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公共衛生 : 集權vs. 民主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疫情在全球發燒,全世界確診的人數一直攀升,已經超過中國本土。不管你相不相信,中國的確診人數卻像凍結了一樣,有的城市幾天來,新確診人數居然掛零。在疫情剛開始不久,世衛組織官員「祝賀」中國制定了「疫情應對新標準」。中國這樣由上而下、威權統治的國家真的比其他民主國家在對抗大疾病爆發上更有效率呢?

新冠疫情在歐洲拉警報之後,歐洲各國的領導人雖然也陸續宣布重點城市「封城」,但是他們不得不承認,不可能像中國那樣的幹法,他們所說的,當然不只是文化差異的問題,明顯地,他們說的是「集權vs. 民主」,這是國家領導體制的差別。從表面上看,威權主義的力量在中國對2019-nCoV的回應中得以充分地體現。一開始被宣佈為爆發源的華南海產品市場在宣布後的一天之內被關閉和淨化。而在確認的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後的三天內,隨著案件的增加和農曆春節全球最大的集體旅行活動的進行,中國政府加強了前所未有的警戒線。湖北省超過5000萬人的流動迅速受到限制,從而「封城」限制了城市內部的交通以及空運,火車和公共汽車的出站運輸。當局停止在北京舉行的春節慶祝活動,並限制進入其他主要城市。幾天之內就建成了兩家擁有1000張床位的醫院。這些舉動反映出只有集權統治的政府可以控制的水準。

防疫,集權國家果真優於民主國家嗎?

在公共衛生的推展上,在大瘟疫的控管上, 集權國家果真優於民主國家嗎?美國喬治城大學教授馬修·卡瓦納 (Matthew M Kavanagh) 最近發表了一篇論文<威權主義,爆發和資訊政治> (Authoritarianism, outbreaks, and information politics)指出,極權國家表面上看起來「高效率」,其實中國的資訊政治破壞了對2019-nCoV爆發的快速反應。世界公衛專家懷疑2019年12月上旬就已經爆發疫情, 但是,公眾可以即時採取的預防措施的時機,卻被資訊壓制了,並且可能已經警告高級官員注意日益嚴重的威脅的通信管道也被關閉。警方拘留了一名臨床醫生和其他七人,他們在2019-nCoV上發布了報告,威脅要對散佈所謂的謠言進行懲罰。社交媒體受到審查;在中國最大的在線平臺上發布的微博和微信的初步分析顯示到2020年1月的大部分時間裡幾乎沒有爆發討論,直到中國政府於2020年1月20日改變官方立場為止。

隱瞞疫情的官員「將被釘在永恆的恥辱上」

馬修·卡瓦納說,威權主義的資訊政治限制了中國對2019-nCoV爆發的快速反應,而極權統治帶來的巨大警戒領導和大量國家資源的集中運用,相當程度證明是成功的公共衛生戰略。但是,威權統治的國家在建立疾病預防、發現和應對疫情的能力時就顯得左支右絀、不精準、不公開,甚至荒腔走板;相較之下,民主開放和具政治競爭性的國家,似乎就靈活有效率多了。

馬修·卡瓦納引述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1998年)得主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1933-)的觀點說,威權國家在資訊和責任制上面臨嚴峻的挑戰。政治體制封閉的政府,沒有開放的媒體和反對黨,沒有自由的輿論即時地獲得準確的資訊並向公眾傳達緊急消息。如此,政府可能成為自己「宣傳」的受害者,因為國家的政治領導會鼓勵地方官員避免與中央上司分享壞消息,並被要求在採取行動前等待上級的指示。對照武漢市長在疫情剛開始說的話,可謂若合符節。沒有開放的媒體和官僚等級的反對意見,來自2019-nCoV疫情爆發前線的知識就沒有到達北京。疫情爆發幾週後,領導人被迫公開威脅,隱瞞疫情的官員「將被釘在永恆的恥辱上」。

新冠病毒正在加深經濟不平等的後果

紐約時報最近的一篇報導<新冠病毒與經濟不平等:一種惡性循環>(As Coronavirus Deepens Inequality, Inequality Worsens Its Spread)指出,隨著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蔓延,它似乎正在與我們這個時代的另一個最嚴峻問題——經濟不平等——形成一種毀滅性的回饋圈。在病毒肆虐的社會中,新冠病毒正在帶來加深不平等的後果,將許多負擔推到在如今兩極分化的經濟和勞動力市場中處於不利地位的人身上。研究表明,那些處於較低經濟階層的人更有可能感染這種疾病。他們也更有可能死於這種疾病。而且,即使對那些保住了健康的底層人來說,他們也更有可能因為隔離和其他措施而遭受收入損失或失去醫療保障,這種影響可能是大範圍的。

疾病並不會將貧富社區分開

這篇報導相當程度反映了阿瑪蒂亞·森在《發展中的自由》(Development as Freedom) 中說的,在一個總體富裕程度空前提高的世界中,生活在第三世界的數百萬人仍然沒有自由。即使他們不是技術上的奴隸,他們也被剝奪了基本自由,並因經濟貧困,社會匱乏,政治暴政或文化專制主義而以另一種方式被囚禁。大家要清楚,社會發展的主要目的是將自由傳播給那些不自由的公民。

窮人雖然玩不起股票,股市的「熔斷」對他們沒有影響;但是依賴小時工作掙錢的家庭手中已經沒有了現金,迫使他們中的許多人不得不出去找工作。由於美國社區往往是在依經濟地位群聚的,那些感染風險最大、受病毒影響最嚴重的人住的地方很近,這大大增加了感染風險。而疾病並不會將貧富社區分開,所以健康不平等是所有人的問題。印度德里是世界上經濟兩極分化最嚴重的城市之一,來自那裡的一項研究發現,德里的貧民窟是流感在全城暴發的催化劑。紐約的學校都停課了,市政府官員說,學校停課可能會導致數萬名無家可歸的學生沒有熱飯吃。

這場災難是上帝賜給富人上天堂的「階梯」

美國國家環境衛生科學研究所主席埃里特 (Nicole Errett) 有一段警世之語 : 「公共衛生不只是關乎你的個人健康,也事關整個公眾的健康;如果有一個人得不到治療的話,這個人會給所有人帶來危險。」(Public health isn’t just about your own personal health, it’s about the health of the public at large, If there’s one person who can’t get treatment, that person is posing a risk to everyone.)。她的這段話告訴大家,在這一場世紀瘟疫中,誰都不可能置身事外,誰也不可能獨善其身。尤其是富人和強國,必須體悟到,這場災難是上帝賜給你們上天堂的「階梯」,幫你們扶穩階梯的人,就是世界的窮人。你唯有善待他們、照顧他們、給他們治病、給他們飯吃,你才能上天堂。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