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衰氣候峰會的原因

陳朝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宣布重返《巴黎協定》3個月後,美國總統拜登將在22日邀請40國領袖參與線上氣候峰會,試圖展現美國領導全球對抗氣候變遷問題的決心。據悉,拜登或將藉此峰會公布新的減排目標,並承諾提供資金協助貧窮國家因應氣候變遷。

所謂氣候變遷是指大氣和海洋中,包括二氧化碳、甲烷、水蒸氣、氧化亞氮等在內的溫室氣體過多,太陽照射產生的熱量,悶在地球這個大悶燒鍋裡,導致溫度持續升高,引發熱浪、乾旱、暴雨、暴雪等各種極端天氣。

造成氣候變遷的原因很複雜,不過,過去1個世紀以來,大量燃燒化石燃料,如煤炭和石油,造成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增加應是主因。此外,後進開發國家的林地大幅度遭到開墾、拓展農業和工業發展,也使得溫室氣體濃度越來越高。因此,要想有效控制地球溫度持續升高,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成了首要之務。

2015年聯合國通過的《巴黎協定》,各國同意在本世紀末以前,控制地球升溫於攝氏2度以內。2018年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進一步建議,將地球升溫控制在攝氏1.5度之內,2050年達到淨零碳排(碳中和)。

事實上,《巴黎協定》並不能遏止世界各國的說一套、做一套,蹉跎數年,氣候變遷早已成了氣候危機。而此番由美國主導的氣候峰會,成功的機率也微乎其微。

其一,美國人均碳排放量位居全球第一。《巴黎協定》說退就退,說進就進,反覆無常,美國在減排和發展再生能源方面迄今並無積極表現和貢獻,連國務卿布林肯都自承落後大陸甚多。試想,減排和再生能源的後段班,不能以身作則,如何能號召全球攜手減排?

其二,造成溫室效應、氣候變遷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大量燃燒使用化石燃料。過去1世紀來,美國汽車工業、原油政治與其全球霸權,密不可分。減少石油消費、減排、發展清潔能源、再生能源,都會傷及石油及汽車企業的既得利益,拜登的解方何在?至於溫室效應的另一個凶手─甲烷的最大排放來源是牛隻。美國是養牛大國,如何自了?又如何說服其他養牛大國、以及牛隻外銷占貿易大宗的國家?

其三,拜登上台後頻頻聯絡盟邦,試圖圍堵中國,進行長期戰略競爭,另一方面,又欲藉此次氣候峰會,拉攏中國合作。暗藏中美爭霸議題的氣候峰會尚未召開,與會最重要的兩國,芥蒂已存,如何能同心協力應對氣候變遷?

其四,降緩氣候變遷,涉及「富國與窮國」、「已開發與未開發國家」的爭議。解決之道靠的是王道,不是霸道。與其承諾提供資金協助貧窮國家因應氣候變遷,不如採取實際行動,裁軍、撤軍,停止與虛幻的假想敵競逐世界霸權。畢竟,全球合作共同解決氣候變遷問題,需要的是一個和平的大環境。否則,氣候峰會即使能達成聯合聲明,也不過就是紙上談兵。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