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 美國啟動遠端醫療,台灣呢?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肺炎持續升溫,目前美國確診人數突破1000例,引起民眾恐慌,哈佛大學發布「限時解散令」,要求全校共2萬名學生在5天內需撤離學校,並在13日至22日的春假結束後不得返校,外界甚至謠傳,下次返校可能會是9月的新學期。未來將以遠端教學系統「Zoom」來授課,學生需要在家同步上課,至於下次返校時間校方仍未公布,同學們恐怕短時間都無法回學校。除了哈佛大學之外,美國其他大學也都「超前部署」遠端教學系統來保護學生的安全及教育權。

台灣應該引進美國成熟的遠端醫療系統

比學校情況更嚴峻的是醫院。美國的醫院也紛紛啟動「遠端醫療」系統。新英格蘭醫學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3月11日發表的一篇文章 <幾乎完美嗎?Covid-19的遠端醫療> (Virtually Perfect? Telemedicine for Covid-19)中指出,為了要使病人得到方便且便宜的護理,美國醫院正在考慮疫情日益嚴重時,親自到醫院看病是否改為第二,第三甚至最後選擇。災難和疫情緊急的情況下,使大家正視使用遠端醫療的潛力。其他國家當然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創建遠端醫療計劃,但是已經早就預備好實施了遠端醫療的美國醫療系統,可以利用它們來應對Covid-19。台灣不能一直「自我感覺良好」,而應該向美國「取經」,引進他們成熟的遠端醫療系統。這篇論文的作者Judd E.Hollander 和Brendan G.Carr分別服務於費城醫學院及紐約西奈山的伊坎醫學院。

遠端醫療計劃主要策略是「超前分流」(forward triage)。在病人到達急診室(ED)之前對其進行分類。直接對病人遠端醫療,這是一種21世紀的超前分流方法,可以對病人進行有效篩查,既以病人為中心,也有利於自我隔離,並且可以保護病人、臨床醫生和醫護人員。它提供醫生和病人使用智能手機或支持網路攝像機的計算機進行通訊。呼吸道症狀可能是Covid-19的早期症狀,是這種方法最常評估的症狀之一。醫院可以輕鬆獲取病人詳細的旅行和接觸史。

美國已有50多個醫療服務系統可遠端醫療

美國已有50多個醫療服務系統擁有此類計劃。包括,Jefferson Health,Mount Sinai,Kaiser Permanente,Cleveland Clinic和Providence都利用遠端醫療技術來使臨床醫生看到在家中的病人。缺少此類程序的系統的醫院,可以將類似的服務外包給Teladoc Health或American Well的遠端醫療系統提供商,協助醫護和其他醫務人員達到同樣的作業。目前,大規模協調對SARS-CoV-2(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狀病毒)進行遠端醫學篩查的主要障礙是「檢測」的協調。不過,隨著檢測站點的可用性的擴展,將需要開發可以使用適當的辦公室空間,帳篷或車載檢測來在最小化暴露的同時,檢測適當病人的本地系統,並將其整合到遠端醫療工作流程中。

醫院保健系統並沒有期望所有門診作業都能跟上有關Covid-19的迅速發展的建議,而是開發了自動邏輯流程(機器人),將中高風險病人轉診至分流線,但也允許病人安排視頻錄像,以避免親身前往醫院。Jefferson Health的遠端醫療系統已成功部署,可以評估和治療病人,而無需將其轉診至實體護理。當需要檢測時,這種方法需要與作業人員以及聯邦和地方檢測機構進行集中協調。至關重要的是,新的操作將不會像過去常規地將病人轉診至急診室、急救中心或診間,因為這可能會使其他病人和醫療保健人員面臨風險。

整合現有醫用平板電腦並進行了部署

至於必須「面對面護理」的高風險特徵篩檢陽性的病人應立即隔離,以免與病人和醫護人員進一步接觸。在Covid-19爆發之前,許多急診科通過允許遠端提供者進行攝入,修改了「分類診斷模式」(快速初始評估和檢測)。例如,Aurora Health與商業遠端醫療供應商合作,其他公司為此開發了自己的軟體。在緊急情況下,可以相對快速地實施具有從診療室到臨床醫生的安全開放線路的網路會議軟體。如此,一個遠端臨床醫生就可以管轄多個站點,可以解決一些勞動力難題。

在非臥床護理環境中,可以對出現篩查呈陽性的病人服用必要的藥劑後隔離在檢查室中。通過使用商業系統或配對的平板電腦進行遠端醫療看診,而無需暴露醫護人員,通過專用連接的系統與臨床醫生進行通訊。為了應付醫院面臨的挑戰,系統迅速調整了現有平板電腦的用途並進行了部署。希望Covid-19檢測將在不久後得到更廣泛的應用,但是最初,至少能夠將可送回家的病進行了必要的檢測同時被隔離。該系統適用於身體健康的病人,但不能完全消除醫護人員接觸需要手術的病人。

移動綜合醫療保健計劃可在家治療

系統中的電子重症加護病房(e-ICU)監視程式,使護士和醫生可以遠端監視多家醫院ICU中60至100名病人的狀況。例如Mercy虛擬護理中心,Sutter Health和Sentara Healthcare提供的服務是監視病人的理想選擇。技術和人員配備的複雜性使得其他國家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創建這樣的系統,但是快速部署的方法可以減少醫護人員與ICU中感染病人的接觸。

社區輔助醫療或移動綜合醫療保健計劃允許病人在家中接受治療,並且實際上提供了更高級別的醫療支援。休斯頓的ETHAN項目(緊急遠端醫療和導航)已經利用醫生的遠端醫療監督來增強911親自提供的護理協助,從而減少了向急診室的運輸病人的需求。面對Covid-19,Avera Health正在準備將移動式家庭醫療保健系統直接發送給病人,對於在家中有病的病人,這樣的系統可以促進送醫院之前的評估,從而可能使他們繞過ED並直接放置在醫院的病床上,從而減少了醫護人員和其他病人的暴露。

醫護人員的安全與健康,是防疫最重要的資產

許多醫療決策都是認知性的,遠端醫療可以為無法立即提供服務的次專業人士提供快速訪視。過去對中風的病人,已經採用這種方法進行了最充分的測試,為此,諸如Jefferson Health,Cleveland Clinic和匹茲堡大學等系統為大量醫院提供了虛擬的緊急神經系統護理。西奈山(Mount Sinai)醫院系統利用八家醫院和300多個站點的專家來提供虛擬緊急諮詢,並與次專業提供商之間分配工作。

新冠肺炎橫掃全球,各國陸續都出現疫情。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近期有外交使節詢問「身為指揮官,您認為疫情何時會到達高峰?」對此,他說,依照目前情勢看不到終點,沒辦法判斷,只有中國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HO)能判斷,偏偏前者說話沒人信,後者什麼都不說,「台灣沒辦法預測,只能做最壞的打算」。災難和流行病給衛生保健醫院帶來了新的挑戰。儘管遠端醫療不能完全解決所有問題,但它非常適合維護醫院基礎設施完好無損且臨床醫生可以看病人的情況。對遠端醫療領域進行投資的衛生系統,應該是陳時中言中「最壞的打算」裡最該趕快做的,它可以很好地確保Covid-19的病人獲得所需的護理。在這種緊急情況下,它實際上是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保住我們醫護人員的安全與健康,是防疫最重要的資產。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