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兩岸新制度之爭起跑

·4 分鐘 (閱讀時間)

北戴河休假會後,大陸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聚焦推進共同富裕與化解金融風險兩大議題。「共同富裕」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核心,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要構建二次分配、三次分配的制度安排;對高收入有合理的調節,取締非法收入等。此一政策必將觸動各方利益,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形成的先富階層的利益。

成功關鍵在三次分配

「共同富裕」並非橫空出世,中共早在2011年即擘畫願景,並提出發展路線圖。更早之前,1953年毛澤東在《關於發展農業生產合作社的決議》中首次提出「共同富裕」概念,他從意識形態出發,要「消滅富農經濟制度和個體經濟制度,使全體農村人民共同富裕起來。」,鄧小平則以務實態度提出路徑,認為「中國是個大國,走資本主義道路只能使百分之幾的人富裕起來,解決不了百分之九十幾的人的生活富裕問題」,因此提倡「讓一部分有條件的地區、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帶動和幫助落後的地區和人民,最終實現共同富裕。」

習近平認為,先富階層已經形成,現在應該盡入「合理調節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的階段。在此治理思維下,整頓大型民企事件接連進入公眾視野,如:阿里巴巴螞蟻金服IPO緊急叫停、滴滴打車赴美上市後被整頓;外賣平台美團涉壟斷進行不正當競爭遭罰10億美元;騰訊旗下遊戲遭指精神鴉片、社交媒體軟體微信遭到民事公益起訴,以及恒大巨債危機、培訓業指標公司新東方、好未來股價崩盤,市值蒸發9成的主因。

「共同富裕」目標成功的關鍵在二次分配、三次分配,確有必要,但稍一不慎,極容易予人政治追殺或「國進民退」之非議。大陸經濟學家厲以寧指出,「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收入分配包括三次分配。第一次分配是由市場按照效率原則進行的分配,第二次分配是由政府按照兼顧效率和公平原則,側重公平原則,通過稅收、社會保障支出等這一收一支所進行的再分配。第三次是在道德力量的作用下,通過個人資源捐贈而進行的分配。」

台灣人民將用腳投票

大陸改革開放40年來的發展經驗,在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的過程中,必須要有「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家」,倘若失敗了將承擔所有成本,並讓後來者知道螃蟹不可吃;倘若成功了,後來者隨之湧進,不會有壟斷利潤;對於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家而言,失敗的成本與成功的收益是不對稱的,這就需要政府扮演積極角色,要給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家一定的激勵、保障或替代方案。

阿里、滴滴、騰訊等大型民營企業,坐擁先吃螃蟹的企業家優勢,掌握發展機遇而獲得比較優勢,「三次分配」不會是劫富濟貧一刀切,就在17日習近平發布「共同富裕」後一天,18日騰訊隨即宣布加碼人民幣500億元,啟動「共同富裕專項計畫」,願意結合自身的數位和科技能力,投入鄉村振興、低收入人口增收、基層醫療體系完善、教育均衡發展等民生領域提供助力。這或許是建構一個良好的、健康的、樂於分享的「三次分配」模式。

改革開放前,深圳時不時爆發「逃港潮」,1990年深圳特區成立十周年,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說:「千言萬語說得再多,都是沒用的,把人民生活水平搞上去,才是唯一的辦法。不然,人民只會用腳投票。」如今深圳是全國首富都市,香港人都羨慕。

中共從脫貧、扶貧、減貧、全面小康社會,如今向「共同富裕」奮進,兩岸制度之爭進入新階段,台灣若仍陷於政黨互鬥、經濟空轉,輸掉這場制度競爭,老百姓將「用腳投票」,2030年兩岸還有統獨之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