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盲非盲 天才視障鋼琴家的腦部挪用

·2 分鐘 (閱讀時間)

11歲開始舉辦獨奏會、足跡廣布全球的知名少年爵士鋼琴家Matthew Whitaker,在雙親同意下,由出身外科醫師、神經科學家、擁有音樂背景的教授Charles Limb在加州大學對其腦部進行功能性核磁共震掃描,以探索他非凡創造能力的源頭。

「我愛音樂」,Whitaker在美國CBS電視臺知名新聞節目「60分鐘」上如是說。

Whitaker是個24週就出生的早產兒,不但只有1磅11盎司(約765克)重,還有一堆健康問題,醫生告訴他的雙親,孩子活下來的機率只有50%。發育未完全造成的血管問題,導致視網膜病變,威脅著嬰孩的視力,讓雙親相當恐慌。

Whitaker為此在兩年內接受了11場手術,心疼孩子又不見狀況好轉的Whitaker夫婦最後決定喊停、面對孩子可能眼盲的威脅。但問題不止於此,醫生警告他們,看不到的Whitaker因為缺乏去「接觸東西」的動機,可能永遠學不會爬、學不會走,也說不出話,爸媽因此盡力讓玩具發出聲音,吸引他靠近;而在這個嬰孩爬向揚聲器的時候,音樂就成為了驅動他前進的一大關鍵。

3歲時,Whitaker在祖父送給他的鍵盤上,顯露出音樂方面的天賦,在大部分孩子只能彈出單音的時候,他不但雙手彈奏,還能彈出和弦,爸媽於是決定為他聘請鋼琴老師,並讓Whitaker隨紐約Filomen M. D’Agostino Greenberg音樂學校校長Dalia Sakas學習。

Sakas回憶,Whitaker過耳不忘的能力驚人,只要聽過一次,就能把曲子背下來。面對如此出色的學生,讓肩負重任、深怕埋沒天才,又怕搞砸一切的她不免戰戰兢兢。

在Sakas的努力下,Whitaker學有所成、開始到處演出,吸引了Limb的注意。針對Whitaker特別擅長的即興音樂能力,研究團隊比較他的腦部在「聽音樂」與「聽無趣演講」時的不同反應,他們驚訝地發現:這位18歲的盲人鋼琴家腦中與視覺相關的皮層,在一般狀況下,像是聽演講時,雖然沒有顯著活動;但聽到音樂,尤其是他熟悉的樂團演奏時,竟然活了起來!掃描顯示,他的整個腦部都受到音樂的刺激,包括不受視覺刺激的區塊,可能都被大腦動員、借去「聽」音樂了——可見少了視力的他,腦中的視區不但一點都沒有閒著,還為其它部分做出了貢獻,而這或許就是他擁有特殊天分的重要後盾。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