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繭.蛻變 蔣欣宸【塵爆之痕4】

·7 分鐘 (閱讀時間)

八仙塵爆

臺灣史上最嚴重的公安事故

他們的煎熬。他們的故事

需要被看見

《毅傳媒》帶您持續關注…

文字撰稿:李定宇、謝凱萱

攝影記者:徐嘉駒、祝嘉嵩、蔡暉宏

美術編輯:姜峻傑

影音編導:謝凱萱

影音剪接:曾貴停

八仙塵爆發生迄今超過5年,當時燒傷面積達百分之91的蔣欣宸,曾因身上佈滿傷疤,面對人群感覺自己是異類即崩潰大哭,或在更衣室時遭受嫌惡眼神難過許久。即便如此,從鬼門關前走一遭加上親友支持,讓她感受生命可貴,積極學習紋繡修飾面容。從受傷前渾噩過日子,到現在蛻變成紋藝師,心境轉變讓她積極面對人生。現在,欣宸能勇敢說出「這件事對我的改變,是好的改變!」經過了6年結繭,她已逐漸蛻變。

「我四肢都是黑紫色的很像喪屍。」

「妳先躺在這邊,待會先幫妳修眉喔。」事隔近6年,八仙傷者蔣欣宸,現在在新北市板橋經營紋繡工作室,看著她受傷的雙手,眼神專注的為客戶面容精雕細琢,難以想像燒傷後的捲曲雙手,是經歷多少調適與努力,才能恢復受傷前靈活肢體動作。

「我四肢都是黑紫色的很像喪屍,哈哈哈!」笑得開懷又可愛的女孩,除了臉部五官與正常人無異外,全身其他部位超過9成皆佈滿傷疤,她是八仙塵爆傷者蔣欣宸,看著她能如此笑看自己傷勢,除了為她感到欣慰,也讓人佩服她能接受自己外觀的改變。

「就算到了現在,還是沒辦法完全接受身上的疤痕。」欣宸坦言,出院後,為了皮膚復健必須前往游泳池伸展,只是大片的燒傷面積,讓她仍不敢將皮膚赤裸展現在大眾眼前,穿著水母衣包裹自己。但更衣室中,一名大媽無意間看見欣宸赤裸皮膚,「她看我的眼光,讓我覺得我很像有細菌那種感覺。」如此經歷讓欣宸害怕群眾,但為了生活,必須勇敢。

八仙傷者蔣欣宸,受傷後學習紋繡技術,目前在板橋成立美容工作室當起老闆娘。(圖: 蔡暉宏攝)

「看我的眼光像我有細菌」

塵爆剛發生不久後,蔣欣宸全身包裹著紗布,與其他傷者在醫院同層樓治療, 因為治療期長達3個月,周圍都是與她有著相同遭遇的受害者,久居鮑魚之肆的同溫層,讓她一度感到安穩,直到親友推著她的輪椅到一樓便利商店購物,面對熙來攘往人群,她才開始接收到傷害後第一次的異樣眼光,竟害怕的痛哭亟欲逃離,這是欣宸首次因為傷勢而如此自卑。

欣宸回憶說,事發前,她只是一個渾渾噩噩過日子的人。鬼門關前走過一回後,發現生命相當寶貴,透過陽光基金會的圓夢計畫學習紋繡技術後,自己當起了老闆娘,她不諱言自己做生意更有壓力,但人生也更有目標,「我現在很好,而且我還能更好!」面對自己人生改變,他堅信未來能走出更精采人生。

受傷前的蔣欣宸皮膚白皙,搭上姣好面孔及高挑身材,十足性感且吸睛。(圖:翻攝蔣欣宸臉書)

「我是不是要被燒死了?」

回憶事發當天,欣宸因早在一個月前就花了1300元買票,且已排好假準備與15名朋友一同前往,當天即便身體微恙,仍照著行程安排前往八仙樂園。晚上在粉彩派對內,雖感現場相當悶熱,但人潮過多很難移動,更遑論離開。看著舞台上堆積如山的玉米粉、工作人員賣力噴灑,誰都無法料到下一秒竟是熊熊烈火迎面而來!

