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價格飆升:世界大多石油生產國不提振產量的原因以及對中國的潛在影響

A Russian oil rig in the Arctic
俄羅斯每天的石油產量超過1000萬桶。俄國因入侵烏克蘭遭到出口制裁,全球石油價格暴漲。

烏克蘭戰爭持續和世界油價暴漲之際,以發展中國家為核心的世界主要石油生產國顯示出其對世界能源的控制影響力。這又可能對中國產生什麼影響?

雖然以西方為主的世界各國呼籲增加石油產量以降低暴漲的油價,但到了2022年5月,以包括俄國在內的歐佩克+組織為核心的主要石油生產國仍拒絶增產降低油價。

歐佩克+是什麼樣的組織?

歐佩克+(OPEC+)是一個由23個石油出口國組成的集團,每月在維也納舉行會議,以決定將多少原油投放到世界市場上。

該集團的核心是歐佩克(石油輸出國組織)的13個成員國,這些成員國主要是中東和非洲國家。它成立於1960年,是一個卡特爾,旨在確定全球石油供應及其價格。

如今,歐佩克國家生產約30%的世界原油,每天約2800萬桶。歐佩克最大的單一石油生產國是沙特阿拉伯 ,每天生產超過1000萬桶。

2016年,當油價特別低時,歐佩克與10個非歐佩克產油國聯手創建了歐佩克+。

其中包括俄羅斯,每天的產量也超過1000萬桶。

這些國家共生產了世界上約40%的原油。

British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ton makes a speech in Saudi Arabia, with Saudi dignitaries in the background.
英國首相約翰遜訪問並要求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增加產量。但他被拒絶了。

位於英國的能源研究所的凱特·多裏安說,歐佩克+定制供需以平衡市場。當石油需求下滑時,他們通過降低供應來保持高價格。

歐佩克+還可以通過向市場投放更多石油來降低價格,這是美國和英國等主要原油進口國希望它做的事情。

油價是如何漲到這麼高的?

2020年春季,隨著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蔓延,各國進入封鎖狀態,對原油需求大跌,由於缺乏買家,世界原油價格暴跌。

在此之後,歐佩克+成員國同意每天減產1000萬桶,以推動價格上漲。

2021年6月,隨著各國陸續解除防疫封鎖和防疫限制,原油需求開始復蘇,歐佩克+開始逐步增加供應,每天向世界市場增加40萬桶。但它現在每天供應的石油量比2020年春季仍少了約250萬桶。

然而,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國際原油價格飆升至每桶100美元以上。這導致加油站的汽油價格大幅上漲。

美國等國開始對俄羅斯出口能源實施制裁。

關注世界市場動態的經濟學者大衛·費夫說,市場分析認為石油買家們擔心歐盟將跟隨美國對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實施禁運。歐洲目前每天從俄羅斯進口超過250萬桶原油。

他說,對俄羅斯石油禁運的威脅讓市場非常擔心,因為這可能導致嚴重的供應緊縮。

為什麼歐佩克+不提振石油產量?

美國總統拜登一再呼籲沙特阿拉伯增加石油產量,但無濟於事。

英國首相約翰遜也要求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增加產量。他也被拒絶了。

凱特·多裏安說:「沙特和阿聯酋有閒置產能,但他們拒絶自己增加產量。他們並不想被西方支配。」

沙特和阿聯酋等產油國說,世界供需差距正在縮小,目前的高價格只是反映了石油買家的恐慌。

其他歐佩克+國家發現很難增加石油產量。

而在過去一年中,像尼日利亞和安哥拉這樣的生產商每天的產量一直低於其生產配額。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國際投資下降。因此在某些情況下,像尼日利亞和安哥拉的石油設施沒有得到很好的維護。現在,他們發現他們實際上無法實現全部的產能增長。

俄羅斯的立場是什麼?

Russia's president Putin and OPEC Secretary General Mohammad Barkindo shaking hands.
俄國是歐佩克+的一個成員。俄國總統普京與歐佩克秘書長合影。

歐佩克+還必須尊重俄羅斯的意願,因為俄國是聯盟中兩個最大的合作伙伴之一。

能源公司Crystal Energy的首席執行官卡羅·納克爾說,俄羅斯人對這個水平的價格感到滿意,他們看到價格走低對他們並沒有任何好處。

她說:「歐佩克希望與俄羅斯保持良好關係,因此他們最有可能繼續履行去年達成的協議。這意味著從現在到9月,原油供應將逐步增加。」

對中國可能有怎樣的的影響?

中國經濟嚴重依賴進口原油。國際油價高企,對中國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中國的經濟學者們指出,2021至2022年,中國原油對外依存度仍高達72%。油價上漲推高了中國進口成本,並經由產業鏈傳導至終端,並且推高通脹水平,影響到經濟方方面面的運行。

但有學者認為,歐美各國能源結構中原油所佔比例遠高於中國,高油價對歐美國家造成的影響會比中國更大。

國際油價上漲意味著中國需要花更多美元來進口原油,雖然這造成一定的經濟負擔,但也有經濟學者指出,這或許會推動中國加速發展新能源,在未來減少對進口原油的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