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從香港選制改革吸取教訓

本報訊
·4 分鐘 (閱讀時間)

大陸在「東升西降」政治主旋律下,已不在乎西方國家的批評與制裁,首先表現在全國人大會議通過《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完成「愛國者治港」選制改革。美日2+2會談發表聯合聲明觸及到香港問題,大陸反應強烈,接著阿拉斯加美中會談,大陸更是罕見炮火四射。

經歷2020年新冠疫情對國家治理能力的檢驗,大陸自信心油然而生,斷然改變香港選制,已成為美中「大國競爭」第一塊試金石,接著就是台灣,將陷入美中交鋒火網。

大陸鐵腕治理香港

從2014年香港爭取真普選「雨傘革命」後,不斷出現各種有組織的抗議活動,示威者自發占據多個主要幹道進行靜坐及遊行,他們主要訴求為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以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框架和候選人提名方案,爭取行政長官選舉公民提名權,並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

香港「雨傘革命」延續到2019年「反送中」運動,多次超過百萬人的抗議活動,不僅影響到一般市民的生活,因「黑暴勢力」滲入,原本和平的示威越來越血腥,已經超出常規抗議活動的可容忍度。「黑暴」禍港一年期間,他們大肆破壞,擾亂香港,但在部分媒體的報導下,黑衣的惡行被美化,港警浴血止暴卻被抹黑。

中共為了整治香港的政治社會秩序,首先祭出《香港國安法》,不僅把「黑暴勢力」徹底打垮,支持黑暴勢力的香港民間團體與外國駐港機構,在國安法的治理下,紛紛選擇大撤退,香港黑暴抗爭形同瓦解,外國在港勢力也不敢再支持黑暴行動。

大陸以《香港國安法》鐵腕治理香港的同時,西方國家紛紛聲援香港民主運動,美國也對陸、港高層人事祭出制裁行動。但大陸並未做出過激的反應,而由香港保安局強硬表態「美國的威嚇手段不會得逞」。更有甚者,美國的制裁行動被認為這是因為中國崛起後,美國認為中方挑戰其超級大國地位,兩國的博弈已經從香港制暴與反制暴開始。

在美中針對香港問題你來我往的制裁與反制裁之後,對中國強硬的川普下台了。拜登政府上台以後,高舉「大國競爭」旗幟,但3月11日全國人大通過「愛國者治港」選制改革後,美國即使反對,但總體聲量已經不如以往,尤其是美中在阿拉斯加進行戰略對話,中國代表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更是反客為主,重炮轟擊美國。

東升西降形勢明確

而英國對於香港選制的改變,似乎也出現無力感,只是由外交大臣在推特發出「中國最新的破壞香港選舉制度和扼殺民主聲音的決定,使其仍在進行不遵守《中英聯合聲明》(狀態)」的聲明。其他國家想抗議中國改變香港選制的舉動,更是失去著力點。

大陸不但在新冠疫情考驗中「戰疫」勝利,而且在「戰疫」過程中能夠維持2%以上經濟成長率,「東升西降」形勢明確,雖然還不到毛澤東所稱的「東風壓倒西風」程度,但「東風、雨露」都往中國移動,美國想在「大國競爭」中占得便宜,恐怕時不我予。

從香港選制的改革看出美國對抗中國出現手中無牌的窘境,未來美國是否能透過聯盟的力量,讓「西風再次壓倒東風」,全球各國莫不關切。尤其台灣,在美中「東升西降」與「大國競爭」格局中,角色越來越尷尬。香港選制改革是美中「大國競爭」第一塊試金石,台灣問題必然會被大陸優先放在美中較量天秤上,作為第二塊試金石。川普時期台灣可以「倚美抗中」,拜登處理香港問題空有表態卻無作為,顯得蒼白無力,台灣可能要問一下「拜登老矣,尚能飯否」?

美國印太司令戴維森預示中共會在6年內犯台,戴維森緊迫的危機感,代表美國相信「東升西降」不是假。當美國掌握印太最大軍力的將領,都對台海和平不抱樂觀,台灣還有什麼本錢樂觀呢?

台灣已成為中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指標,該做何種戰略選擇?繼續「倚美抗中」走香港「攬炒」之路,還是回到天秤中間,民進黨不能再民粹式思考這個問題,得理性三思再三思。