當她看到烈焰衝上天際時,已為時已晚,被人群推擠著倒在地上無法起身,只能躺在地上祈禱火勢趕緊熄滅,「我是不是要被燒死了?」這是欣宸無助趴在火場時,內心唯一的疑問。

經過現場40秒無情的燃燒後,欣宸才被救生員抱離現場,靠著自己的求生意志搭上前來載運傷患的巴士,終於抵達汐止國泰醫院,趕來醫院探望的媽媽,目送欣宸進急診室接受的第一場酷刑,就是16刀的筋膜切割,避免肉體被火烤的悶熟擴大傷勢。

蔣欣宸當年不幸遇上八仙塵爆,燃燒後遭人推倒在地無法逃離,全身遭遇91%燒燙傷。(圖:翻攝蔣欣宸臉書)

「是她要跟我分手的耶!」

緊接著3個月酷刑,則是無數次的清創、換藥,過程宛如撕裂皮膚再黏合、再撕裂、再黏合…是每個燒傷患者不敢回憶的夢魘。當皮膚逐漸癒合,多數傷者心理復健才正要開始。外界害怕、嫌棄眼光,都是傷者難以再重回社會原因。所幸欣宸的男友廖順安,陪伴她度過艱難時刻,現在的欣宸能擁有如此強大心理素質,男友功不可沒。

「是她要跟我分手的耶!」男友帶點戲謔、忿忿不平地向《毅傳媒iWAKE》記者抱怨,欣宸受傷後,男友隨即日夜守候在欣宸旁照料,深怕看護無法給予欣宸全心協助, 但欣宸卻擔心佈滿疤痕的肌膚已不完美,無法被男友接受,「與其等著被甩不如主動甩人!」欣宸因此主動提出分手要求,所幸男友不為所動仍執意照護,兩人的緣分得以持續延續。

採訪中,男友時不時拿欣宸的疤痕開玩笑,欣宸也笑得眼睛如上弦月般,「你看她手上疤痕像不像樹枝,就連我們的寵物蜜袋鼯都很愛停在上面!」男友還不斷說,欣宸就像是女版死侍、電影星際異工隊裡的樹人格魯特,各種五花八門的聯想套用在欣宸肌膚上,疤痕再他們兩人之間,已不是難以啟齒的話題,反而是生活潤滑劑。

蔣欣宸(右)的男友廖順安(左),在蔣欣宸受傷後持續照顧,就算蔣欣宸主動要求分手都不離不棄。坐在一起時,廖順安也自然的為蔣欣宸按摩皮膚,兩人感情不因燒傷有所改變。(圖:徐嘉駒攝)

「後悔啊?嗯…後悔嗎?我也不後悔了。」

男友樂觀天性加上朋友們的打氣支持,欣宸逐漸走出疤痕陰影,轉而認為疤痕是特殊的印記,更因此拍攝一系列「火海美人魚」寫真集,記錄這不平凡的人生經歷。細細算,八仙塵爆事件已經過了兩千個日子,傷者及家屬們仍默默努力著,盼能恢復往日生活。

「後悔參加那場活動嗎?」記者問,「後悔啊?嗯…後悔嗎?我也不後悔了。這件事情對我的改變,其實也是好的改變。」欣宸的回答,從後悔到好的改變,短短一句話,訴說著近6年痛苦的結繭,及破繭後人生的蛻變,已漸趨甜美。

延伸閱讀:

塵爆.讓我找回一個女兒【塵爆之痕3.1】

更多毅傳媒報導
塵爆.讓我找回一個女兒【塵爆之痕3.1】
人生.後悔又能怎樣【塵爆之痕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