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台灣是東西文明融合區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三個盎格魯撒克遜後裔國家,宣告成立劍指中國的軍事與科技合作聯盟,讓人想起英國當年發動鴉片戰爭的過往,也讓人驚覺美國這個世紀霸權遏制中國用力之深,而盎格魯撒克遜小夥子澳大利亞竟也返祖歸宗,亦步亦趨當起制華馬前卒。這個民族雖已分家,但壓制中華卻一以貫之。當然,這主要是地緣政治衝突使然,但也隱含文明衝突的意涵。

勿成西方國家鷹犬

另一個由美國主導的文明衝突,就是阿富汗這個伊斯蘭文明國家。最終美國狼狽撤出阿富汗,引起國內外強烈非議,主要聚焦在美國為何輸掉這場戰爭,但也延伸到西方文明與伊斯蘭文明間的爭戰如何善了的討論。

恐攻是伊斯蘭極端分子的暴烈行為,不能代表伊斯蘭文明的正宗,但伊斯蘭與西方的文明衝突淵遠流長,只是形式不斷變異,美國及友邦為了打擊恐攻而進出阿富汗,並無法消弭恐攻的淵藪,反而使文明衝突更加尖銳。敏感的印度已看出,美國撤出阿富汗的主要戰略考量,是準備聚焦遏制中國,中國與伊斯蘭國家都受到美國的壓迫,因而尋求聯手,中華文明勢必與伊斯蘭文明聯手對抗歐美西方文明。

如果這個發展趨勢成形,那要歸因於近五百年來西方帝國主義的擴張與壓迫歷史。西方國家基於文明優越的傲慢,對其他國家逞其霸權主義由來已久,受到恐怖主義報復性攻擊,可說其來有自,美國發動軍事鬥爭屬於自衛性反擊,也無可厚非,但畢竟無助於文明的策進。

人類文明多元並存,各自發展而彼此交錯,彼此互動互鑒,但文明之間的衝突自古有之,武力優勝者總想弱肉強食,叢林法則主宰不同文明之間的關係。近五百年來西方文明銳不可擋,自居最高等級文明,迭從實力地位出發,對外施展霸凌行為,於是近代文明史就成了西方文明的對外征服史。基本上是以基督教文明為內核,由其文明體系中的主權國家遂行侵略行為,主導國際秩序,日久引發恐怖主義式的反擊,而美國藉強大軍力發動反恐作戰,現在證明,亦非良好解方。

911恐攻20周年,綿延的反恐戰爭已經結束,但恐怖主義的根源與滋生的機制並未解除,反恐大業遠未成功,美國經略的「自由國際秩序」和民主全球化霸業猶無寸展,所謂「歷史終結」渺無芳蹤,倒是美國內部漏洞百出,生命力受到重創。經過漫長的激戰,美國的自由資本霸權與伊斯蘭世界的原始教義派爭戰方興未艾。

扮演21世紀文明先驅

另一方面,中國、俄羅斯與阿富汗周邊的伊斯蘭國家,如伊朗、巴基斯坦,準備利用真空時機進場填補,甚至形成中華文明與伊斯蘭文明聯合對抗西方文明的契機。人類的文明衝突是否將邁向更深重難解的態勢?在這些國家看來,以反恐為理由的占領,實際上是要對中國產生戰略遏制,阻礙中國對區域國家施加穩定而可持續的影響力。美國對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等國的壓制,實已切斷中國西向發展的路徑,干擾中國及俄羅斯經略中亞。對於這些伊斯蘭國家以及伊朗而言,更是慘痛的凌遲。同樣受迫於美國的霸凌,中華文明與伊斯蘭文明的特定國家可能攜起手來,共同對抗美國為首的西方文明的欺壓。

阿富汗戰事暫告終結,伊拉克脫離激戰,敘利亞接近止戰,但伊朗所受的壓力絲毫未減,至於美國針對中國的遏制毫未止歇,且變本加厲,在在顯示美國主導的「自由國際秩序」西方霸權保衛戰仍在持續推動,與價值觀相近國家的結盟正加速進行,由此所驅動的文明衝突隨而日益炙烈。

面對日益激烈的文明衝突,台灣在價值理念與政治軍事上與西方國家一體,但民族屬性與文化脈絡卻接近中華,地緣關係更是貼近中國。處在多重因素交相影響,彼此互有矛盾,台灣何去何從頗費思量,內部由此而生的衝突方興未艾。但無論如何,台灣不應成為西方文明國家的鷹犬,扮演阻遏中華文化復興的馬前卒,但也不能因為血緣與文化根源而拋棄所信奉的價值觀,而應以中華文明與西方文明的融合區自許,扮演21世紀人類文明合作的先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