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岸田釋放的友中訊號

·4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眾、參兩院10日召開臨時會,推舉岸田文雄為第101任首相,岸田隨即組建新政府,一如所料由「親中派」林芳正接任外相,另指派「對中強硬派」前防衛大臣中谷元擔任專職處理人權問題的首相輔佐官,岸田顯然不是菅義偉,新內閣將端出有別於安倍時代的政策。

親中派接任外相

岸田領導下的眾議院選舉,不但自民黨出乎意外獲得穩定多數席次,與安倍晉三及麻生太郎組成「3A連線」的甘利明也意外落選,隨即辭任幹事長,由竹下派的茂木敏充接任,「3A連線」解組,岸田因而可以擺脫細田及麻生兩大派閥的掣肘,展現不同於安倍與菅義偉的「宏池會」國政色彩。

岸田首先穩定日美關係,親赴英國格拉斯哥出席2021聯合國氣候峰會,8小時的快閃行程,意在與出席峰會的美國總統拜登場邊會談,為年底前正式訪美鋪墊。岸田以「休息室外交」形式向拜登重申美日同盟為日本外交的基石,傳達強化同盟關係的企盼,以爭取明年拜登首訪東亞時,以日本為首站,象徵美日同盟仍為美國東亞安全戰略中之核心。

美國深化與澳洲的安全合作,組建「美英澳聯盟」(AUKUS),在美國印太戰略中澳洲地位上升,儼然成為東亞版的「英國」,頗有凌駕日本之勢。「拜岸會」初登場雖僅短暫數分鐘,但日本外務省認為,岸田面對面外交初試啼聲的對象為拜登,深具意義,有助強化同盟關係。岸田直接向拜登爭取對「岸田外交」的理解與支持。

新任外務大臣林芳正曾任防衛大臣,由他擔任外相將有助於推動「岸田外交」,在美、中對抗格局下,展現有別於安倍的外交路線。岸田將繼續透過美日同盟及多邊合作,與美協調共同應對中國,但為避免中日關係持續惡化,將力求與中國保持對話,且在必要時扮演調人的角色,台海衝突絕非日本所欲見,須藉一切外交手段維繫日本周邊安全。

林芳正為「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此跨黨派國會議員聯盟旨在促進中、日友好合作。林亦是岸田領導的岸田派(宏池會)二號人物,「宏池會」以往被視為自民黨內「鴿派」,重視日本與中、韓等東亞周邊國家關係,韓國更將林芳正視為「知韓派」。林芳正接任外相將有助於岸田緩解與中韓的對立,為催生「中日韓自由貿易區」創造條件。岸田任命林芳正出掌外交,可窺見「宏池會」經濟優先軍事的政策方針,岸田將著重以外交手段因應美、中對抗與台海緊張局勢。

有別於安倍外交

有別於「安倍外交」,岸田首相在延續安倍強化自我防衛能力外,在對中外交上會言所當言,但在台海議題上將採取相對克制的態度,避免招致擴軍競賽的惡性循環。

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在美國出席「阿斯本安全論壇」回答提問時指出,「台灣問題直接牽涉到大陸領導人及中共的政治合法性,這是一條深紅線。」黃永宏呼籲各國應遠離這條深紅線,因為靠得太近就會有誤判形勢的可能。岸田首相深知,以軍事對應中國崛起對日本所帶來的安全戰略壓力,並非上策,徒使日本在與中國競爭中陷入不利位置。中日關係若惡化,不僅將損及雙邊經貿,且日本須承受更大的周邊戰略風險,安全與經濟利益兩頭落空。此與新加坡的對中戰略思維類似,黃永宏直言,「中國在過去1、20年來,成為驅動亞洲經濟發展的引擎,新加坡和其他東南亞國家都得益於中國和美國在這個區域的影響力,因此各國都不希望選邊站。既然大家都從中美兩國身上受益,為什麼要選?」

在美、中兩強間,岸田能否發揮外交手腕,證明自由黨系的「宏池會」較民主黨系的「清和會」更能有效處理百年難解的中日關係,將決定岸田究竟是安倍的小老弟,或是為日本尋回「宏池會」初心,引領日本面對百年變局的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