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丁允恭判決結果 Y女哽咽控訴:我覺得非常不公平

李培睿
·2 分鐘 (閱讀時間)
前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遭監察院也以行為構成性騷擾,有辱官箴通過彈劾。(本報資料照片)
前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遭監察院也以行為構成性騷擾,有辱官箴通過彈劾。(本報資料照片)
Y女現身說明自己與丁允恭之間的來龍去脈。(截自《這!不是新聞》臉書)
Y女現身說明自己與丁允恭之間的來龍去脈。(截自《這!不是新聞》臉書)

前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日前遭監察院彈劾任職高雄市新聞局長時,與女記者Y女在辦公室嘿咻且事後還騷擾對方,24日懲戒判決丁允恭撤職,並停止任用2年。Y女24日也在節目中現身,直言她看到判決結果後,感到非常不公平,Y女在談話過程中,還一度哽咽。

Y女24日在政論節目《這!不是新聞》中表示,今天是因為同業轉述,她才知道丁允恭被開鍘的消息,因為她並沒有關注相關新聞,「我看到已經兩年的時候,腦袋一片空白,因為我一直覺得這不干我的事,但看到之後還是覺得,到底是為什麼?」並透露當初接受週刊採訪,其實是意外,之後就一直沒有曝光,面對電子媒體,因為她擔心現在得來不易的的平靜生活,會不會因為在次曝光,而被毀掉,可是今天看到判決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不公平」。

Y女說,2014年她和丁允恭開始交往,到2015年當中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她在等待,而這也讓她現在對等待這件事情十分害怕,而當時2人的相處模式是,丁允恭在辦公,而她則必須請假在自己套房等丁允恭,但他來後只是隨便吃個飯,親密完就走了,整個過程可能不到3小時,一周一次的見面就結束了。談話中,Y女還一度哽咽。

Y女指出,每次和丁見面後都感到很失落,而丁允恭走後,她晚上都會到誠品前面,看著音樂盒,一邊聽著《卡農》一邊哭,而這樣的等待,讓他感到十分煎熬。後來與男性友人想要進一步相處時,她已經沒辦法做到,也不願意等對方,「我非常害怕這件事情」。

Y女坦言,當時願意讓周刊報導,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她出生在一個單純家庭,「爸媽很平凡,我也是平凡人」,但她也知道自己被欺騙了,也知道騙她的這個人是政府高官。

Y女控訴丁允恭,她很想知道,為何在生活上可以去騙人的人,也可以繼續擔任政府官員,如果他都是這樣子去對待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那他有甚麼辦法說自己是正直、善良、誠實的公務人員?且他還擔任發言人這麼重要的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