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K2雪崩 他從無神論到自然神論

本報訊
·1 分鐘 (閱讀時間)
陳德政(右二)近年愛上登山,在詹偉雄(左一)推薦下,隨著台灣登山家呂忠翰(右一)、張元植(左二)的計畫,造訪巴基斯坦海拔8611公尺的世界第二高峰「K2」(喬戈里峰),做隨行記錄。(郭吉銓攝)
陳德政(右二)近年愛上登山,在詹偉雄(左一)推薦下,隨著台灣登山家呂忠翰(右一)、張元植(左二)的計畫,造訪巴基斯坦海拔8611公尺的世界第二高峰「K2」(喬戈里峰),做隨行記錄。(郭吉銓攝)

《神在的地方》的第一個場景就是一場「K2」的雪崩,就發生在距離三人不遠處,足以埋掉一座小鎮,然而他們面不帶懼色,靜靜觀賞。陳德政後來是這樣寫的:「K2正在重整自己的型態,雪崩是它自我更新的一種方式」,「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好好欣賞這場壯大的奇觀;沒有太多人有機會這樣感受自然的,即便它意味著毀滅。」

在當下,陳德政感受到比人更巨大的存在,「這本書常常寫到神。我一直是個無神論者,但當你到了海拔5000多公尺的地方,你很難不相信真的有個什麼。對我來說,這個神,不是任何宗教的神,而是秩序。」

例如在基地營很重要的祈福儀式。陳德政描述,因為要去爬山,雪巴人會祈求山神原諒,請山神放行,他們搭一個石塔,掛著藏傳佛教的五色旗,供著可樂、啤酒,眾人把要祈福的物品放在旁邊,儀式結束後,人們會把麵粉抹在臉上,「這也許就是我從一個無神論者,轉而成為一個自然神論者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