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護「坐床尾」染疫 指揮中心曝關鍵

三立新聞網
·2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陳宥蓉、江文賢/台北報導

桃園醫院院內感染持續擴散!但醫界質疑,明明是染疫醫師幫患者抽的胸水,但為什麼確診的卻是患者旁邊的看護呢?還原當時經過,案838首例染疫醫師被臨時指派去案869看護的病房,幫他的雇主抽肋膜積水,當時案869就坐在床尾,而病房內還有兩位醫護跟另外一位住院病人,整個過程案838一共在病房內待了16分鐘。陳時中表示同一個確診者、同一個接觸者,不見得都會染疫。

當時案838醫師協助案869的雇主進行抽胸水,最後卻是坐在床尾的案869染疫,引發外界討論。
當時案838醫師協助案869的雇主進行抽胸水,最後卻是坐在床尾的案869染疫,引發外界討論。

病毒在院內持續擴散,但醫界質疑明明是染疫醫師幫患者抽的胸水,但為什麼確診的卻是患者旁邊的看護?

還原當時經過,案838首例染疫醫師被臨時指派去案869看護病房,幫他的雇主抽肋膜積水,當時案869就坐在床尾,而病房內還有兩位醫護跟另外一位住院病人,整個過程案838一共在病房內待了16分鐘,專家說應該是雇主染疫的機率較高才對。

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同樣的一個確診者、同樣的一個接觸者,那並不是大家都同樣的都得或都不得,這一定是會有人得有人不得。」

甚至有專家認為,外籍看護跟染疫醫師接觸後卻隔了9天才發病,很有可能不是感染到D614G變異病毒株,不排除有被其他接觸者感染的可能性,但指揮中心撇除這個疑慮。

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因為他這個雇主事實上他是年紀非常大而且行動不便,所以他(看護)事實上都需要在他(雇主)的身邊,所以他是都沒有外出,除了照顧雇主之外他幾乎都沒有外出,那也很少跟人家交談。」

指揮中心強調,因為過了太久對病房的環境採檢意義不大,但坐在床尾的看護染疫,可見病毒傳播快速,還是得持續繃緊神經。(蔡佳妮整理)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照顧病人挨轟「服務業!」 護理師吐心聲:只是想要個尊重
案869越籍看護「染疫疑點多」 醫憂:恐有隱形傳播鏈
爆10例本土個案 桃園該封城?台大醫曝「3最終條件」
「插管急救現場」暖醫揭破表壓力:她爆汗跪床CPR等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