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宅照顧弱勢? 高租金難符合期待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落實居住正義,社會住宅是很重要的一環,但社宅建了,如果弱勢租不起,是否會違背當初的美意呢?前一陣子台北市新落成的明倫社宅,三房型要40500元租金,引發社會極大爭議。因為就算扣掉政府的租金補貼,一般住戶還是難以負擔租金,而檢視整個台北市的社宅,更能發現,租金訂價越窮的人越租不起。為什麼會這樣。北市府解釋,租金要反應社宅的施工、營運成本;中央政府說,社宅訂價要訂在市價的八成,但專家質疑,這兩種方式,都忽略了需要社宅的人,有沒有能力負擔。

台北市長柯文哲說:「我們不希望整棟社會住宅,住在裡面都是窮人,混居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租屋民眾說:「22坪一房啊,應該不要這麼大吧。」,看屋民眾說:「不符合一般老百姓,我們明明是要吃自助餐,然後你端牛排給我們。」,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研究員廖庭輝說:「不是不能只有窮人,而是窮人可能根本沒有辦法去住。」

蓋社宅還是蓋豪宅,明倫社宅落成,拿下智慧建築、綠建築、防震等四項標章,作為柯文哲任內第一座完全主導社會主宅,走高規格路線,打通的陽台像個跑道,有網友戲稱可以投捕傳接球。

三房兩廳44坪,一個月40500元,而一房型有三種SIZE,從14坪做到20坪,居住品質往上拉,居住正義卻是好受傷。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研究員廖庭輝說:「他目前台北市政府的造價是14.45萬,那比起一般電梯大樓,平均的11到12萬,其實他的建材成本是貴的,那尤其是他又要去規劃設計上面,把房型做的比較大,比較像是專蓋給中產的人在去住的。」

房租定價高,但政府的租金補助卻很有限,台北市社宅補貼標準以月收入分級,最貧困的第一階月收入17005元民眾,想住一房型的明倫社宅租金可以減免4000元,但還是要8900元,而第一階家庭想住進三房,租金要到36000,他們真住得起還需要抽社宅嗎,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研究員廖庭輝說:「這樣子的一個政策,他實際幫助到的不是弱勢,甚至是把弱勢作排除的,那如果只照顧中產的話,就會面臨到一個正當性的問題,就是說那社會住宅,到底是不是居住正義的政策。」,而對比三年前,柯P是這樣說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你想想看喔租金3萬2,我要是一個月有3萬2,我乾脆去付頭期款,去繳房貸就好,我住那個三萬多塊的房子幹什麼。」

房租多少才合理,社宅租金定價,台北市說要反應自償率,要讓租金攤提營建成本,而中央則說要在市價的八成,專家認為都有瑕疵,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說:「在國外的話,一個非常重要的配套叫可負擔租金,基本上就是以那個家庭可支配所得的三分之一作為一個上限。」

許多人不知道,在台北市109年度,你收入在59518元以下的民眾都能承租社會住宅,以月收入的三分之一作為標準,放眼台北市11處一房型社宅,月收入4萬以上民眾全數能負擔,而月收三萬的民眾,只有8處負擔得起,月收入17005元以下民眾,卻只剩4處符合需求,簡單來說我們的社宅,越窮越租不起。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研究員廖庭輝說:「雖然明倫這次是,更嚴格要求百分之百自償,可是過去台北市,其實也有些社宅是要求百分之百自償的,其實台北市的很多社會住宅,其實過去也會有很多類似的問題,只是因為它沒有像明倫,貴得這麼的誇張,所以就顯得比較不被大家所知道。」

這個夢想成真了,以臨近國家為例,韓國公屋租金大多是市價的3到8成,香港公屋租金則是市價的1到2成。範圍落差大,就是因為政府優先讓有需求的居民承租,而且定價標準,以住戶負擔能力為考量,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研究員廖庭輝說:「我們如果要先把,租金這件事情定下來,我們不可以租太貴,那要馬就是政府,要提供比較多的補貼,要馬就是你要省著點花,北市府或是目前的政府,是認為說我們的社會住宅,都要靠租金自償的話,那可能在規劃設計上面,包括房型的大小房型的配置,公設的調整,我覺得這些可能都會有,必須要檢討的空間。」

社會住宅是福利政策,是居住正義的一環,放眼各國都是仰賴政府補貼,若是財政負擔轉嫁到租客身上,讓沒錢的人更租不起,就怕當初的美意蕩然無存。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