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兩岸和平就在燈火闌珊處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國安會前祕書長邱義仁、美國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兩位台美重量級幕僚,先後釋出帶有「台獨不可能」意涵的表態,這究竟是美方為促成美中領導人首次「拜習會」的權宜之計?還是拜登政府透過半年交手,意識到北京「底線思維」後知所進退?但無論美方目的為何,都改變不了台海緊張情勢升高的事實。

兩岸和平機遇為何流逝

如果要問,美中台三方究竟是誰破壞了台海和平,相信每一方都會堅稱自己是和平維護者,反指對立一方應對目前緊張負責。若回顧2016年歐巴馬政府策動「南海仲裁案」以來的台海情勢,可以明顯感受到,民進黨重返執政、美方調轉對中戰略方向、北京對外路線從「韜光養晦」調整為「積極有為」,三者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生,這就形成了影響台海和平的「內因」與「外因」交織作用的時空背景。

由此可見,兩岸和平機遇日益流逝,是「小氣候」與「大氣候」綜合影響下的結果。大陸將台灣問題視為完成美中歷史性實力逆轉的一項必考題,美國將台灣海峽視為遏制大陸成為全球領導者的咽喉,台灣走不出「經濟靠中、政軍靠美」的格局,2008年以來兩岸積累的8年經貿交流成果,未能轉化為政治互信,這就直接影響到北京決策者的判斷。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七一講話中,前半部重申「和平統一」,後半部強勢警告台獨和美國干預台海的意圖,清晰浮現出北京對兩岸關係的兩個判斷:第一,統一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必然,也是中共執政正當性的根基,和平統一是最優選項,也是最有利於民族復興的選項,目前還不致於放棄和統。第二,由於台獨和美國已經對和平統一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威脅,北京必須有充分準備隨時應變,唯有保持和強化軍事震懾和政治施壓一途。

事實上,「和戰兩手」是北京40年來對台一貫手段,但相較於過去應用自如、手腕靈活,近幾年卻顯得膽戰心驚,甚至力不從心。原因何在?可以歸結兩個面向:其一,大陸內部質疑和統、惠台政策正確性的壓力,已不再只是民間輿論的小打小鬧,北京內部風向外界不得而知,但可以察覺這股壓力已經上升到最高層;其二,美台政治軍事連結的深化讓北京深感不安,對其危險性的預估可能已超過法理台獨。兩個面向集中反映在2020選舉及其後的政治效應:蔡英文以817萬票大勝、美方完全為民進黨政府背書,雙方一唱一和,令北京焦頭爛額。

人心是統一最短的距離

這又牽涉到如何看待2020大選結果的「老問題」。如果從「統/獨」、「藍/綠」的架構與思維,去解讀2020選舉結果的民意格局,就很難不讓人得出悲觀的判斷。如果從另一個角度去理解:把台灣民意針對兩岸關係的主張分成兩類,一類是「希望和平解決兩岸問題」,另一類是「希望以衝突獲得台灣獨立」,那麼很顯然,前者是台灣民意的主流和絕對多數。至於後者,一些人認為中國即將崩潰、一些人幻想美中開戰導致中共政權崩潰,台灣順勢獨立建國,前者將因失望而改變想法,或隨著東升西降情勢更清晰而放棄台獨;後者不會有人願意為之付出生命,最多是類似陳水扁擔任總統時,以「頭過身就過」的投機心態創造機會,這類人很容易改變。

2020大選投票給蔡英文的817萬人,其中有約600萬人的不分區政黨票支持民進黨和泛綠側翼,算是反中基本盤,其餘約200萬人是中間選民,他們在統獨立場上偏向維持現狀,希望和平解決兩岸問題。

應有800萬(約55%)選民並不反中,而是希望大陸尊重台灣,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政治分歧。換言之,「和平」對他們最有吸引力,東升西降格局下,「統一」也會愈來愈有吸引力。兩岸學者間流行一句話,「華府是北京到台北的最短距離」,其實最短距離是台灣民心。

大陸對台思維若擺脫統獨、藍綠架構,就可以看到不一樣的民意結構,也會找到實現和平統一、心靈契合最好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