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威儒專欄》東京奧運受疫情影響 行前複雜COVID-19測試及規定搞的人仰馬翻

·6 分鐘 (閱讀時間)
經過繁瑣的檢測行程,盧彥勳總算抵達東京備戰。摘自盧彥勳臉書
經過繁瑣的檢測行程,盧彥勳總算抵達東京備戰。摘自盧彥勳臉書

因為Covid-19疫情的影響,2020的東京奧運,已經移到了今年2021才舉辦。然而東京都,卻因為Delta病毒肆虐,不斷的又延長緊急宣言,搞得這一次要進入東京奧運,困難重重,可能是史上最難最長最複雜的參賽流程。

 

盧彥勳回憶,往年參加奧運,流程非常簡單,選手團隊拿著國際奧會發的 PVC卡(其實就是accreditation的証明文件),到達機場後,持著PVC卡,走奧運特別通道和護照入關,並換取正式的accreditation,隨時配帶在身上,就算是身份確認完成,直接被送到選手村或指定的住所去了。整個流程很快,不會拖太久,即便上一屆里約奧運有茲卡病毒,也只是請大家多注意多小心而已,沒有特別的流程。

 

但今年的東京奧運,完全不一樣,運動員和團隊成員,從出發前要登機前,就有一堆的檢疫規定。

繁雜的防疫規定。盧威儒提供
繁雜的防疫規定。盧威儒提供

首先將全世界按疫情嚴重程度分成三個區域, GROUP 1, GROUP 2, Group 3。

 

Group 1 – Afghanistan阿富汗, India印度, Maldives馬爾帝夫, Nepal尼泊爾, Pakistan 巴基斯坦and Sri Lanka斯里蘭卡

Group 2 – Bangladesh孟加拉, Egypt埃及, Malaysia馬來西亞, United Kingdom 英國and Vietnam越南

其他國家 台灣、德國、法國、美國、加拿大則在Group 3

 

按照你登機前,十四天內去過的國家來分等級,且每個等級有不同的出發檢驗方式和抵達時該注意的事項。

 

首先是 Group 1 可以說是疫情最嚴重的區域。包含Afghanistan阿富汗, India印度, Maldives馬爾地夫, Nepal尼泊爾, Pakistan 巴基斯坦and Sri Lanka斯里蘭卡

,十四天內有到過這些國家的運動員和團隊,在你要登機前往日本東京前,要有以下的措施:

- 測試:你必需在登機前,連續七天,每天都要PCR檢測,並附上七天PCR檢測報告陰性。

- 社交距離:登機前七天,你不能和來自不同國家的運動員、團隊一起訓練及身體上的互動。

 

抵達日本後:

- 測試:你必需連續七天,天天PCR檢測。

- 社交距離:抵達後七天內,不得跟來自其他國家的選手有任何接觸及一起訓練 

 

說真的以網球項目來說,7月19日開放選手進來,7月24日開始比賽。若是從這些國家來的選手,幾乎可以直接棄賽了。即便請提早進入東京,你要早別人多久就要開始準備測試,再加上進來幾乎無法訓練。其實就有點變項的居家檢疫七天的感覺。好在這些國家沒有什麼網球選手,可能就印度和巴基斯坦有雙打選手,但一般他們會都會像我們一樣,在這些區域以外的國家參賽。

盧彥勳前往日本前還要做繁雜的檢測程序。盧威儒提供
盧彥勳前往日本前還要做繁雜的檢測程序。盧威儒提供

再來是Group 2。疫情有點嚴重的嚴重的區域。包含Bangladesh孟加拉, Egypt埃及, Malaysia馬來西亞, United Kingdom 英國and Vietnam越南,十四天內有到過這些國家的運動員和團隊,在你要登機前往日本東京前,要有以下的措施:

- 測試:你必需在登機前,連續三天,每天都要PCR檢測,並附上三天PCR檢測報告陰性。

- 社交距離:登機前三天,你不能和來自不同國家的運動員、團隊一起訓練及有身體上的互動。

抵達日本後:

- 測試:你必需連續三天,天天PCR檢測。

- 社交距離:抵達後三天內,不得跟來自其他國家的選手有任何接觸及一起訓練 

 

若以這個時間來算,只要溫布頓公開賽打到第二個星期的選手,全都算在這個規定以內。19號進來日本後,還要三天不能找別國家選手練球,就已經來到22號,24號就要比賽了。當然除非這些國家,網球的陣容及參賽選手眾多,像球王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的塞爾維亞,要不然影響也非常大。

 

當初我們也是發現有這一條規定,在溫布頓結束完的第一個週末,就趕緊和盧彥勳轉往德國了,所以我們算是Group 3的檢查方式,也不會受這些規定。像我國另外一組女雙詹詠然及詹皓晴姐妹,就符合這個資格。但規定是規定,到底有沒有強制力,我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最後是Group 3的國家,台灣、德國都包含在其中,只要在登機前做96小時內及72小時內,兩個檢測即可,只要是陰性即可。

盧彥勳最後總算完成登機飛赴東京。擠自盧彥勳臉書
盧彥勳最後總算完成登機飛赴東京。擠自盧彥勳臉書

只是這些檢驗,不是你隨便找有做PCR的地方和醫院,必需要到到國際奧會在各國指定的檢驗機構才行,而且要完成東京奧運指定的檢測表格才行。在台灣我們都熟,還算好處理。但我們隻身在國外時,語言有時又不好溝通時,就真的麻煩到極點了。

 

像我們這一次出發前在德國漢堡公開賽。有一天大會宣布,ITF和ATP協調好了,可以提供漢堡公開賽的選手,有參加東京奧運的選手,在會場進行東京奧運的行前檢測,由大會的醫生來執行。 

 

但我發現這大會醫生和其所屬的機構,並不在國際奧會IOC提供世界各國的檢測名單當中,若不在大會檢測,就要去IOC指定的漢堡機場檢測中心去做相關檢測。我和盧彥勳不斷的和ATP Manager討論這件事,我也不斷和台灣的奧會溝通詢問,也不斷和在場選手交換意見。其他選手們,很多人都還不知道相關的規定,但也有說知道有一個檢測機構的Lis。台灣奧會是建議我們不要冒險,一切照規定來進行,除非ITF有提出特別的公文。大會醫生則一直強調,他們的實驗室很強,獲得東京認証的;但不是東京奧運認証,則要做檢測,還要預約且要到漢堡市中心做,最重要的是它不在IOC的檢測機構名單中。ATP Manager則很無奈的說,奧運會跟ATP沒有關係,他們只是受ITF所托,提供選手方便的服務,若我們不相信大會的醫生,我們大可以去漢堡機場檢測,他們可以派車載我們去,但他們無法幫ITF及國際奧會背書,說大會的醫生可以符合IOC的資格,這不是他們ATP 的business。

 

最終在權衡輕重後,為了安全起見,我和彥勳還是辛苦一點,連續三天從漢堡市中心前往機場,做了兩天的檢測,第三天去機場拿奧運檢測報告。從來也發現,有不少參加東京奧運的網球選手,選擇跟我們一樣的方式,不過真的非常麻煩,還沒有出發,為了檢測就搞到人仰馬翻了。

 

(作者盧威儒是盧彥勳的大哥)

奧運相關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