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友寧因《刻在》遭控抄襲慣犯! 臉書PO「電影轉讓合約」闢謠

·4 分鐘 (閱讀時間)

年度金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近期抄襲爭議不斷,連帶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也遭PTT網友爆料是抄襲收割,怒控瞿友寧是「抄襲慣犯」,這讓監製兼編劇的瞿友寧相當無奈,晚間在臉書上PO文發聲,表示「凡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所為無愧己心,真相不容變更,事實擺在眼前」,同時曬出當時與原編劇鄭心媚的著作財產權讓與契約書,證明雙方已經談妥。

說明劇本改寫過程 與原編劇擬有契約已付給15萬

瞿友寧晚間發表聲明,還原當時過程,他表示,好友柳廣輝導演和編劇鄭心媚,一起完成的「在天堂的路上」這個案子,讓他很感興趣,因此和原編劇討論了後,決定往柳廣輝高中時期的愛情故事這個方向改寫。於此同時,也先用了原劇本送了輔導金,當時輔導金評審也對劇本有所建議,在報告的過程中,也詳述了本來劇本修改的方向,以及他的參與製作動機。

不過後來鄭心媚表明,有其他工作在身,不方便繼續完成改編,於是和導演同意她退出編劇工作,「並且雙方也擬有一份契約,付給不只她所申明的十萬元,而是十五萬元,並且告知未來這個故事,她想去送其他補助,一點問題都沒有。」

強調《刻在》是新劇本 瞿友寧:我心坦蕩

瞿友寧說,「這中間柳廣輝導演也全數知情,當時也確認心媚並無勉強,日後許多場合碰到,雙方也未就這件事提出討論,但真的不明白今日為何她有這樣的想法傳出?我也非常難過且不解。」

瞿友寧表示,最後完成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和《在天堂的路上》是不一樣的兩個劇本,也是一個新劇本。這份新完成的劇本,需要送交輔導金評審審核,包括改由瞿友寧編劇一職,都是評審一起過關才可以通過。

因為鄭心媚、吳洛纓的劇本沒有被採用,所以瞿友寧將兩人掛上編劇顧問,也都經由兩人同意。

瞿友寧說「說明這些,只是想說,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何來不尊重編劇人格權之說?因為既然一個字都沒用上,根本不是原來心媚老師的創作,既然是新劇本,若是我寫不好,還硬要掛上她原創,豈不也是傷害她的創作人格?」

瞿友寧強調,「我心坦蕩」,何來「抄襲慣犯」之說?瞿友寧還說,如果鄭老師也感受到不尊重,他必然正面了解並解決,「我不希望傷害任何一個人,所以如果鄭老師還有委屈,歡迎找我,我必當面致歉。」

盧廣仲遭受池魚之殃 瞿友寧:我覺得有些無辜

最後瞿友寧說道,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的創作時間是在2019年3月,和自由之丘的發布時間有些接近,但他強調這首歌真的經過反覆討論修改,「我只能說這首歌創作的和絃與音符的堆疊,因為順耳的設計,就那麼久那麼巧有些相近之處,但真的要冠上『抄襲』二字,傷害這所有參與創作的老師們嗎?」

瞿友寧也說,他覺得主唱盧廣仲只是被邀請來演唱這首歌,卻要承受指責,「我覺得有些無辜」。

因《刻在》遭控抄襲慣犯,瞿友寧發聲。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因《刻在》遭控抄襲慣犯,瞿友寧發聲。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因《刻在》遭控抄襲慣犯,瞿友寧發聲明。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因《刻在》遭控抄襲慣犯,瞿友寧發聲明。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因《刻在》遭控抄襲慣犯,瞿友寧發聲明。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因《刻在》遭控抄襲慣犯,瞿友寧發聲明。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因《刻在》遭控抄襲慣犯,瞿友寧發聲。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因《刻在》遭控抄襲慣犯,瞿友寧發聲。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責任編輯/林均

更多台視新聞網報導
《刻在》遭指抄襲 作曲人喊冤「像把利刃刺進我心臟」
台中巨蛋「隈研吾」團隊得標 被爆「抄襲」前作品
影/碩士論文遭爆抄襲 李眉蓁反擊:蔡總統回應我就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