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轉職照服員 找到定位

·2 分鐘 (閱讀時間)
張瑀庭離開社福單位10年後,回到第一線的照顧服務中找回工作熱忱。(謝佳潾攝)
張瑀庭離開社福單位10年後,回到第一線的照顧服務中找回工作熱忱。(謝佳潾攝)

隨著長照2.0推動,愈來愈多年輕人投入相關行業,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照顧祕書」的平均年齡即從50歲降至40歲,屏東服務處還有八年級生與社工轉職照服員的例子,當中離開社福單位10年的張瑀庭繞了一圈,最後還是在第一線的照顧服務中找回工作熱忱。

今年33歲的張瑀庭大學時就讀社福相關科系,一畢業就在身心障礙、安養院等機構當志工,但因多半從事訪視、協助申請津貼等文書工作,讓她覺得毫無成就感,2年多後就離開社兒福體系,她說,「我每天與文件為伍,好像無法真正幫到該幫助的人」。

張瑀庭對社福工作失望後,開始「1年換24個老闆」的生活,保險、殯葬、百貨、客服等,想得到的工作她幾乎都做過,而後還到澳洲打工1年,如此10年時光流逝,她依然找不到定位,直到變相回到社福體系、受弘道培訓當「照顧祕書」才找到穩定的感覺。

弘道尊稱照顧服務員為「照顧祕書」,他們認為照服員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應給予最高肯定,而這也是讓張瑀庭內心找到歸屬感的主因。張瑀庭說,大家多少會對照服員有「傭人」的刻板印象,但她在弘道領有固定月薪、周休二日,且獲得個案家屬尊重如親人般相處。

弘道指出,近年真的愈多年輕人投入照服工作,而在他們為長照投入活力的同時,也是讓整體照服工作邁向更健康的形象,並彰顯照顧服務這項社會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