊和 Khosla Ventures 的投資。

不幸的是,該公司最近被迫關閉。作為前首席執行官,塞西諾格魯表示,關閉公司是因為商業吸引力不足,而不是由於缺乏資金。“我們一直在研究各種選擇,直到最後一分鐘,並盡可能長時間地留住團隊,但未能凑效。好的一面在於,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對團隊保持透明。”

Sinemia(2015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190 萬美元

對類似 MoviePass 的電影票務服務來說,今年都是困難的一年。Sinemia 最初看起來是個永續的競爭對手。然而,該公司隨後遭到了一系列困擾,包括用戶投訴、應用故障、隱瞞費用,以及帳戶關閉政策等。

4 月份,Sinemia 宣佈將停止在美國的業務運營。需要指出,該公司並未明確宣佈完全關閉(其大部分員工都在土耳其)。不過,該公司網站自那時以後就已經下線。即使說 Sinemia 仍然以某種形式存在,該公司也已經消失於人們的視線中。

Unicon Scooters(2018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15 萬美元

Unicorn Scooters 是從 2018 年電動滑板車熱潮中死亡的首批公司之一,但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家。據稱,該公司在 Facebook 和穀歌廣告中的花費太多。這家創業公司的倒閉速度太快,以至於沒有多餘的資金為 300 多輛定價 699 美元電動滑板車的訂單退款。

該公司在倒閉的幾個月前剛剛從 Y Combinator 加速器中畢業,囙此很可能是從 YC 畢業後倒閉最快的創業公司之一。根據 The Verge 的報導,該公司首席執行官尼克·埃文斯(Nick Evans)表示:“廣告成本太高,我們無法建立永續的業務。隨著美國各地的天氣繼續轉冷,越來越多其他公司的滑板車進入市場,Unicorn Scooters 的銷售越來越困難,導致了廣告成本上升,客戶减少。”

Vreal(2015 年到 2019 年)

融資總額:1500 萬美元

Vreal 是個雄心勃勃的遊戲流媒體平臺,希望 VR(虛擬實境)用戶可以進入遊戲主播的世界。這些用戶可以作為虛擬人物在主播身邊走動,也可以作為被動的觀察者自己探索。

該公司在部落格中表示:“不幸的是,VR 市場未能像我們預期的那樣快速發展。我們過於領先當前的時代。囙此,Vreal 將關閉業務,我們的團隊成員將轉而探索其他機會。”

翻譯:維金

Remembering the startups we lost in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